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还好,但是他师父,知道这姑娘是谁么!?

云朝想扶额,他这师父在人前惯是喜欢装模作样。

哎…罢了。

对于不甚了解云朝师父的苏玖则是一愣,刚见面就要求比试?这又是什么套路。

不过苏玖也没拒绝,怎么说这也是云朝的师父,虽然一脸茫然,但也召出了霜寒紫极。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召出霜寒紫极的一瞬间,那老师父眼睛都要黏上去了。

打斗自然不可能在大殿之中。

于是便选了一个距离大殿最近的擂台。

苏玖不看不知道,这一眼望去,竟发现流华剑派的擂台区竟布满了擂台,甚至很多擂台还在进行着比试。

云朝是谁?那可是流华剑派掌门的关门弟子。

他光是往擂台上那么一站,便像个人形吸引器一般,吸引了不少弟子前来观摩。

不过也有些刚入门多久的小弟子对这人不甚了解。

行走在阳光的的感觉

“师兄,这是谁啊,为何这个擂台会聚集如此多的人?”

那师兄小声说道“他呀,天生剑骨,结丹之时同时凝聚出剑心,我们流华剑派掌门的关门弟子云朝,据说在两年前他便可以做到越阶挑战,那一手剑法更是用的出神入化。”

小弟子又问“那旁边的那个特别漂亮的女弟子呢?”

原本他的目光一直在云朝身上,也没注意其对手是谁,如今看了也忍不住呆了一呆,这道修也太好看了些,不过模样陌生,他却是没见过的。

莫非是新来的?可是其修为显然已经到了金丹,谁人都金丹了还会拜入宗门?

那小弟子见师兄在发呆,忍不住拽了拽他的袖子,那剑修似是反应过来了一般,低咳了两声,对那小弟子训斥道“我流华剑派弟子数以万计,我哪能每个都认得过来。”

却没想那小弟子低声嘟囔道“这样好看人,便是在哪里都不会被忽视吧。”

师兄拍了一下那小弟子的后脑勺,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但也没辩驳什么。

只是,他心里隐约又有了个想法,她该不会是别宗弟子吧。

擂台下吵闹间,擂台上的两人已经打了起来。

苏玖的霜寒紫极泛着淡淡的蓝光。

看的老掌门眼中也跟着泛光,心道,这可是灵宝啊,这剑也太完美了些,看样子似乎还有可提升的空间。

随即,他又有些气闷,连川那老家伙,和他那么多年的交情,也不曾给他做过一把如此高等级的灵宝。

不过几息之间,二人交手已经不下十几个回合。

台下炼气期和筑基期的弟子根本看不清他们在打些什么,到了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两道残光相交。

但金丹期的弟子却将二人的动作看了个七七八八。

本来以为苏玖只是个无名小卒,没多久就会被云朝打败的弟子。却没想到这女修竟能和云朝打的不相上下,云朝出剑的速度极快,苏玖却也不慢,甚至在他们的角度看来,几乎是势均力敌的存在。

只有云朝自己在心里暗暗叫苦,因为他能感觉到,苏玖明显是给他放了水。

很多人也默默关注起了苏玖,甚至弟子之间也彼此打探了起来这女修的来历。

其中有个弟子道“方才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云朝带了三人入门,其中一个便是台上这女修,那三人并没有亮出腰牌,想来应该并非我流华剑派之人。”

有弟子忍不住疑惑“难道是炼器宗的?不过炼器宗什么时候出来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别不是在韬光养晦吧。”

旁的弟子摇头“不太可能,炼器宗多半修体,像这般瘦弱的着实不像炼器宗的人物。”

“总不会是引魂宗和缥缈仙门的,那两家可和我们之间没那般友好。值得让掌门亲自接待。”

经过这弟子一提醒,众人才发现,掌门居然也在不远处观看着这场比试。

但此时的掌门目光早就从苏玖的剑转而看向了苏玖的人。

自家的徒弟什么实力他最为清楚,一般的金丹中期都不是他的对手,甚至有的金丹后期的修士也打不过他。不过面前这个少女居然在他手下撑下了上百招还不见其落败。

甚至隐隐已有了处于上风之态,这样下去可以说云朝必输无疑。

不过想到这女娃娃的师父,他也有几分释然,毕竟是那人的弟子,想来也不会太差了才是。

只见台上的女修,一个飞身便躲掉了云朝的剑光。

紧接着又快速的甩出一道剑气将那道剑光打偏了原本的轨迹。

因为是以剑切磋,苏玖第一次没有用术法。

单单的和云朝拼起了剑招。

苏玖用的是冰魄剑法,招招凶猛而凌厉,云朝也不示弱,用的流华剑派亲传才能习的流华剑法,至少在外人看起来两人打的确实是势均力敌。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云朝的灵气也逐渐不支了起来,苏玖拧眉,考虑到云朝即是流华剑派的的亲传弟子,不愿意他在师兄弟面前失了面子,可她也不能失了沧澜宗的脸面,于是最后将两柄剑相交,齐齐挑飞。

看着脱了手的剑,云朝一愣。

随后便见苏玖的剑也回了其丹田,只见苏玖面上挂起一抹浅笑,抱拳作揖道“云道友,承让!”

云朝心下感动,自是明白苏玖这是了自己的颜面,故而以平手结束这场战斗,而且她似乎已经看出了自己体内灵气告罄,才选择了这个时候结束。

“承让!”他承了苏玖的情。

那老掌门,则是点了点头,这小姑娘着实不错,心有七窍玲珑,着实让人能够心生好感。

初时他还没看出其中藏有什么问题,越是看到后面,越是震惊于这小姑娘的剑法造诣,明明是个道修,却也有着不低于剑修的剑法天赋。

而且她还能控制整个战斗的节奏,让修为低的人看不出任何她在让着云朝的破绽。便连他都差点被忽悠过去。

这小姑娘倒是和她搅屎棍般的师父,不太一样。

想到楚墨瑾,便想到他曾经做过的事儿,他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那真真是一个混不吝。

比试结束后,台下更热闹了几分。

云朝的师兄弟几乎一股脑围了上来。

“云师兄,那女修是谁啊?”

云朝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道“我的一个好友。”

有弟子捂住心脏“不是说女子在剑法上的造诣走不了多远么?为什么我感觉她比好多金丹师叔都厉害。”

云朝低笑了一声,看向不远处的苏玖,她的剑法造诣可不就比很多金丹修士都要强得多。

不过还是解释道“她可并不是什么剑修,她主修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