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我没有!别胡说啊!”

一心为村民的崔村长绝对不愿意被当成精神病,哪怕他为了脱贫致富都快要想疯了。

李白试探着问道:“那么,您到底是怎么了?”

崔村长都快要爆炸了,他强压住自己激动的情绪,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说道:“李医生,您刚才那个通话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去过潇湘省的湘西苗寨,那里有人专门饲养毒蝎,一只成品蝎子能卖四百元,我想花婆婆养的那些蛇虫,多多少少能够卖一些钱,如果全村都能帮着一起养的话,脱贫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李白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一只蝎子四百元?!

这个价格几乎刷新了崔村长的世界观。

在下午,村里发生虫群暴动的时候,他看到的活蝎子和事后扫出来的死蝎子都绝对不止一百只,大大小小就算是五百只都是有的。

这些全是钱啊!

如果全部都能折算成人民币,七水坳村恐怕立刻就能摘掉贫困村的帽子,到时候每家每户的生活可以改善,把房子修一修,更换更新一些家电,再把村子到外面的路重新捯饬一下……

崔村长几乎快要想入迷了。

秋天牛仔裤美女少女心满满纯情图片

“喂喂,现实点,能卖钱的只有花婆婆养的那些毒蛇和毒虫,普通的品种恐怕连运费成本都不够。”

李白看到崔村长的表情,大致就能猜到对方想入非非的在做什么美梦。

可是巫师驯养的品种和普通天生地养的品种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价钱自然也不一样。

如果对方真的把那些野生蛇虫抓过来卖钱的话,恐怕自己请来的生物公司人员要白跑一趟了,有这个精力,真不如从那些专业养殖场里采购来的方便一些。

有时候野生的和天然的未必比养殖的质量更好,光是一个品质稳定就要差许多。

“啊,是这样吗?”

听到李白的提醒,崔村长这才回过神来,知道自己似乎想岔了。

这山里的蛇虫鼠蚁,还真不是抓来就能卖钱的。

可是为什么花婆子养的能卖个好价钱,他们自己抓和自己养的就不行。

崔村长曾经了解过养殖路子,但是也没有听说过县里有谁靠养蛇,养蝎子或者养蜘蛛蜈蚣什么的发家致富的,外县倒是有,却并没有挣到几个钱。

在黔南省,蛇虫资源太多了,并非物以稀为贵,所以根本卖不上价。

“其实花婆婆是一位巫师,她弄的东西叫作巫蛊。”

看到花婆婆依旧是一脸茫然,李白只好亲自为崔村长解释了一遍,什么是巫师,什么是蛊和痋术。

“啊呀!可不就是巫蛊嘛!李医生,您懂的可真多。”

终于有了参照目标,崔村长一拍大腿,终于恍然大物,他原以为在村里待了一段时间的赤脚医生是在故意诋毁花婆子,大家以讹传讹的这么嘲讽着,却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巫师?怎么可能!我是大学昆虫学的研究生!”

花婆婆绝对不肯承认,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工农兵大学生好不好,放到现在,那叫作真金十足的学霸。

名门正派的学院派大学生怎么能被称为巫师呢!

这不科学啊!

“可是你培育那些毒蛇和毒虫的方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