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条一回到警视厅当中就开始利用自己的权限开始调查起了隆的资料。

“一个能够参与到面对未知生命体的事件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而且他的表现并不是一个旁观者,他和一条警官之间也必然有着秘密。”北条熟练地操作着电脑的时候想到。

在他不断地缩小范围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符合条件的人的资料。

“赤坂隆,性别男,24岁,1999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院,大学期间额奖学金的获得者。父亲赤坂义夫,母亲赤坂一美,弟弟赤坂仁也,跨国集团赤坂集团的第一继承人。”

看着屏幕上的资料,北条念出来了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些。

“他身上的气质很符合这些资料,不过作作为一个集团的继承人,没有选择经营管理而选择了医学系,是想要放弃继承的权利吗?”北条看到了同样优秀的仁也的资料之后想到。

“不过,这个赤坂仁也只是收养的孩子,而且好像收养的手续并不符合规定,是因为通过其他的渠道完成的吗?”

“小学的时候曾经休学一年,但是依然能够和同年级的人同时毕业,国中、高中的时候虽然不是特别的突出,但是强大的个人能力让人无法忽视。”

“性格上可能有些马虎,不过他的学识早就超过了同龄人,学校很可能只是他放松的地方。”

“……”

北条根据隆明面上的资料进行着分析,虽然只是一个警察,但是他却完成了一些类似心理分析的工作。

将这些资料关掉之后,北条靠在了椅子背上,闭上了眼睛的同时用手不断地揉着太阳穴。

秀美陈小宝靓丽动人

“一份非常完备的个人档案,可以说是让人非常羡慕的生活经历,不过他自身同样十分优秀,只是这些过于完备的资料里面还是有一些东西是没有的,那就是他的空余时间在做什么,尤其是毕业两年之后他依然过着悠哉悠哉的生活。”

北条透的大脑中不断循环着刚刚看到过的隆的信息。

“赤坂隆,赤坂隆,赤坂义夫,赤坂一美,赤坂仁也,赤坂……,对了,赤坂仁也!”

北条的眼睛突然睁开。

“赤坂仁也,一个完没有身份信息的孩子,在1992年的时候被赤坂家收养,虽然户籍信息并不是那么完备,但是只要是出生了的人,就一定会有他的资料,而赤坂仁也这个人是没有他之前的信息的。”

北条重新打开户籍信息库开始翻找,而过了很久之后,他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赤坂仁也就是我的突破口了,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发现,不过一个高中时期就从家中搬出来住的少年,他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关上了电脑的北条从办公室走了出去,是时候让自己的肚子填饱了。

……

“翔一,你能说一下为什么你可以变成那个样子吗?”

在隆的房间当中,隆看着翔一问道。

虽然是隆说出口的话,但这却是真鱼授意的,真鱼此时正盯着翔一的眼睛。

“啊?那个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每次突然就会感觉头痛,好像是那些怪物出现的时候就会有那种感觉,随后就会有种要去战斗的想法,前面几次都是在回来之后才会恢复意识,不过今天已经可以尝试去控制了。”翔一皱着眉头回答着隆的问题。

就像是背课文的时候一样,尽管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总会抬起头好像天蓬上有答案的样子。

“翔一也不清楚吗?”真鱼又问了一句。

“嗯,不过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感觉战斗应该是没错的,而且好像最近的杀人事件就是那些怪物做的,和他们战斗应该没错的吧。”翔一笑着回答到。

听到翔一的回答,真鱼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翔一,今天和那些unknon战斗的警察是我的朋友,而我问了一下他们,在那个unknon出现的时候,就是你突然头疼从家里跑出去的时候。”隆盯着翔一说道。

“?”翔一有些疑惑地看着隆。

“也就是说,只要那些家伙出现,你就会有所感应,而你与他们的战斗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没有人知道,或者说你的失忆可能会与那些unknon有关系。”隆严肃地看着翔一说道。

“这样吗?赤坂先生的意思是只要我和他们战斗下去,是很有可能找到关于我失忆的原因甚至找回记忆?”翔一很是兴奋地问道。

“没错,不过这只是我的推断,虽然可能有一些细节还不是很经得起推敲,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没错的。”隆点着头回答道。

“真的要继续战斗吗?”真鱼眼中充满着担心的目光看着翔一。

“没问题的。”

隆突然竖起了大拇指对着真鱼说道。

“这是我的朋友经常说的一句话,虽然经常会碰到一些困难,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永远都是直面那些让人不敢想象的一切,虽然会失败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隆保持着那个姿势面带笑容地说道。

尽可能s雄介的隆,虽然没有办法将雄介那温暖的笑容重现,但是他却成功利用变音技巧让翔一和真鱼听到了雄介的声音,比只会竖大拇指的好多了。

隆的话让翔一和真鱼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真鱼那担心的目光依然没有收回去。

想明白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让自己去那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没问题的。”

翔一学着隆的动作对着真鱼说道。

看着真鱼脸上慢慢露出来的笑容,翔一刚刚一直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虽然有着一开始隆打好的基础,而且追上去的翔一也说了很多,但是此时翔一终于看到真鱼眼中那隐藏极深的戒备消失不见了,他的笑容也更加灿烂了。

让两个人给美杉教授和太一带回去了一份寿司之后,从坐在房间当中打开了电脑。

打开ord软件,隆给在题头上发出了“翔一极限强化训练计划”。

“翔一,虽然你是用嘴炮搞定黑神的,但是再碰到水天使依然是免不了挨一顿毒打,所以为了让你能够来一次‘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就亲自帮你完成你的复仇吧。”隆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在心中想到,“蓝鳍金枪鱼虽然不是很贵,但是主要不好买呀,好不容易搞到一点,你这个家伙竟然敢那么不要脸,那么就不要怪我了。”

飞快地在电脑上打着字,一套堪比雄介曾经接受过的训练的训练计划被隆弄了出来。

看着自己制定出来的训练计划,隆感觉自己一定可以帮助翔一更快地开发光之力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