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都来了,怎么能不参加典礼,要不然这桌牌,我不就白给你做了?这知道的人,是知道你大人不愿意这么劳师动众的,这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方辰在跟你使小性子。”

话音刚落,方辰不由分说的拖着王韬博的胳膊,朝着大礼堂走去。

众人顿时为之绝倒,甚至就连王韬博都哭笑不得,合着他连浪费个桌牌都不配了。

他活这么久,真是第一次听闻有人用这样的理由,让他参加典礼。

说实话,他内心真不打算去,可他又不能当众跟方辰这么拉拉扯扯的,毕竟成何体统,只能被方辰半拉半拽的拖着朝前走。

木雄绥苦笑了一声,对着苏爽说道:“这方总的风格,还真如传闻中的那样霸道,而且真是有点太不拘小节了。”

恐怕谁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亲眼见到,王韬博这般的一省之首,被人这样拖着走。

而且最绝的是方辰这样做,还不让人感觉到生气或者被冒犯,只是单纯的想笑而已。

他想了想,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大概是因为方辰本身地位太高,而且年龄太小。

所以胡闹一下,无理取闹一点,也不会让人产生什么反感之意。

“这位方总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还望领导能够海涵一二。”苏爽摇着头,无可奈何的说道。

他也没想到方辰竟然会这么干,不说胆大包天吧,但实在是太不着四六了。

小品妹妹的花裙魅力

“我到是没什么,不过,有这么一个女婿,你的日子未来恐怕是不太好过啊。”木雄绥揶揄道,嘴角闪烁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女婿比老丈人强到不算什么,但大部分都是女婿四十来岁,老丈人六十来岁已经退下来了,所以才显得强一点,而且强点就强点,反而挺好的。

但是像方辰和苏爽这样,女婿比老丈人强这么多,而且在苏爽四十来岁,正当壮年的时候就强了,就很有意思了。

可怜苏爽在京中年青一代的风评还是很不错的,要不然也不能四十来岁就坐到现在的位置,并且可以预见随着方辰的助力,苏爽很有可能在三五年之内再跨一个台阶。

想到这,木雄绥的神情骤然变得有些微妙,如此一来,他也不知道有方辰这么个女婿,对苏爽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对情感上来说,或许是件坏事,但从事业上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不过反正,他内心深处是不希望有这么一个女婿的。

听闻这话,苏爽的脸瞬间变成了苦瓜脸,真是心里要多苦就有多苦。

到了礼台,方辰和王韬博一左一右的坐在中间,王韬博那边则依次坐着,木雄绥,苏爽,至于说邮电部的那位,直接被挤到了最角落去。

而方辰这边则依次坐着,钟道陇,沈伟,董嘉木,郑保用等人。

而台下挤挤攘攘已经坐满了人群,除了一些与会的通信设备企业的领导,专家教授,剩下的将八千个空位,都由擎天通信的员工们占满,有些人甚至还只能搬着小板凳,坐在了过道上。

这一天虽然是华夏通信行业的盛会,更是擎天通信的盛会,是这八千多名擎天通信的盛会,擎天通信现在所有产生的的奇迹,正是他们用双手创造的。

这样光荣的时刻,自然需要他们来见证!

而且荣耀属于他们!

“这位领导,我坐这边,不碍事吧?”

擎天通信模塑分厂,二车间机修钳工,张大锤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自己身上有点油污痕迹的工作服,然后对着作为上,西装革履,留着一丝丹仁胡的中年男子说道。

虽然擎天通信的工作环境比起其他机械厂不知道好多少倍,但作为一个跟机油,黄油打交道的机修钳工,身上自然难免要有一些油污,现在身上这身,已经是张大锤洗的最干净的工作服了。

土井亮眉头微蹙,心中有些不悦,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操着口音有些异样的汉语说道:“没关系,你坐吧。”

可谁知,张大锤听了这话,不由面色一变,上下打量了麻生俊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原来是个东倭鬼子,呸,老子才不坐你旁边,晦气,恶心。”

说着,张大锤拿起屁股底下的板凳,径直又寻了个地方,并且坐下之前,还仔细看看对方是不是东倭人。

土井亮顿时勃然大怒,脸上一片赤红,噌的站起来,就想破口大骂,却被旁边的下属赶紧拉住了,并且指了指四周。

看着周围一张张看热闹,甚至有些兴致勃勃,摩拳擦掌的面孔,土井亮的脸色瞬间一白,心中的怒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得悻悻的坐下来。

这场上可是有一万多名华夏人,他要是骂一句,他大概是不可能囫囵回到东倭的。

并且不知道怎么的,他心中突然莫名多了一丝阴霾,似乎觉得未来无光,前途无亮。

不远处,显得心事重重的邬江星感觉到身边传来的异样光芒,不由瞅了一眼旁边虎视眈眈,正在看着他的擎天通信员工,没好气的说道:“我是华夏人,绿都通信工程学院的教授,04机就是我研发的。”

知道自己看错人了,擎天通信的那名员工赶紧赔笑了两声,并且连夸了04机好多句,弄得邬江星满是无奈,异常尴尬。

如果在其他公司,倒还好,在擎天通信,听到有人夸奖他04机研制的好,他总有点说不出来的别扭,甚至有种自己是在资敌的感觉。

毕竟要不是他把04机研制出来,擎天通信也不会有现在的风光。

其实他的心情比土井亮还要糟一些,之前李沂源和于大虎等人密谋的事情,金易通过下属已经告诉了他。

他能年纪轻轻的成为通信工程学院研究所的所长,并且之前也想到李沂源他们有可能会背叛自己,怎么可能不防一手,所以早早的吩咐好了金易,让金易做好内应。

但此刻,脑中臆测的东西变为现实,李沂源和于大虎这群王八蛋,真准备背叛他,投靠方辰,还是让他有种无比难受的感觉,比吃了苍蝇还恶心一百倍。

然而最让他生气的是,他的无能为力,他根本没有半点办法和力量,去阻止李沂源和于大虎这么做,也没办法阻止方辰收编李沂源和于大虎。

如果他是方辰的话,这种送上门的肉,岂有不吃的道理。

但如此一来,他的梦恐怕是真的要碎了,碎的一塌糊涂。

至于说远处,演讲台下面的记者则一脸失落的将镜头扭回了演讲台方向,他们原本还以为可以看一场好戏的。

甚至标题他们都已经想好了,《擎天通信04机顺利通过验证,东倭通信企业代表怒火中烧,恼羞成怒,出手大闹会场!》

只不过,这标题怎么看,都有点三流小报的意思。

可没办法,现在社会人心浮躁,大家就爱看这种东西,如果标题不夸张的话,就会影响他们报纸的销量。

见时间差不多了,沈伟朝着方辰和王韬博,木雄绥,苏爽等人打了个招呼,就走到了演讲台后面。

轻咳了一声,沈伟环视众人,然后满面春风的说道:“我现在代表擎天通信,欢迎各位领导,以及业内各企业领导,学院教授专家们莅临……”

沈伟吧啦吧啦的感谢了半天,苏爽也上去讲了几句擎天通信对于洛州的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

然而随着钟道陇走上演讲台,几乎所有人的神情都为之一肃,知道正戏终于算是开场了。

甚至有些人,比如麻生俊,土井亮等人在心里还期盼着,擎天通信这次验证没有通过。

当然了,他们也知道,到了这时候,擎天通信04机不通过验证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毕竟只要有一分钟没有正式宣布通过,那就有不通过的可能。

至于邬江星则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以他在华夏通信行业的能量,自然在昨天就已经知道擎天通信04机圆满通过验证的事情。

甚至要不是为了避嫌,他也是这次专家团的成员之一。

“擎天通信生产研发的04机,具有终端采用中文菜单方式,支持鼠标操作,并设计有热键帮助系统,界面清晰美观,操作方便,简单易学,计费可靠性强,准确率高,维护测试以及话务统计系统功能丰富而实用的特点,使得操作员们免去了大量的培训之苦,也减少了误操作的可能性,具有世界领先水准……”

说了最后,钟道陇环视四周,声音嘹亮的说道:“我代表邮电部专家团一直认为,擎天通信生产的04机符合国家标准,准予给予入网许可证!”

话音刚落,台下突然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冲天掌声,仿佛要把大礼堂的屋顶给掀翻一般。

尤其是那些擎天通信的员工,更是一个个脸色涨得通红,手掌拍的通红,有的甚至已经眼泪纵横!

04机的量产和顺利通过验收,其中不知道凝结了他们多少的心血,为了让04机可以尽快下线,不知道多少人为此夜以继日的辛苦工作着,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甚至十六七个小时都是常事。

特别是最近一个月,为了让04机尽快完成实验局的所有实验,有很多擎天通信的技术人员,都是在洛州邮电局打地铺睡觉的,连续几天几夜都没有回家。

真可谓是一觉醒来就干活,一天下来,除了吃饭睡觉,就剩下干活。

04机此时此刻的成功,完就是他们用血和汗水浇筑的,他们自然应该激动,也应该自豪!

钟道陇下去之后,邮电部的那位也走了上来,大谈了一番,擎天通信这么快下线04机,对于华夏通信行业的巨大促进作用,是一个里程碑的发展!

等邮电部那位下去之后,邬江星面色有些发青,脖颈上青筋微微耸起,心中更是一片死灰,说不出愤怒悲喜。

从邮电部那位刚才的话中,他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部里把04机的所有荣耀都归功于擎天通信,整个发言过程中,没有提到他邬江星一句,仿佛这04机就跟他邬江星没有任何的关系一般。

邬江星有所不知,邮电部这位,是方辰通过黄宏年的关系从邮电部请过来的,怎么可能去夸邬江星。

但念头一转,邬江星苦笑一声,这大概就是报应吧,谁让他当时在04机研究成果报告会的时候,也篇没提过擎天通信一句。

似乎擎天通信拥有51的04机所有权,压根就不存在一般。

“你要不上去讲两句?”方辰冲着王韬博小声的问道。

闻言,王韬博顿时面色一变,着实有些哭笑不得,他此时真的有点后悔来擎天通信,后悔来捧方辰这个场了。

但之前,他真不知道方辰是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苏爽代表洛州还不行吗?

还非让他去给方辰,给擎天通信唱赞歌?

这也太不要脸,太无耻了吧?

他真不知道,这要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见王韬博坚持不上去,方辰讪讪的干笑了一声,心中暗自吐槽,不上去就不上去呗,至于摆这么臭的脸色吗?

随着方辰大步流星的走向演讲台,台下不由又响起了一阵热切的掌声,对于广大擎天通信的员工来说,方辰就是他们现实和精神上的支柱,擎天之柱!

“这方总好高的威望啊。”金易不由有些吃味的感叹道。

反正,他每次上台给厂里人讲话的时候,绝对不会有这么高的掌声,也不会这么的真切。

一旁的于大虎冷笑了一声,“你要是给工人们,每个月发五六百块钱的工资,逢年过节,甚至产品下线的时候再动不动发一两个月的奖金,不对,哪怕你一个月能给工人发三百块钱的工资,你也能听到这样的掌声!”

听了这话,金易面色一变,就要发作,但却被一旁的李沂源一手按了下来。

只见,李沂源满脸希冀的说道:“等厂里成为擎天通信的一份子,厂里的工人们就能发这么高的工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