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奇,你来这真君府外,要做什么?”

小神仙朝着李休走了过去,在他的身前站下,好奇问道。

李休也在看着他,二人相距不过一步之遥,这距离已经离的很近,如果不是小神仙的脸上带着笑容,如果不是众人都知晓小神仙的性子,如此近的距离对视,恐怕还以为是要打架。

李休说道:“你说过,每个来到白帝城的人,都会来到这真君府外看上一眼。”

小神仙说道:“其他人或许是如此,但你不同,你不信任杨奇,所以想要来真君府看看,在四处走走,好更确信的知晓杨奇是什么样的人。”

他的声音不大,其中却充满着笃定。

那双眼,仿佛能够看穿许多。

李休没有说话。

四周的人越来越多。

仙界当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年轻人,拥有着不下于杨奇三人的实力,同时棋道修为还要在翟无山之上,并且已经破解了珍珑棋局。

如此年轻,这就代表了他未来有可能会破解天珑棋局,从而解开那个流传了无数年来的秘密。

一想到此,不少人的目光都是变得激动起来。

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

唯独扈天赋依旧是面无表情,他不在乎翟无山,不在乎珍珑棋局,甚至不在乎所谓的天珑棋局,他只在乎一件事。

李休的境界很高,实力很强。

他感兴趣的就只有这一点。

宛若山岳般的压力扑面而来,小神仙身形宛若清风般散去,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石龙面前,他没好气的看了扈天赋一眼,说道:“真不怪旁人给你取这么个外号,武疯子就是武疯子。”

扈天赋没有理会,沉重的压力继续向着李休倾轧而去。

李休的眸子微微眯起,无形的剑光在身前一闪而逝,撕碎了山峰般的沉重压力,让一切化于无形,归于平静。

扈天赋的神色猛然间变得兴奋了起来,背后背着的巨大宽剑也是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刚刚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交手,简单气息的碰撞,但他却已经能够明显的感受得到,这李休的实力竟是真的并不逊色于他。

自从修心结束之后,开始踏上了修行之路,直到如今五境之下真正能够让他凝神以待的就只有杨奇和萧北南二人而已。

杨奇天生领袖,虽无时无刻身着一身金甲,但却鲜少动手。

萧北南也是性子跳脱,如非必要更不会和他交手。

可以说如今的仙界缺少一个能够让武疯子真正疯起来的人。

一个能和他背后那把重剑通用快快的分个高下的人。

他是武疯子,但他从来没打过一场痛痛快快的架,所以李休的出现于他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二人交手平分秋色,虽说先前便从小神仙的口中得知了李休的强悍,但耳闻和眼见终究是截然不同的。

所带来的震撼效果也是不一样的。

重剑颤抖的愈发厉害,威势强盛堪恐怖,地面上的尘埃都随着这股气势抖动起来,无比强大的气息席卷四周,使得周遭围绕的众人面色纷纷变得骇然无比,急忙向后退去。

二人今日不过是初次见面,就只说了一句话而已,便要拔剑动手。

只能说是不愧拥有着武疯子称号的男人,眼里就只有切磋比试,浑然不在意其他。

老实说,敢在真君府门外动手的,这扈天赋还是这千百年来第一人。

沉重的气势升腾而起,李休的眸子渐渐眯成了一条缝隙,他并不介意和这扈天赋交手试试,因为他也想试试仙界年轻一辈当中最顶尖的三个人的实力究竟如何。

只是还未等他动手,身前消散的风重新凝聚,小神仙萧北南重新出现在了二人之间,白衣胜雪,清风徐徐消散。

与之一同散去的还有沉重的山岳和渐渐起势的剑光。

真君府前重新恢复平静,李休的目光恢复平静,静静站着,并不说话。

扈天赋则是偏头看向了萧北南,不悦道:“你不该拦我。”

萧北南显然很了解他,知晓他只是好战,并非是刻意针对任何人,摇头说道:“你二人实力差相仿佛,若要分出胜负并不轻松,无论输赢都会受很重的伤,再过几天便是星空古路开启的日子,我想你们并不希望因为现在的交手,而失去了在星空古路当中获得踏足五境机缘的机会。”

星空古路,五境宗师,仙人两界。

这三个词汇无疑是现在仙界之人最在乎的东西,怀玉关的人正在缓缓而撤,天空当中的数百座门户仍旧横贯在云雾当中,最早八个月,最迟两年,仙界就会发动最后的侵略,攻伐整个人间。

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在这期间,任何能够提升己方实力的事情都值得被重视。

尤其是杨奇和武疯子小神仙这样的人物,凭借他的天赋和战力,若是能够借着这次星空古路的机缘,在未来的两年之内成长为五境宗师,便能够与人间的惊才艳艳者相抗衡,从而弥补仙界在五境宗师的质量上不如人间的缺陷,虽说无法弥补太多,但这种时候,能多一些便是一些。

关乎到两个世界的争斗,看似微不足道的一分胜负,往往就能够成为倾斜两侧天平的筹码。

听到小神仙提到星空古路,扈天赋从要与李休分胜负的欲望当中缓缓地平静了下来。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李休,凭心说,不能够与这样的人物交手无疑是一件十分让人遗憾的事情。

“在星空古路结束之后,希望能与你比一场。”

李休看着他,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只是说道:“会有机会的。”

的确会有机会,日后早晚会碰到一起。

扈天赋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背着自己的巨剑转身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

小神仙不与他打,杨奇没有回来,李休拖到了日后,场间人数虽多,他却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

目视着武疯子离去,场中沉重的压力骤然一轻。

不少人都是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虽说无论是杨奇还是萧北南亦或者是扈天赋三人的性子都属于那种光明磊落的,但众人还是会感到不小的压力。

只是在扈天赋离去之后,他们的目光却都放到了李休的身上,神情复杂。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散修,只怕从今往后,就要名震仙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