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星辰原力*400】

【蛊惑*120】

【黑暗星辰原力*600】

……

这一次“魔卵”掉落的属性气泡明显比上一次少了一些,不过对于王腾来说,总归是一笔大收获,白赚不亏。

王腾精神念力卷出。

一个个属性气泡朝着他飞了过来,尽数被他吸收。

这一波他总共获得了两万多点的黑暗星辰原力属性,令他的黑暗星辰原力终于晋入行星级第八层。

王腾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喜色。

才来到二十九号防御星几天而已,黑暗星辰原力就晋升了几个层次。

什么叫收获?

这就叫收获啊!

红唇美女冬日赏雪梅花树下漫步户外嬉戏写真图片

如果换成其他武者,就算是天才,少说也得几个月才能有一点提升,哪里能像王腾这般轻松写意,简直跟吃饭喝水似的。

这二十九号防御星真是来对了。

除了黑暗星辰原力之外,【蛊惑】技能的属性值也提升了不少,足足有800点。

之前【蛊惑】技能就已经达到了入门,后来“魔卵”想要蛊惑莫卡伦将军时,也是掉落了不少的属性气泡,前后加起来已经有了600点的属性值。

而入门阶段需要1000点属性值。

现在加上刚刚得到的800点,【蛊惑】技能终于从入门晋升到了熟练。

【蛊惑】:400/3000(熟练)

王腾立刻感觉到自己对【蛊惑】技能变得更为熟悉起来,就像是已经修炼了无数遍,早已熟烂于心,随手就可以施展出来。

王腾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蛊惑】技能还是很有用的,以后找个人试试看。

如果真的可以不知不觉的给人种下一个心理暗示,那就……嘿嘿嘿!

想想就有点小刺激呢!

这【蛊惑】技能比【惑心】技能有意思多了。

“这就是“魔卵”!原来这就是“魔卵”啊!”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凡勃仑的叨念声,将王腾从想入非非中拉回了现实。

“您老没见过“魔卵”?”王腾奇怪的问道。

“哼,你以为魔卵那么好碰到吗?八百年前,这二十九号防御星倒是出现过另一颗“魔卵”,可惜当时就被不朽级强者摧毁了,根本连个渣都没留下。”凡勃仑轻哼了一声,略显郁闷的说道。

“那你现在想干嘛?”王腾有点想笑,他从凡勃仑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苦逼的味道,看来这老头对“魔卵”的执念还真是深。

“你不是要处理这“魔卵”吗?先让我看看你打算怎么处理。”凡勃仑道。

“行吧,看好了,小爷给你露一手。”王腾嘿嘿一笑,伸出手掌一握,一柄由光明原力凝聚而成的长剑顿时出现在他的掌心。

“光明原力,你小子居然是光明系武者,难怪不被“魔卵”影响。”凡勃仑有些恍然,但马上又皱起了眉头,摇头道:“不对,不对,上次我给你小子检查的时候,根本没有在你体内检查出光明原力,你小子果然有古怪。”

他看向王腾的目光再度变得奇怪起来,那副模样,就像是恨不得把王腾切开一样。

“老头,你管的可真多,还有,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再这么看着我,下次你别想再让我带你进来。”王腾看到凡勃仑的目光,顿时有些头皮发麻,面色一板,冷哼道。

“你敢威胁我。”凡勃仑怒目而视。

“你看我敢不敢。”王腾自觉现在掌握了凡勃仑的弱点,一点也不怂,没好气道。

“够胆,你小子是第一个敢威胁我的。”凡勃仑怒极反笑,冷哼一声,不屑的看了王腾手中由光明原力凝聚的长剑一眼,说道:“哼,你想用光明原力凝聚的武器解决魔卵,你太想当然了,这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无法彻底的解决魔卵。”

“魔卵最难以消除的便是其中的本源之力,单靠光明原力是不行的,顶多就是消除其表面的黑暗原力而已。”

王腾诧异的看了一眼凡勃仑,这老头果然有点东西,只看了几眼,便将这魔卵本质了解的七七八八。

“怎么,无话可说了?你如果只有这点本事,那我可就要告诉莫卡伦了,免得浪费时间。”凡勃仑斜了他一眼,冷笑道。

浪费时间?

王腾呵呵一笑,笑声中带着一点轻蔑和不屑。

“你笑什么?”凡勃仑感觉自己被冒犯到了,眉毛一挑,瞪眼道。

“你去跟莫卡伦将军说吧,反正就算我搞不定,大不了就是调动不朽级强者过来而已,我无所谓的,军功什么的我可以不要。”王腾不在意的说道。

凡勃仑张了张嘴,顿时被王腾这平淡的语气给噎的说不出话来。

这小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不朽级强者是那么容易调动的吗?

如果有办法,莫卡伦将军也不会几乎用请求的方式来让王腾帮忙处理这“魔卵”了。

凡勃仑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顿时就被王腾将了一军。

他刚才之所以那么说,无非就是膈应王腾一下,谁让王腾居然威胁他,不让他再来看这“魔卵”。

其实他所说不假。

单单以光明原力凝聚武器,确实无法对“魔卵”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王腾接触过“魔卵”,而且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这就很不正常。

所以哪怕才见过两次,他对王腾竟然莫名的有些许信心,觉得王腾肯定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办法。

就是这性格实在有点恶劣,老是气他。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如此的憋屈。

这小子简直是他的克星啊!

现在这情况就很尴尬了。

看这小子的样子,是不打算动手了,连刚刚凝聚出来的光明之剑都散掉了。

凡勃仑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但是想让他道歉,门都没有,他眼珠子一转,问道:

“小子,你的光明原力修炼到什么层次了?”

“行星级二层。”王腾随口应了一句,问道:“干嘛?想看看我有没有能力处理“魔卵”?”

“才行星级二层,你是如何抵挡这“魔卵”蛊惑的?”凡勃仑大吃一惊。

“我天赋异禀不行啊。”王腾冷笑道。

“别给我阴阳怪气的,我听说你的实力是恒星级,可这光明原力才行星级二层,很显然你的光明原力明显落后很多,是不是感觉修炼速度很慢?无论如何都赶不上其他系原力?”凡勃仑分析道。

“是又如何?”王腾问道。

“你难道就不想快点提升光明原力吗?”凡勃仑见他上钩,嘿嘿一笑,诱惑道。

“你能有办法?”王腾心中一动,问道。

“你先把这“魔卵”解决了,我再告诉你。”凡勃仑道。

“嘿,你这老头又套我呢。”王腾无语道。

“我可没骗你,你要是真能解决了这“魔卵”,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那个方法告诉你,这是条件。”凡勃仑道。

“你如果骗我,就说明你是整个宇宙最愚蠢的人。”王腾道。

“我……”凡勃仑郁闷的想吐血,这小混蛋居然用这么恶毒的方式来堵他。

慧姆族人最无法忍受的是什么?

毫无疑问,就是愚蠢。

他们无法忍受自己的愚蠢,也无法忍受他人的愚蠢,但是对于聪明人却有着类似于执念一般的偏爱。

所以王腾这诅咒对他来说无疑就是软肋。

“怎么样?”王腾问道。

“好,我如果骗你,就是整个宇宙最愚蠢的人。”凡勃仑恶狠狠的点头道。

王腾放心了。

都不需要立下什么灵魂契约,单单是口头上的一个约定,他就放心了。

因为他敢保证,凡勃仑绝对不会骗他。

慧姆族人不知多少岁月沉淀下来的智慧名声,凡勃仑不可能拿它当儿戏。

王腾心中大笑,简直不要太开心。

平白无故又得到了一个好处,这“魔卵”哪里是祸患,根本就是他的福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