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再厉害,也只是‘传奇初期’而已,两个人一起上,绝对能击败她!”

伊贺千针大喝一声,和甲贺万叶同时攻向澹台雨辰,呈现左右夹击之势。

他之所以说“击败”澹台雨辰,而不是“斩杀”澹台雨辰,那是因为刚刚的交手中,澹台雨辰的“神州七变舞天经”带给他巨大的震撼,让他完丧失了斩杀澹台雨辰的信心。

此刻,面对两位强者的夹攻,澹台雨辰神色淡然,依旧立于原地,向着右侧的伊贺千针挥出一剑,一柄长约三米的五彩剑芒,向伊贺千针当头劈下。

伊贺千针心知单凭招式玄妙的话,绝对不是澹台雨辰的对手,为今之计,只有以硬碰硬,来强行压制澹台雨辰。

只见伊贺千针大喝一声,驱散内心狂涌的惊悸感,施展力挥动匕首向五彩剑芒迎去。

瞬间,他浑身巨震,只觉五彩剑芒坚硬如金石,被反震得向后退了好几步,也不知道他手中匕首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竟然完好无损。

另一边,澹台雨辰也被伊贺千针的力道,震得向后退了两步。

只见她还没来得及站稳,甲贺万叶已经攻到她的身前,右拳挟带着万斤巨力,轰向澹台雨辰胸口,想要趁着澹台雨辰站立不稳的时候,一举击溃澹台雨辰。

这一拳,已是甲贺万叶力,强大的气劲冲击得澹台雨辰衣裙飘飘。

甲贺飞鸟和甲贺伊人兄妹神色复杂,也不知道该不该为澹台雨辰担心。

危急时刻,澹台雨辰依旧神色不变,运转“神州七变舞天经”,左掌向前伸出,在身前凝出一个一人高的五彩屏障。

撕裂的感觉

甲贺万叶力一拳轰然打在五彩屏障上,突然脸色大变,只觉得打在山岳上一样,非但难撼分毫,反而震得他手臂发麻,震惊之下,连忙抽身向后退去五米多远。

反观澹台雨辰,虽然再度向后退了三步,可神色依旧淡然,衣袂飘飘,恍若天仙。

甲贺飞鸟和甲贺伊人心中骇然,甲贺流和伊贺流两大强者联手,放眼整个东瀛,除了剑圣武藏万里与天命阴阳师两人之外,再无其他人是对手,可是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是被澹台雨辰压制,难道这就是华夏仙法的霸道?

突然,澹台雨辰莲足踏地,猛地持剑向伊贺千针冲去,剑身上散发着的五彩光芒,几乎将她完包裹起来。

伊贺千针神色微变,一咬牙,不退反进,主动向澹台雨辰攻去。

澹台雨辰眼神轻蔑,猛然向前挥剑,五彩光芒瞬间而出,疾如闪电,霎时间将伊贺千针拦腰斩断。

甲贺飞鸟和甲贺伊人顿时惊呼出声,不是吧,伊贺千针好歹也是“传奇中期”强者,就算澹台雨辰的“神州七变舞天经”再厉害,也不可能一剑就把伊贺千针给秒杀了吧?

澹台雨辰也有一瞬间的错愕,眼前的一幕,完超出了她的意外,而且这一剑并没有斩在骨肉上的真实感,更没有鲜血流出。

绝对有古怪!突然,异变陡生,被拦腰斩断的伊贺千针,身影倏忽消失,竟是一道幻影!澹台雨辰心头惊讶更甚。

突然,她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察觉到地面下有异动,来不及多想,立即向上高高跃起十多米。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锐利刀芒由原先澹台雨辰站立的地面破地而出,周围五米地面尽皆碎裂。

土石纷飞,烟尘漫天!如果澹台雨辰没有及时跃起的话,就算有五彩光芒保护不会受伤,也得出其不意下被打得手忙脚乱。

下一刻,只见伊贺千针的身影破开烟尘,手持匕首向高空跃起,追击澹台雨辰而去,同时心中暗叫可惜,想不到他在出其不意施展“幻影术”的情况下,还是没能趁机伤到澹台雨辰,这个女人真特么难缠!高空中,澹台雨辰心中同样惊讶,刚刚伊贺千针是怎么毫无征兆地进入地面,又是何时从地面里出现的,她竟然完没看出来。

不过惊讶归惊讶,可她出手却丝毫不含糊,向着下方伊贺千针追击而来的身影劈出一记五彩剑芒,顿时将伊贺千针重新打落地面,而她也被伊贺千针的力道反震,又向上方飞了两米多的距离。

突然,一股压迫感在澹台雨辰心中升起,下意识仰头,只见在自己上空不远处,赫然是甲贺万叶的身影!甲贺万叶嘴角翘起一丝得意冷笑,他先前见到澹台雨辰跃起后,趁着澹台雨辰注意力被伊贺千针吸引的功夫,立即施展“暗忍之术”隐匿自己的气息,悄然跃至澹台雨辰的上方,果然瞒过了澹台雨辰!此刻,甲贺万叶大喝一声,以居高临下之势,猛然握紧双拳,向澹台雨辰发动猛攻,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就已经轰出了近五十次拳头,攻势猛烈犹如狂风暴雨!甲贺飞鸟和甲贺伊人兄妹看在眼里,都觉得心惊胆战。

高空中,澹台雨辰处变不惊,轻哼一声,心随念转,再度在头顶上方凝聚出一道五彩屏障,将甲贺万叶迅猛的攻击部硬接下来,只是被甲贺万叶力道所迫,不由自主向下方急速坠去。

甲贺万叶也随之向下,向澹台雨辰追击而去。

伊贺千针见状大喜,澹台雨辰在半空中失重,这可是绝无仅有的击败澹台雨辰的良机!他双脚落在地上,立即再度向上空跃起,手中匕首反射着森森寒光,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向澹台雨辰刺去,与甲贺万叶一起,形成上下夹击之势!陈飞宇眼角余光见到这一幕,担心澹台雨辰真的受伤,暂时迫退藤岛千贺后,立即剑指对准伊贺千针,指端“斩人剑”迸射而出!高空中,澹台雨辰眼含轻蔑,剑身上五彩光芒大盛,在她下方形成一道五彩屏障。

众目睽睽之下,她莲足轻轻点在五彩屏障上,悬浮在了半空中,身姿飒爽、临虚御风,仿佛传说中腾云驾雾的仙人!这一幕,所有人为之震惊失色,澹台雨辰竟然……飞了起来?

陈飞宇心中尤为震撼,这就是“神州七变舞天经”?

靠,她的这套功法,简直强的变态。

一想起还有不到三年的时间,就要和澹台雨辰一决生死,陈飞宇就有些头疼,以澹台雨辰过人的资质,再加上如此强悍的功法,以及“佛骨舍利”加持,只怕到时候的决战将极为棘手,说不定,澹台雨辰将成为他最强大的对手!高空中,伊贺千针神色震撼,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信,能有人真的飞起来,这就是“仙法”的奥妙?

与此同时,破空之声大作,一道红色剑芒从地面而来,袭向半空中的伊贺千针,赫然是“斩人剑”迫近!澹台雨辰向陈飞宇的方向看去一眼,纤纤玉指屈指而弹,一道五色剑气迎面射向伊贺千针。

“斩人剑”在下,她的五色气剑在上,伊贺千针顿时手忙脚乱。

不过他毕竟是“传奇中期”强者,战斗经验丰富,匕首挥出剑芒劈向五色气剑,借反震之力急速向下方坠去,从而将“斩人剑”给躲了过去。

澹台雨辰也不追击,而是立于五彩屏障上豁然举剑,剑尖斜指甲贺万叶,一道五彩剑芒豁然迸射而出,在月色下瑰丽万分。

甲贺万叶还处在澹台雨辰飞起来的震撼中,见状大惊失色,立即手捏法印,施展“移形换影”的忍术。

只见他身影虚闪两下,人影已经出现在身后两米的位置,躲过五彩剑芒的攻击,迅速向下方落去,免得再给澹台雨辰可趁之机。

澹台雨辰心中暗道可惜,以她目前的实力,还没办法长时间维持五彩屏障,心念一动,五彩屏障倏忽消失,潇洒地落在地面上。

甲贺万叶与伊贺千针两人并没有选择再度出手攻击,而是神色凝重地立在原地。

刚刚短短的交战,他们在联手的情况下,竟然还隐隐被澹台雨辰压制,“神州七变舞天经”的奥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可以说,他们所见识过的东瀛所有功法,都及不上“神州七变舞天经”的十分之一,再加上还有陈飞宇所施展的“斩人剑”同样威力无穷,华夏底蕴果然深厚的难以想象。

突然,澹台雨辰气势越发凛然,踏地而起,主动向对方攻去。

伊贺千针与甲贺万叶如临大敌,再度联手应战澹台雨辰。

澹台雨辰不求杀人,只为拖延时间,三分攻,七分守,五彩光芒防御自身密不透风。

甲贺万叶与伊贺千针两人联手,也难以在短时间内突破澹台雨辰的防御,心中越来越着急。

另一处,战斗同样越发激烈。

陈飞宇彻底不用担心澹台雨辰的安危,力迎战藤岛千贺,在“无极拳”的加持下,不断转化藤岛千贺的内劲为自己所用,所消耗的真气极少,越战越勇!反观藤岛千贺,长时间拿不下一个“半步传奇’的蝼蚁,内心越发的焦躁。

“还有不到5分钟的时间。”

陈飞宇一剑挥出,飘然向藤岛千贺攻去:“看来是时候送你进阴曹了。”

“我也正有此意!”

藤岛千贺大喝一声,提刀向陈飞宇当头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