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2型枪,是颜常武不惜成本做出来,技术上并没有完成熟,还在不断地改进中。

同时,在他没有控盘前,他不会轻易大量使用这些黑科技的武器。

因为别人很容易学到手,就不灵了。

譬如海军的战列舰和战列线作战,英国佬就准备采用,他们制造的战列舰是74门炮,对于颜常武准备大量制造的70门炮战列舰形成了一定的压制!(人家多你四门炮哦)

有矛必有盾,没有形成“代差”,对方还是有方法对付你的,比方说,骑兵对付线膛枪,他不打你坚阵,专门袭扰你,你的枪再厉害,不入射程里,又有什么用!

如果大量采用线膛枪,必是他对后金发动灭国之战时,让对方来不及反应。

现在来个神龙一现,即时收敛,对方摸不着头脑,颜大少突悠所有人,颜田则请祖大寿等人保密,这密肯定保不了,但他不轻易使用这杆枪,想知道枪的细节,没门!

确实不能轻易动用,颜大少有军令下达,每用一次,都要详细报告!

而陈土旺是王牌狙击手,平时使用这种枪训练,是秘密进行,不为人知。

为什么一级士官,就是高薪养着他,和方方面面的待遇让他忠心。

祖大寿一直有点恍惚,这真的是神器啊!

直到颜田说道:“祖将军,我们想领略一下您的威风,我们掩护你们!”

姐妹花 波霸无敌

祖大寿这才醒悟过来,下命令道:“部跟我叫!”

一串的鞑子话从他口中说出来,大家一起跟着学,那就是“岳托已死!”

“岳托已死!”

声震战场,祖大寿和祖大弼率领骑兵勇猛冲锋,鞑子兵先是不明所以,不由地望向岳托大纛所在位置,却不见岳托出来辟谣,不由得军心大乱!

给明军一冲,鞑靼军四散而走,大溃!

明军大步流星,起劲地跑向了三十里外的战场上!

……

“你说什么?”黄台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接获大凌河方面的鞑靼军流星马飞报来的信息,连问了三次!

都是肯定的回答,岳托已死,被明军火枪射杀!

黄台吉眼神涣散,在马匹上摇摇欲坠,诸酋大惊,急忙扶他下马,找了块石头坐下。

热泪滚滚流下,黄台吉失仪了!

他想起了岳托的音容笑貌,似乎还在眼前,但已是阴阳相隔!

他想到的是《三国演义》中的一首诗:“赤壁遗雄烈,青年有俊声。弦歌知雅意,杯酒谢良朋,曾谒三千斛,常驱十万兵。巴丘终命处,凭吊欲伤情。”

后金大酋对于《三国演义》非常熟悉,常说靠用《三国演义》来打江山,例如黄台吉就是学习《三国演义》中的反间计杀死了袁崇焕。

这诗说的是周瑜,岳托,就是他黄台吉的周瑜啊!

爱新觉罗·岳托,是老野猪皮之孙,四大贝勒之首代善的长子,母为代善之嫡福晋李佳氏。因其自幼丧母,继母和父亲代善对待他都很刻薄,故老野猪皮大妃孟古哲哲(黄台吉生母)受命将其与黄台吉一同抚养。

两人岁数相差不远,名为叔侄,实为兄弟!

长大后,岳托南征北战,战明军,打朝鲜,讨伐蒙古,立下赫赫战功。

他能攻善战、头脑清醒、卓有才干。他在老野猪皮去世后,以后金国的强弱和爱新觉罗王朝盛衰的大局为重,劝父代善拥立黄台吉(代善是大哥!)

这是拥立之功!

可以说,此为奇功,岳托坐着不干活都可以封王!

如今大业中途离世,黄台吉长号道:“惜哉,岳托!痛哉,我之手足!”

叫声凄厉,如杜鹃泣血,心痛不已,悲伤万分!

诸酋大惊,纷纷劝道:“大汗,节哀!”

岳托亲父代善亦伴驾在此,他过往与岳托关系不佳,但岳托长大后一飞冲天,知道是吾家千里驹也,父子关系随即恢复,听闻消息,也是心痛不已,对黄台吉:“大汗,大局为重,岳托若在,必劝大汗不可如此!”

他身边已是站立了一大帮贝勒、贝子等大酋,各人皆是脸色沉重,一起苦苦相劝,黄台吉勉强振作精神,唤那报信人来细细询问过程。

听闻岳托是距离明军几百步远被射杀,与诸酋都觉得不可思议。

更有甚者,岳托左眼中枪,却是脸上七窍喷出血浆,有如厉鬼,死得惨不忍睹,明军那枪威力绝大!(他们没作解剖,黑火药驱动的达姆弹打进头部,捣碎脑袋,威力不足以射穿坚固的脑壳,就从七窍找出路,因此岳托为他的造孽付出了惨重代价)

听到岳托死得惨,黄台吉心中恨极!

他当场折箭为誓曰:“捉到谁射杀岳托者,可封贝勒,吾必将那人千刀万剐,以祭岳托之灵!”

诸酋同悲,愤恨不已,心中却对明军那神出鬼没的一枪大为震惊,心忖以后必加倍小心,出阵都用部下和旗帜相遮。

至于接下来的战事,黄台吉对代善道:“我心已乱,难以指挥作战,大哥看如何?”

代善摇头道:“大将归天,军心动摇,已不可战,退为上计!”

“好,着诸军退兵,由阿巴泰负责指挥后军掩护大家!”黄台吉下令道。

他象喝醉酒般地摇摇晃晃,被诸酋扶着上马离开。

……

被围明军苦战,觉得压力越来越大时,突然间号角吹起,瞬间鞑靼兵如退潮般离开,很快就脱离了双方接触,解围而走!

赵率教和张春还以为对方的诡计,着众军不可轻动,小心翼翼地派出哨马,回报说敌军远去,这才放心,有点不敢相信:“我们,居然在野战中打退了鞑靼军?”

大家喜气洋洋,弹冠相庆。

召诸将来帅帐相见,报功,见着吴襄腰缠血布,一问,是受了箭伤,大家慰问他,吴襄大言不愧地道:“还是我家孩儿争气,我下面有东西,生出了这个好孩子!”

诸将粗鄙地道:“那应该是好东西了,亮出来给大家看看,有没有牛鞭那么大!”

“哈哈哈!”大家轰堂大笑,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们休整部队,打扫战场,忽见前方尘埃大起,不由大惊,以为敌军去而复返。

一时间如鸡飞狗乱,风声鹤唳,差点闹出笑话!

仔细一看,却是自家军队。两军合兵一处,然后祖大寿颜田等将领来见赵率教和张春,祖大寿指手划脚,口沫四喷,激动地说起颜田请出妈祖娘娘赐下的神器,一枪射杀了鞑靼大酋岳托,所有听到这消息的人都被震到外焦里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