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在浴室中与方别的那次相见,薛铃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包括眼前的宁夏。

不告诉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其中绝对有尴尬的一票。

面对眼前宁夏有些促狭的发问,薛铃叹了口气:“有一点。”

“以他的性格,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来的。”

“那么秦有没有针对他设下陷阱?”宁夏轻声问道。

“如果秦真的设下陷阱,恐怕我也不会知道。”薛铃认真说道:“不过,我总感觉,秦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他只是真的想一步步让世界知道,他才是天下第一罢了。”

“如果这样的话,他必须要去挑战教主。”宁夏看着薛铃淡淡说道。

宁夏口中的教主,当然是罗教教主丁苦雨。

而今的天下第三。

并且,需要注意的是,丁苦雨同样是几乎单单凭名声当的天下第三,因为他几乎没有来过中原。

直刘海美少女森女系背带裙眉清目秀气质写真图片

但是罗教和其他名门正派又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其他地方讲究的是长幼有序,讲究的是人品武功,但是能当罗教教主,几乎唯一的筹码就是武力本身。

尽管那是一个非常久远的故事,但是当初丁苦雨继位的时候,也是将整个罗教杀了一个血流成河。

以至于骄傲如宁欢,在丁苦雨面前,都不敢造次。

“丁苦雨未必会来中土。”薛铃摇头说道。

这些天,薛铃看了很多蜂巢的密卷,对于这个江湖的了解比以前深刻了很多。

也知道为什么方别会从小那么谨小慎微。

因为这个江湖,确实要比自己最初所想的凶险百倍。

“同样的。”薛铃继续说道:“秦应该也不会去西域。”

丁苦雨不来中原,是因为他生性谨慎狡猾,绝对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主场,将优势拱手送人,但是以秦的性格,你让他远赴西域的可能性也不大。

如果不是不灭金刚舒庆刚好因为种种原因来到了江南,秦也不会将他作为自己的开胃菜。

“但是想要做天下第一,那么你至少要赢了第二和第三,否则这个第一就是自封的。”宁夏静静说道。

“当然也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别人赢了第二和第三,你再赢了别人。”薛铃在一旁说道。

“好吧,这是方别很喜欢做的事情。”宁夏笑了笑。

毕竟方别上次坐火箭,就是因为杀了宁欢。

然后再提到方别,两个人不由都有些沉默。

“对了。”片刻之后,薛铃继续说道:“我听说之所以舒庆答应和秦决斗,是因为秦愿意拿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作为交换。”

“我突然有些好奇,那就是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 舒庆手中有没有。”

“没有。”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宁夏直接说道。

看着薛铃不解的目光,宁夏接着解释道:“你已经知道了? 大悲赋乃是罗教的至高武学? 但是百年来? 包括历代教主在内,都没有人将这门武学修习成功的案例。”

“所以说这渐渐成了一门死掉的秘籍。”

“直到宁欢孤身入西域,向丁苦雨求取这门武学。”

“丁苦雨当时也不认为宁欢真的能够将这门武功练成? 所以才在一番考验之后? 将这门武功传给了宁欢。”

宁夏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用师尊和教主来称呼那两个人,而是直呼其名。

“既然这样的话? 那不是应该让更多人来尝试修炼这门武功吗?”薛铃有些不解说道:“一个人练不会? 一群人来练? 不会简单很多?”

宁夏看着薛铃摇了摇头:“道理是这个道理? 但是并不能这样做。”

“因为大悲赋的威力? 你我都曾经见过? 实在太过于可怕。”

“对于这种武功,所要做的应该是尽可能地控制,而不是尝试将其流传出去。”

“总之,目前整个罗教,掌握这门武功的在宁欢死前? 尚且有两个人? 在宁欢死后? 就只剩下丁苦雨本人了。”

“哪怕连丁苦雨自己? 只是掌握这门秘籍,自己并没有修炼。”

“而从宁欢之前的说法来看,罗教所掌握的大悲赋? 假倒是不假,但是真的存在着极大的缺陷。”

薛铃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么舒庆的武功到底怎么样?”

“舒庆的武功新的江湖榜被排在了第十,和之前相同,要单论武功的话,倒是和宁欢可能在伯仲之间,唯独不同的是宁欢是罗教太上长老,而舒庆则是罗教法王,太上长老更多是地位尊崇,在罗教中形同一方诸侯。”

“而法王则是作为教主的左膀右臂,直接参与大量的教务。”

说到这里,宁夏顿了顿:“这次法王来到江南,当然有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的缘由,但是也肯定和我与黑无脱不开干系。”

薛铃有点沉重地点了点头,确实。

想要罗教咽下这口气,可能真的有点难。

因为宁夏和黑无,最终宁欢死在了中原,牵扯出来了一大串的事故,倘若说罗教最终没有办法将宁夏黑无给带回去,恐怕真的会威望大跌,教中人心浮动。

“那么你应该指望舒庆败北。”薛铃看着宁夏:“你没有见过秦出手,可能对他如今的本事缺乏认知。”

“如果说宁欢的大悲赋是有先天缺陷的,那么秦的独尊功,却几乎接近了完美无缺。”

“方别曾经有过一个说法,就是霸秦神功其实就是独尊功的前置功法,只有修炼了霸秦神功之后,再去修炼独尊功,才会事半功倍。”

“其实我有时候也会在想,可能大悲赋也有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前置功法,所以其他人修炼起来才会举步维艰。”

“而一旦找到了这个前置功法,大悲赋才能够发挥出来自己真正的威力,而不是说像宁欢那样,只能另辟蹊径进行修炼。”

“这又有谁知道呢?”宁夏悠悠叹了口气。

“但是在罗教一直以来,都认为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才是大悲赋的前置功法。”

“所以说法王才会对独尊功势在必得。”

正在这个时候,歩撵停了下来。

薛铃看了眼前方。

“到了。”

她已经看到了远处穿着猩红喇嘛袍的舒庆。

罗教法王。

不灭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