【 .】,精彩免费!

这一刻,场上气氛冰冷到极点,颇有一副图穷匕见的意味。

苏白脸色依旧淡漠,看着白非烟时,嘴角的冷笑越加浓郁。

“若是我不同意的话—白小姐要怎么样?”

白非烟脸色微变,美丽的脸颊涌出一抹冰冷。

“这样的的话,我就只有得罪了!”

说完,她拍了拍手。

“哗啦啦—”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刹那间,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将整个宴会场包围起来。

场上的众人脸色顿时大变,这白非烟到底想干什么?

居然连军方的力量都出动了!

只是这些人的装扮看起来颇为奇怪,不像是江南军区的人,难道是哪个特种小队不成?

陈韦蓉清秀浅笑显优雅

白非烟脸色淡漠,扫视了众人一眼,淡淡道:“诸位,实在抱歉,我和苏白先生有些私事要处理,还请大家到庄园别墅内等候。”

很快,一队黑色制服的年轻人引领着脸色复杂的众人离去。

“薛少,江小姐,唐先生—请!”

一个黑衣侍者面无表情的对着薛如龙三人道。

薛如龙阴沉,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死死盯着白非烟的身影,沉声道:“我不走!”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疯子!

居然动用武装力量对付苏白,这下事情要变得棘手了。

以白家在官方的背景,就算苏白功夫再厉害,怕也难以与之抗衡。

最关键的是,薛家在这种时候,半点也帮不了苏白!

“我也不走!”江凝雨脸色微白,咬着嘴唇,目光坚定道:“苏白是因为救我才出手的,们要是抓人的话,先抓我好了!”

唐秋白脸色冷漠,没有丝毫说话的意思,但是态度也极为明确。

不走!

黑衣侍者眉头紧皱,正欲说话,却见白非烟笑着道:“既然薛少他们想呆着,那就不要为难他们了。”

“是!”

黑衣侍者退到一旁,躬身而立。

而段青书和沈荣桓几人也没有离去的意思,远远看着苏白和白非烟,脸上看不出情绪。

倒是段子豪神色变得异常兴奋,看着远处的士兵,忍不住道:“大哥,这些家伙—难道就是天宫麾下神秘的‘武安军’?”

沈荣桓在一旁,闻言神色微变,脸色不动丝毫,但是心里却掀起滔天波浪。

武安军—原来真的存在!

在段青书身后,那位小山般的壮汉铁塔,满脸惊疑,闷声问道:“队长,武安军是什么啊?俺感觉这些家伙,都挺强的,难道也是华国的特种小队不成?”

段青书似乎此时才回过神,深吸口气,沉声解释道:“所谓武安军,只是统称,他们是华国特殊部门天宫的直属武装小队,皆有武者组成,且配备热武器,战力十分强大。

“甚至某些方面来说,比之华国的特种部队更为神秘和强大—当然,也可以把他们当成和我们‘利剑’小队相似的存在,只不过我们的职责不同而已。”

“我们对付的是寻常武装力量,而这些人对付的是穷凶极恶的武者甚至是国外敌对的异人组织!”

铁塔铜铃大眼里露出一抹震撼—全都是武者组成?这些家伙也太变态了吧?

要知道,就算强如他们‘利剑小队’也不是全员武者!

段青书说话的同时,也在观察着这些脸色冷漠的武安军。

来人约莫五十几人,按照军部编制,已经是半个连队的军力了!

段青书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就变得凝重无比。

五十多人,居然有一半多都跨入内劲,剩余的基本都是外劲后期和巅峰!

这样的实力,简直可怕。

段青书眼中震惊,再看向那位领头的高大黑脸汉子时,瞳孔收缩到极致。

此人的实力,居然比他还要高上一丝!

这样的可怕队伍,再加上热武器,就算是遇到化境后期的大宗师,也丝毫不惧吧?

段青书内心震动,看向苏白时,眼神满是怜悯。

这家伙,还真是够倒霉的,居然惹到了白非烟的这个妖女头上,就算是再妖孽,有宗师实力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对付的了这么多武安军不成?

武安军极为神秘,一般人根本不知晓他们的存在。

只有在追捕绞杀一些穷凶极恶实力高超的内劲武者,甚至是化境宗师时,才会出动。

如今,白非烟不知通过何种手段动用这等王牌力量,那就算那苏白为化境宗师,也绝难以抵挡。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代表的

是华国官方力量,若是苏白敢反抗,那就要惹怒天宫,到时候天宫化境巅峰的几位存在就算不出手,光是军部的热武器力量,就足以轻易灭杀他!

想到此处,段青书微微摇了摇头,苏白若是不肯妥协,他今天必死无疑!

沈荣桓双眼紧眯,眼中寒光闪动,嘴里满是冷笑,苏白可要硬气到底啊!

若是苏白真不知天高地厚,和武安军斗起来,那可解决了他们沈家的心头大患。

白非烟笑着打量着苏白,脸上满是淡然和自信。

这才是她和苏白谈判,最大的底牌!

不过,动用这个底牌代价之大,她也是被苏白逼得没有办法,才决心动用。

领头的军装军装汉子对着白非烟敬了个军礼,沉声道:“白小姐,江南天宫武安军连长单冲锋,奉武总教官之命向您报到!”

白非烟甜甜一笑,道:“单连长不用客气,这次麻烦各位了!待会一定替我谢谢武大哥!”

“是!”

黑脸汉子沉声应了一句,转身走到她身前,如同标枪一般站立,不再说话。

做完这一切,白非烟才满脸淡然笑意,看着苏白:“苏先生,这份大礼可还满意?”

苏白沉默片刻,轻笑一声,道:“以为凭这些人能挡得住我?”

“单连长他们或许拦不住,但是—”白非烟满脸自信笑意,指着薛如龙等三人,淡淡道:“可是拦下他们三个—足够了!”

“知道,我这人最恨别人威胁我的—”苏白脸色不变,眸子里却露出一抹森冷。

白非烟摇头一笑,道:“我这可不是威胁,只是善意的提醒罢了!再说,苏先生真的以为一个人,能吞的下生命之液这么大的蛋糕吗?”

“不若,咱们各退一步可好,我也不要生命之液的专利和配方,只要让天神生物入股青蜂制药,参与生命之液的制作和销售即可。”

“那白小姐想要占股多少呢?”

白非烟眼眸露出狐狸般的笑意,笑吟吟道:“不多—百分之五十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