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不过这个情况,很快就改变了。

在人人都在拍手称快的时候,网络上突然曝光了几篇文章。

并且一经发布就被许多的大V、媒体大量转载,让许多网友都是注意到了。

而当网友们注意到文章内容之后,都是相当吃惊,因为这些文章讲述了陈青龙被打的原因。

具体原因:是因为陈青龙向山区小学工程无偿供应建材,才跟人起了争端,被打的!

很多人看到这些文章,脑海里面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那就是胡说八道!

一个人混混头子,居然无偿提供建筑建材去建学校,这不是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样吗?

而且要是让其他同行知道,估计陈青龙恐怕都要被人嘲笑死了。

除非是陈青龙不想混了。

可是当随后几篇文章曝光的时候,就让很多人有些将信将疑了起来。

清纯文静妹子户外写真笑容甜美动人

后面曝光的几篇文章,都是在讲白宝山的。

白宝山手里面有陈青龙的资料。

作为老对头,陈青龙手里面怎么可能没有他的资料呢。

在收到了叶秋的通知之后,他就把资料交给了自己找来的几个记者,让他们在网上曝光了出去。

结果一下子就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这个白宝山,就是视频当中带头打人的?”

“我靠,看这个家伙黑料也很多,没想到居然这么黑心!”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这两个垃圾就是狗咬狗。”

很多人看到这些文章,对于陈青龙还是没有什么好感的,觉得之前的文章就是在给陈青龙洗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更多的信息开始出现在了网络上。

是关于白家村、长荣村、落霞村的。

第一件提到的事情,就是白宝山的采石场造成的山石滑坡,曾经差点让长荣村的校车出事滚下山崖,二十多条花儿一样的生命差一点就此消逝。

这第一件事情提出来,就直接引爆了所有网民们的愤怒。

“尼玛,简直人渣啊!”

“那些人可都是孩子,差点就都没了!”

“既然承包了采石场,那么难道就不应该注意安全吗?”

只要牵扯到孩子,谁管对错,本来还在骂着蔡雅等人的网友们,都是一致调转了枪口,纷纷对着白宝山破口大骂起来。

随后,第二件事情,也引起了更多人的愤怒。

第二件事情,就是白宝山堵住昌河施工,让落霞村村民无法正常用水。

水,就是生命之源。

一个人可以一个礼拜不吃东西,但是三天不喝水就要死。

现在落霞村断水了,这可是大问题。

凡是看到的网友,无一不是对白宝山指责和怒骂的,而且这个时候他们都在气头上,也不会去关注,落霞村用水是不是已经被解决了。

况且就算是看到了,也会觉得白宝山这种做法太霸道,太没有道理了。

第三件事情,则是讲述了白宝山承包白家村的采石场以来,每年公司的总营收都有好几亿,利润更是达到几千万。

可他这么赚钱,白家村却一点发展起来的样子都没有。

后面还配了好几张白家村的照片,整个村子显得相当破败。

这就是在打感情牌了,虽说商人赚钱,钱也来的天经地义,要不要对家乡做出什么点贡献来,也要看个人的意愿。

可是现在很多人都对白宝山的印象很差,所以看到这些内容,对于白宝山的印象很是差到了极点!

而且文章也拿渔山村作为了一个正面案例。

发展不到一年,人均年收入达到3万以上,村庄风貌更是大为改观。

再跟白家村对比一下,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让更多人,对于白宝山的印象更差了。

在这之后,白宝山的采石场用童工的事实也被披露出来。

这就是致命一击了。

一时间,网络上原本针对绿林市场和鼎盛地产的谩骂声,全部都集中到了白宝山身上!

……

宝山建材公司。

董事长办公室当中。

白宝山看着电脑上显示的几篇文章,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他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气得把手里面的手机狠狠砸到了地上,然后伸手在桌子上狠狠一推。

一阵东西碎裂的声音传来,桌子上的电脑、被子等等所有东西,全部都掉到了地上。

狼藉一片。

女秘书听到声音,提着胆子在外面敲了敲门:“白总……”

“滚!”

白宝山狠狠骂了一声。

外面立刻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就是一片寂静。

白宝山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眼睛变得血红,冷静下来之后稍微一想,他就知道这是谁做的了,不由得咬牙切齿道:“陈青龙,我要是不弄死,我以后就不姓白!”

叮铃铃!

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妈的,哪个混蛋!”

白宝山狠狠砸了下桌子,然后起身在地上翻找起来,找到了碎掉的手机,接通了电话就愤怒道:“谁?”

“我是司徒宇恒。”

司徒宇恒的声音传来。

白宝山略微清醒了点,压抑着怒火说道:“司徒里长,找我什么事情?”

“水电站的工程要先停一下。”白宝山眼睛一眯,细细一想,也知道这个时候水电站的工程最好能够停下来,而且停下来也没有什么影响,反正现在昌河那边已经被堵住了,而那些东洋人找东西和这件

事情更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停不停都无所谓。

想到这,白宝山揉了揉脸,强笑道:“司徒里长,我知道了,谢谢的提醒。”

“嗯。”司徒宇恒突然问道,“对了,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事情?”

白宝山一怔,说道:“没有。”

“好,没事了。”

司徒宇恒挂断了电话。

白宝山扔下手机,皱着眉头在办公室里面走来走去,面色阴晴不定。

过了一会儿。

“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白宝山停下来,不耐烦道:“什么事情?”

“白总。”

女秘书的声音传来:“有,有两个人,说要见。”

白宝山骂道:“我现在没心情见其他人,把他们给我赶出去!”女秘书声音有些发颤:“可是,他们说,是成老板让他们过来的,一定会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