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了,这座老式纺织厂可能位于英格兰任何城市的远郊地区,甚至有可能会在苏格兰或者北爱尔兰地区。

毕竟特纳尔是有能力这么做的。

所以,刘星现在觉得想要找到迪奥被关押的老式纺织厂还是挺麻烦的,不过以王小姐的势力而言还是应该能够在五天之内找到的。

刘星也算是放下心来了。

在确定了一个重要线索之后,刘星又开始向迪奥询问其他的问题,“迪奥,特纳尔有和你聊过什么吗?在那座老式纺织厂里还有其他人吗?”

迪奥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我在天黑之前就已经醒过来了,然后我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只有一道门与一扇窗,那个窗子已经被木条封死了,不过木条之间还是有缝隙的,所以我才能够从缝隙中透过来的光线推测大致的时间;至于那道门则是那种类似监狱禁闭室的铁门,在下面开了一个用来送到送水的小门,不过我没办法从里面打开那个小门,所以我没有办法确定门外的情况。”

“除此之外,在我被关押的房间里除了那些杂物之外,就安放了一张桌子,一个床垫以及一个木桶,所以我觉得克里斯你还是得尽快来把我救出来,因为我是一个有轻度洁癖的人,像这种环境我是真的待不下去了;还有就是我刚刚给你说过的,我能够听到距离我二十米之外的水流声,但是我却听不到房门外有其他人活动的声音,所以我觉得特纳尔并没有安排人手来看守我。”

刘星眉头一挑,看来特纳尔是预测到了迪奥不会逃走或者被人救走,所以它才敢如此放心的把迪奥一个人丢在那个老式纺织厂里。

不过这么说来的话,刘星知道只要特纳尔知道迪奥被救出来了,那么特纳尔就应该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设计到了一个模组之中,而自己也已经化身为某人加入到了这个模组中。

毕竟这和它预测到未来截然不同。

而且以刘星对特纳尔仅有的一些了解,刘星觉得特纳尔有很高的几率会猜出自己就是克里斯,因为这段时间里自己实在是太活跃了,基本上到处都有自己的身影,而且自己和那些重要npc都有接触。

所以,自己到时候就得小心特纳尔的打击报复了。

提着花篮子的网纱连衣裙美女纯洁动人写真

“对了,那天晚上有人来给我送饭的时候,我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那个人的脚步声,因为我听到那个人的脚步声有回音,而且在一段很长的距离里那个人都是在直线,所以我之前才以为自己是被关押在一个仓库里,不过现在想来的话我并没有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所以我觉得关押我的那个老式纺织厂可能已经破败不堪,甚至连门窗什么都已经没有了,所以克里斯你们可以按照这个标准来找。”迪奥突然说道。

刘星点了点头,迪奥现在提供的这个线索倒是非常有用,因为在英格兰或者整个大不列颠同盟,被废弃的老式纺织厂虽然不少,但是破败不堪的老式纺织厂就没有几个了。

毕竟像英格兰这种人多地少,经济发达的岛国,对于土地的利用率还是极高的,因此很少能够见到那种破败不堪的大型工厂,哪怕是位于城市的远郊。

所以现在目标的搜索范围被缩小了很多。

就在这时,本特克和那三名救援队成员都回来了。

“克里斯你果然有两下子,竟然把所有人都救出来了。”本特克惊喜的说道。

刘星呵呵一笑,谦虚的说道:“这还是因为本特克你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实在是太成功了,所以留守在大石柱旁边的深潜者没有几个。”

本特克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克里斯你就别谦虚了,作为救援队的队长我也算是和那些深潜者打过很多次交道了,我很清楚那些深潜者在遭遇到这种情况时,基本上都会在原地留守两到三只深潜者,所以克里斯你想要解决掉它们可不容易啊。。。不过现在也不是聊天的时候,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返回基地了,那些深潜者在发现迪奥你们被救走之后,绝对会对这片地区进行搜索的。”

于是乎,刘星等人便开始朝着梦中会的基地前进,而刘星与迪奥则是很有默契的落在了最后面,这样就可以更加方便的聊天了。

“克里斯,话说我被特纳尔绑架多久了?或者说我是昏迷了几天了?”迪奥好奇的问道。

刘星耸了耸肩,开口说道:“现在距离迪奥你被特纳尔带走也就过去了十来个小时而已,迪奥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昏迷了很久呢?”

迪奥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说道:“十多个小时吗?我倒是觉得自己可能昏迷了五六天的时间,因为我断断续续做了好几十个梦,不过那些梦的内容那基本上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除了最后一个梦,我还记得自己好像在一个城堡里,徒手与一群手持各类枪械的人进行战斗,然后我不知道怎么的就跳出了那个城堡,接着开始追着一辆车子跑。”

城堡?

枪械?

追车?

刘星眉头一挑,这不就是在未来的爱因斯古堡里,那只血色食尸鬼的所作所为吗?

迪奥为什么会梦到这个?

难道是特纳尔专门灌输给迪奥的?

刘星总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对劲。

“对了,克里斯你那里有洛克的下落吗?他应该是被那个十字架传送到某个地方去了吧?”迪奥继续问道。

刘星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洛克到目前为止依旧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毕竟他可能被那个十字架传送到了这个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甚至洛克还有可能已经被传送到月球上去了,所以想要找到洛克实在是太难了,而且再加上特纳尔组织的那场袭击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恶劣影响,所以我们伦敦警方正在力调查特纳尔那些手下的下落,因此洛克现在在那里就不得而知了。”

迪奥眉头紧皱,有些犹豫的说道:“克里斯,你说我是不是被加里给坑了啊,毕竟那个十字架可是他的?”

刘星刚想开口回答,便觉得自己眼前一亮。

然后,刘星就发现自己已经醒了。

刘星打了一个哈切,这克苏鲁入梦真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过总的来说,刘星在这次入梦里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因为能够听到客厅里已经有人在活动了,所以刘星也就没有给王小姐打电话,直接用短信的形式将迪奥可能被关押的位置发了过去。

就在刘星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王小姐便给刘星回了一条短信——明白。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王小姐了。

刘星伸了一个懒腰,便去客厅吃早饭了。

吃完早饭,刘星等人便老老实实的去上班了,毕竟艾伦局长已经下令解除对伦敦地铁站的布控,军方那边的援军也都离开了伦敦。

还好今天并没有接到食尸鬼袭击人类的报案,看来那五只食尸鬼可能以为伦敦警察局这是在欲擒故纵,所以昨天晚上也没有敢作案。

刘星三人刚刚来到办公室,谢尔盖便习惯性的过来串门了。

还没等谢尔盖开口,刘星便猜到了他的来意,“谢尔盖,你这会儿来应该还是为了你的妹妹吧?我们先在这里给你申明一点,我们现在可是和王小姐没有任何联系,而且现在王小姐也已经离开了我们那栋楼,在昨天那起袭击案结案之前王小姐她应该是不会回来的。”

被猜出想法的谢尔盖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果然还是克里斯你最懂我,不过克里斯你们应该也能够理解我吧,毕竟昨天发生的那起袭击案性质极其恶劣,而且还涉及到了不少老牌贵族,我很担心艾尔莎会因为王小姐受到牵连,所以我想拜托你们今天下班之后回去给艾尔莎说一声,让她可以的话先回家休息几天。”

“谢尔盖你为什么不直接给艾尔莎打电话呢?难道。。。”吉尔有些疑惑的看着谢尔盖。

谢尔盖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没错,我昨天已经给艾尔莎她打过电话了,结果你们也可想而知,艾尔莎还没等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就把我电话给直接拉黑了,所以我觉得现在我就算是直接上门,艾尔莎她也会装作不在家,因此现在你就只能靠你们了。。。要知道我爸妈交给我的任务,如果我要成不了的话,我爸妈可是会找我麻烦的。”

果然如此。

刘星点了点头,拍着谢尔盖的肩膀说道:“没问题,既然谢尔盖你都这么说了,今天下班我会帮你带话给艾尔莎的,不过谢尔盖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可不敢保证我能够说服艾尔莎回家的。”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感谢你们的。”谢尔盖认真的说道:“以后克里斯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力相助。”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刘星的脸上笑意更甚,搂过谢尔盖的肩膀说道:“谢尔盖,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吧,所以。。。”

还没等刘星说完,谢尔盖便摇头说道:“那么克里斯你们应该比我更加清楚,现在新来的局长已经下令让你们与这次袭击案保持距离,并且还让专案组的所有刑警都不得将这次袭击案的相关内容透露给你们,如果谁敢透露的话就会被安排停薪留职,因此我现在还没有打算休假的意思,所以克里斯你们还是放过我吧。”

这时里昂也走了过来,搂着谢尔盖的另外一边肩膀说道:“谢尔盖医生,我们艾伦局长下达的封口令只针对专案组的刑警而已,所以谢尔盖你并不是刑警而是法医,而且你也应该没有加入专案组吧,毕竟你们的解剖工作已经完成了吧,否则你现在也不会来找我们聊天。”

面对左右为男的局势,谢尔盖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认命的说道:“那好吧,你们想要问什么就直接问吧,不过我们得提前说好了,这些事情你们知道就好,可千万不要再参合这次的袭击案啊,你们现在已经是重点关注对象了。”

刘星等人自然点头应是。

然后,里昂便迫不及待的问道:“谢尔盖,你们昨天有没有解剖那些袭击者的尸体?有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谢尔盖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本来我们是没有打算进行解剖的,毕竟大家都看到那些袭击者都是因为中弹而死,而且他们的枪伤位置也都是致命伤,但是我注意到这些袭击者的后背上都有针孔,所以我们又进行了相应的检测,发现这些袭击者的身体内都有大量的致命毒素,不过这些毒素的具体成分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

“谢尔盖你的意思是,那些袭击者其实是因为中毒而死的?”刘星皱着眉头说道。

“很有这种可能。”谢尔盖认真的说道:“我在发现这种毒素之后就重新检查了一下那些袭击者的尸体,发现他们所受的枪伤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不会致命的,或者说致命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二十。”

果然,那些袭击者的尸体都是特纳尔特意留下来的。

这真是好算计啊。

刘星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对了,现在专案组确定的第一嫌疑人应该就是王小姐吧?专案组现在上什么手段了吗?”

谢尔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是当然,目前我们警方得到的所有线索几乎都指向了王小姐,但是因为这些线索都有些似是而非,所以专案组现在也只能在暗中进行调查,能用的手段也就无非是监视与窃听,顺便再去排查唐人街的那些黑帮成员,我想这起袭击案在短时间之内应该是不会有什么突破的,不过我已经听说那些贵族老爷们已经耐不住性子,现在有几十个业界知名的侦探已经来到伦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