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

某个大院内。

“……免费地皮,我不能不要啊,要不然全母星都会骂我葛小天是个大傻x。”

打开免提的扩音器里传来某人狡辩的话语……

围坐在周围的三位老者哑然失笑。

其中一名绿衣老者佯怒道:“人家将军出征,都是立下军令状,誓死报效祖国,你这倒好,刚启程走两步,回头就索要好处,十足袁大头作风!”

“嗯?您是?”

旁边的白衣老者微微一笑,“我怎么感觉,你有十足把握带回大型铁疙瘩。”

“???”

万老乐呵呵的端起茶杯,操着浓郁东山话,“少几把扯犊子,赶紧去办正事,搞定了,别说五洲海港,魔都市区我们都能帮你!”

“谢谢爷爷……们。”

“小滑头!”

中国旗袍美女 别有时尚风味的美女

万老示意秘书拿走通讯器,从旁边扯出一沓文件,看向绿衣老者,“前段时间仁川大桥崩塌,这小子帮忙打捞tan克,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就……搞回来几套装置。”

“哦?”后者有些诧异,拿过纸张细细翻看。

旋即……

“嘶……老美的东西?”

“是啊,应该有用吧?”

“岂止是有用……这简直是,价值连城!”

说完,绿衣老者忍不住大笑道,“这小子,刚从冰熊搞来改进型t90,这边还没吃透,又拿出改进型k1……如果加上龙天科技和天械燃气发动机,还有天成的重工业能力,只要上级同意民企造,恐怕咱能甩开第三代tan克,进入准四代时期。”

“所以,这小子归来,如果真拿魔都地皮,还望老弟?”

“小事!”

万老抿口茶,拿出另外一沓材料,看向白衣老者,“天成工程船走在母星前列,浮船坞类似航姆,虽然没有舰岛和舰载相关技术,但也证明了天成造船厂在大型舰船设计和建造、特种钢材研发和生产、大功率船用发动机设计和制造等方面的能力,青港董家湾也有对应船坞,希望能帮到海部。”

“嗨,带回大型铁疙瘩,我就心满意足,更何况还有这几样机密军用技术,魔都的事,有啥您开口。”

白衣老者说完,感叹道:“这小子真敢搞啊。”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就欣赏他这一点。可惜,是个滑头,手里不知藏了多少好东西,尤其是那个大数据库,凡是用过互联网,个人信息形同虚设,害的九所花费大半年时间重新加密重要人员信息,要不然,盯着间谍的便衣都要被送去尼奥布拉斯挖矿。”

“哈哈……”

三位老者开怀大笑,随后,绿衣摇摇头,“奈何,天成打算放弃刚学会走路的电子技术,改为走光电子道路,咱也不知道对错。”

“正确还好,如果错误……”

白衣老者似乎知晓这事,没再多说,而是感慨道:“老咯,许多新鲜事物,看不透了。”

万老乐呵呵的放下茶杯,“龙天老王曾经说过:一个国家对光子学的投资以及在这一领域从事研究工作的人数,直接反映了这个国家科学技术发展的水平。并做出预言:光子时代即将到来,光子技术将引起一场超过电子技术的产业革命,将给工业和社会带来比电子技术更大的冲击。”

“这是葛小天的原话吧?”

“是啊,他还有一句话:未来属于他们……”

“……”

…………………………………

魔都,五洲港。

葛小天收到万老的大秘书电话,就知道那边在盯着自己。

不过,下船溜达溜达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是摸清京城对自己跑魔都拿地皮的态度。

既然不阻拦,葛小天当即返回航姆,并设宴款待五洲港领导和周围镇子领导。

魔都属于华夏三大核心城市,大领导云集。

葛百亿不宴请别人,唯独宴请一个小港口的领导,和边缘镇子领导,还拉家常,攀关系,称兄道弟,差点都姓葛,这感觉……

全都喝多了。

地皮合同也全都签了……

如果摸不清万老态度,这个合同估计会被魔都上级驳回,改为无效。

但万老不阻拦,只要拖回大型铁疙瘩,魔都上级被做工作,这个合同就会成为正式合同。

也就是说,'偷家计划'已经成功一半。

“魔都商会!”

送走魔都五洲区域的领导们,葛小天拿出小本本,在红圈里打个叉,“走,去会会他们。”

商战形式多种多样,除了最低劣也最有效的价格战,敌损八百自损一千的倾销战,还有许多其它经典玩法。

作为一个会四十六国语言,拥有深厚学识的企业家,葛小天打敌对,从不屑于使用重复手段。

像徐城‘一元商品’倾销,那只是热身。

双方争夺的重点,还是在于大宗商品交易。

比如家用电器、汽车电子、烟酒糖茶、果饮果冻……

前段时间,魔都商会理事许文青莫名其妙跑回徐城,如今已经带着其狠人表弟再次来到枣市新城。

对方在东山网罗众多非天成商会的零售商家,葛小天一清二楚,甚至故意‘开除’一大批天成商会会员,加入对方阵营,使用对方供货系统。

俗话说,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早在天成国际控股集团成立之前,天成就已经开始暴产能,不止sg &nbspad,还有各型号水泥、钢筋、零售商品、电子产品等等。

这不是为了对抗魔都商会,而是等待华夏加入wto,冲击倭岛、南棒子和南洋诸国的市场。

海量货物囤积,暂时不上市销售,市场货物紧缺,从而造成魔都商会的产品变得十分畅销。

好卖,就要进货。

于是,零售商加大每周一次报给批发商的要货量。

但批发商向制造商要求增加发货量,制造商扩大生产需要时间,至少等待三四周才能满足批发商需求。

而在等待的时间里,零售商因无货可卖,心急火燎的再次增加要货量。

批发商误以为终端销售火热,又会不断催促制造商尽快发货,甚至因为批发商之间的竞争,成倍加大发货量。

此时,制造商正在扩大生产,接二连三收到批发商需求,误认为终端销售火热,于是再次放大产能,扩大产量。

整个产业链被一种逐级放大的错误信息刺激的热火朝天。

当货物大量囤积终端之时,零售商才发现市场的实际需求,竟然只有自己堆积如山的库存的一小部分。

零售商停止要货,批发商库存成倍增加,制造商还在日夜不停的加速生产……

最后的结局,整个产业链上的资金,变成可怕的‘沉沦资本’,变成没人买的‘死货’,无法再周转,零售商、批发商、厂家,全都亏本倒闭。

放在未来,很难发生这种信息不对等的事,但这个年代,许多企业,甚至大型企业,都没有看似无用的‘市场调研部’,更没有‘数字化、信息化办公’。

许文青在东山投入二十亿货物,被市场火爆假象迷惑,自以为魔都商会推出的折扣券、优惠券、积分卡起到超越智能一卡通的作用,获得节节胜利,从而再次向东山投入五十亿红钞的货物。

另外,受龙天与三联家电的商战影响,华夏各个家电企业,也趁机向南河、北河、西山、东山,投入海量产品。

比如空调库存突破五百万,总价值高达80亿,电视机库存突破三百万台,总价值高达50亿,洗衣机库存突破一千万台……

其实葛小天早就知道,天成商会与魔都商会碰撞,造成的影响力不次于‘二七商圈中原商战’,甚至会造成华夏各个行业大洗牌。

死掉一大批制造商、分销商,然后生成全新产业链。

如果放在另一个时空,势必会出现合资企业,而事实上也是如此。(04年仅空调就倒闭九十多个品牌。)

但这个时空抢在华夏加入wto之前,完完全全能够诞生自主品牌。

比如从中小学回收的上千万台sg,主板用来组装sg &nbspad,显示器则是被拿去组装sg电视机。

可惜的是,直到现在尚未有人看清局势。

或者说,天成打的不是魔都商会,而是击溃内部关系复杂,企业框架繁琐的老牌电气工业……

葛小天也庆幸没人看清局势,要不然上级肯定喊停。

而现在,这场注定没有企业碰撞,只有爆产能的商战已经开启,也不再受任何人控制。

就像眼前的徐家汇。

原本应该傍晚或者夜晚出现的货运集装箱,中午时分就开进商业大厦后方仓储区,将众多私家车堵在停车场出入口。

而数不清的电器商家员工,放弃走动不便的运货小推车,改为扛、背、抱……,将一台台家用电器搬到仓库,或者办公室,或者店铺……

可惜的是,商场中顾客虽多,却只看不买……

“道一,打个赌怎么样?”

“您说?”

“等到明年,这些电器商家会全部换成电脑经销商、手机经销商,或者电脑手机配件经销商。”

“不可能吧,我看这里有许多大牌子,商铺更是不少于两百家。”

“赌不赌?”

“无上太乙救苦天尊,道爷不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