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大部分的司马兵已经被烧死了,一具具尸体有如木炭一般乌黑,只有少部分的人还在挣扎,不过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就连喊叫之声都变得极其虚弱。

猛油火罐爆燃之后,四溅的火油很快就燃烧殆尽了,只剩下一些余火还在燃烧着,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烤焦了的味道。

这场大火来得也快,去的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