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兜兜真棒!”

儿子第一次独立迈出这么多步,并且没摔倒,徐随珠欢喜鼓掌。

陆驰骁笑着抱住儿子,双手轻松提着他,举起高高。

小家伙兴奋地咯咯笑。

“孩子妈。”陆驰骁忽然扭头唤她。

徐随珠脸一热,瞪他一眼:“别作妖。”

“好吧,徐老师,该吃饭了!”

“……”

围坐一桌吃饭的时候,听说小包子会走了,虽然没几步,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嘛,大家都很高兴。

陆夫人可劲夸孙子:“兜兜能干咧!周岁还差几天就会走了,还会喊爸爸妈妈,我认识的几家孩子,都没我们兜兜能干!”

以前嫌中午回家吃饭浪费时间的陆战锋,这阵子天天准时准点出现在饭桌旁,听完他媳妇的话,严肃的脸上浮现笑意:“那用说的?俩臭小子,小时候就是同龄人里最聪明的。”

无辜眼神秒杀宅男

“是是是,遗传自嘛!”陆夫人往他碗里扔了筷鳗鱼干,“吃的吧!早上不说有事忙吗?老大那儿待了不到半小时就离开,这会怎么有空回来?”

“忙得差不多了。”吃着媳妇夹的鳗鱼,陆战锋满意地暗点头:鳗鱼这么做才下饭嘛,看来海边人的手艺就是比内地的好。

“老大情况怎么样?”陆战锋嘴上说醒了就好,但其实还是关心的。

“还行,具体恢复得靠后期调养、复健。”

陆夫人顺嘴说起老爷子的提议,忧心道:“老大去余浦住一段时间我倒是不担心,可爸也执意要跟了去,会不会让一些人钻空子啊?”

“我一把老骨头了,半只脚已经迈进棺材,有什么空子可让他们钻的?”老爷子想得很开,摆摆手说,“而且不光我去,老傅、老李他们都要去。”

“什么?”

这下不单陆夫人吃惊,陆战锋也皱起了眉:“胡闹!”

自家老爷子还有傅老、李老,曾经可是霸占政经新闻台的。

三人一齐现身余浦,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光是想想就头疼。

“慌什么!以为余浦跟京都似的,看到我们几个老头子出门遛弯就轰动十里?那边的人纯朴得很,认不出来的。”

老爷子倒是淡定得很。

“再说了,我们又不住县里疗养院,我们是去小徐老家的峡湾镇,那里有个村,挖出了温泉,老傅小孙子承包了那座山头,打算盖温泉山庄,虽然刚动工,但可以问山下农户租栋院子嘛,隔三差五上山泡个温泉、再去小徐家吃顿海鲜,不挺好?”

是挺好!听得她都蠢蠢欲动,想跟了去了。陆夫人心说。

“爸!”陆战锋依然头疼,“们这么做,那几位知道吗?”

“知道又怎么地?我们一把年纪了,安享晚年都不准啊?”

徐随珠默默地和陆驰骁对了个眼神。

看来是真的,这帮大佬真的要去峡湾镇住上一段时间。

好嘛,这下镇上热闹了。

“爷爷还想去岛上住几天。”陆驰骁凑近她说。

热气扑上她的耳,烫得她耳朵尖微微泛红。

“岛上条件不太好。”徐随珠低头拨着碗里的饭。

“爷爷幼时也是苦过来的人,不会在意这些。”陆驰骁看着她粉红色的小耳垂,眸底暗了暗,强令自己移开视线,“对了,岛上需要养狗吗?”

“嗯?”

徐随珠倒是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岛上一步步建设起来,养条狗相对安全些。还有她姑父的渔场,也想养条狗看守。

“有想过,我姑还托隔壁镇的熟人留意着。不过我们那养狗的人家不多,难得生窝崽子都被亲戚朋友预定了。”

“想养的话,我来找崽子。”陆驰骁说。

“们小俩口说什么悄悄话呢!”陆夫人笑眯眯地打断道,“老爷子刚问,峡湾镇那边气温如何,昼夜温差大吗?下个月去的话带什么样的衣服合适?

徐随珠刚要回答,陆驰骁先说道:“爷爷,衣服我帮收拾。还有大哥的,们只管等着出发就行。”

老爷子高兴地直点头:“好好!还是阿骁好,支持我!”

不支持他出行的陆战锋无奈又好笑,又不能拿老爷子怎么样,只能瞪儿子。

然而儿子也不理他,兀自对身边的未来媳妇献殷勤,心塞!

“啊!啊!”

圆桌对面的小包子,举着一块松松软软的糖糕,冲着陆战锋咧嘴笑得欢。

陆战锋立即柔和了脸色,举了举酒盅:“还是兜兜乖!”

“吧!”

“对!爸不乖!”

“……”

一老一小隔着桌子,居然聊得很嗨。

……

陆驰凛的苏醒,焕发了陆家的朝气。

连着两天,登门拜访的人就没见断过。

老爷子昔日的同僚、退休后结识的棋友,陆战锋爷仨的同僚、下属,以及来找陆夫人的女眷。

热闹是热闹,高兴也高兴,可天天这么接待也很累人的啊。

于是,趁着下过一场雷阵雨,相对比较凉快,老爷子躲去了傅家。

陆战锋被陆夫人撵去医院陪长子。

陆夫人自己则拎了几片面膜、一小瓶精油,找小姐妹打听儿媳妇想要的风力发电机个人怎么个买法。

陆驰骁抱上儿子、带上孩子妈一行人,逛起京都城。

陆家老宅就在皇城根下,走走几分钟就到。

刚买了古皇城的门票准备进去,背后有人喊:“陆二哥!”

陆驰骁回头一看,老头子同僚的女儿,林什么来着?

“陆二哥!”林玉娟欣喜地拉着闺蜜跑过来,“在这里碰到真是巧!也来逛故宫吗?”

林玉娟看到陆驰骁,心头小鹿乱撞,双颊飞霞,眸光水柔,除了他,眼里再也看不到别人。

徐随珠心里啧叹了一声,好一朵娇俏的桃花。

“兜兜给我吧。”她转身要从他怀里抱儿子。

想必他有话跟对方说,就不掺和了。

岂料凑上去的手被陆大佬顺势握住,还握得挺紧。

她想抽没抽出来,抬眼瞪他:姑姑、姑父看着呢!

他冲她安抚地笑笑,这才松开。

抬眼,神色淡淡地朝世伯家的姑娘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省的回头被林老头告状,数落他没教养,然后边走边给徐秀媛俩口子介绍旧日皇宫。

就这么走了?林玉娟瞪大眼,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