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光嘴上说喜欢,你得拿出点实际行动来。”

林逸意味声长的说。

“拿出实际行动又能怎么样,你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你这么说我就不愿意听了。”

“你在我家住了那么多次,机会给你了,你自己不利用,这能怨的着我吗?”

“这叫什么话,在你家住就算给我机会?”

“对呀。”梁若虚一本正经的说:

“我一女的,又打不过你,你要是动手,我也没办法反抗,你说是不是。”

“我靠,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怎么不早说呢。”

“去你的。”

梁若虚翻了个白眼说:“说正经的,在那边感觉怎么样?”

“没怎么样,除了穷还是穷,当地一点产业优势都没有,如果没有强大的外力作用,想脱贫不太可能。”

清纯美女笑容可掬唯美写真

“说到点子上了。”梁若虚说道:

“东三县的事情,我和卢艳民聊了好长时间,这里还涉及了很多其他的因素。”

“比如?”

“为了保证余杭的竞争力,无论是省里还是市里,都没有额外多余的资金投入到东三县,他们每年能拿到的,就是两个亿的贫困补助。”梁若虚说道:

“但在东三县,各大职能部门,医院,学校等地方,都要靠这两个亿生存,而且钱还不够,就更没有钱投入到其他事情上了。”

“这事我也了解了一点。”林逸点头说道:

“想要靠地方的脱贫,肯定是不行的,否则也至于这个德行,必须得靠强大的外力支援。”

“你打算动用凌云集团的力量吗?”

“有个这个打算,但还没有决定,我刚来这一天,具体的情况还没有摸清楚,我得先看看怎么回事。”

“你说的也对,那你就继续考察吧,我就在中海,恭祝林主任旗开得胜,凯旋而归。”

林逸一笑,也是拿梁若虚没办法。

挂了电话,林逸盘腿坐在床上,思考着眼前的事情。

动用凌云集团的力量,在林逸看来,可能要势在必行,能起到个头羊效应。

以凌云集团在业内的影响力,应该能吸引到其他的企业。

只要在给予足够的时间,这件事就能迎刃而解。

但凌云集团也是要恰饭的,如果不能盈利肯定不行的。

一来对凌云集团不利,其次也撑不了多长时间,用不了几年,还是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不能为了做任务而盲目冲动。

“系统,在扶贫这件事上,动用凌云集团的力量,应该不算犯规吧。”林逸心说道。

帮助东三县,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脱贫,任务就算完成。

林逸摸了摸下巴,算是摸清了任务规则。

想要靠疯狂输出的办法,来实现脱贫任务是不可能的了。

就比如自己不能疯狂砸钱,必须得从长远的角度出发,让这个地方,真真正正的走出贫困,并且长期维持下去!

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只要保证这个原则,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是不犯规的。

想到这,林逸摸了摸下巴,在其中嗅到了一丝的商机。

然后拨通了纪倾颜的微信视频。

“林先生,一个小时候之前,不是刚刚通过电话嘛,是不是又想我啦。”

视频里的纪倾颜,穿着睡衣,带着眼镜,正甜甜的看着林逸。

“可不是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纪倾颜眨了眨眼睛,“我猜你是找我有事,如实招来,是不是。”

“咳咳咳……”

“纪总,请你说话客气点,你就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客户吗?”

“嗯嗯?客户?”纪倾颜先是愣了一下,“这是我要给我介绍生意嘛?”

“我手上有个项目,本想介绍给你的,但我觉得,你的态度不是很好,好像不太愿意跟我合作,要不这事就算了吧,我问问别人,那么多的公司,也不只你们一家。”

“哎呀呀,林总别走呀,我跟你道歉,咱们再好好谈谈。”纪倾颜掩口笑起来,十分配合的跟林逸玩了起来。

“不行,你道歉的态度不诚恳。”

“怎么样才算诚恳。”纪倾颜解开了一颗睡衣扣子,不仅露出了雪白的香肩,还有黑色的内衣带子。

“这样行不行?”

“你这人,居然用这种不正当的方式诱惑我,不过我还是很喜欢的。”

“嘻嘻……”

纪倾颜撩上了睡衣,“好啦,到底什么项目呀,是不是上面有政策了?”

“不是上面的政策。”林逸说道:“我不是在东三县呢么,这里可能会有一丝丝的商机。”

“然后呢,说具体点。”

“我准备先在这考察考察,然后建一个工业园区,这样一来人就多了,人多就需要住的地方,所以你们的机会就回来了。”

纪倾颜沉吟片刻,“这样的项目风险很大,如果你那边没有起色,房地产的项目就得泡汤。”

“所以我就给你提个醒,多留意留意。”

“嗯嗯,知道啦林先生,a……”

和纪倾颜聊完,林逸放下手机,抻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

“这一票得干把大的!”

铃铃铃——

就在林逸展望美好蓝图的时候,床上的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李庆凯打来的。

“李哥。”

“小林,你在哪呢?”

“在酒店呢啊。”

“我问你个事。”李庆凯紧张的说道:

“白天你和小李下去的考察的时候,是不是和人发生冲突了?”

“你怎么知道?”

“有人给我打电话了,想要查你的信息,还让我打电话,问问你在哪。”李庆凯说道:

“你先收拾东西,回中海避避风头,等过几个月再回来。”

“就是打了几个人,为什么要避风头?”

“你刚来这,不知道县里的情况。”李庆凯说道:

“你打的那几个人,都是程老五的手下,他在东三县的名气很大,和很多人的关系都复杂,不是你能招惹的,他们现在正找你呢,听李哥一句劝,快回中海躲几天。”

“呵……我当是多大的事呢。”

林逸笑了起来,“那个叫程老五的人在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