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配色一定要黑红,不过雷克斯还是很用心的记了下来。

“对了,长官,我从九头蛇内部那里听到了一个消息,好像斯特拉克男爵在非洲重新建立了他的基地!”

“非洲?斯特拉克德属东非称帝去了吗?”费舍尔这就有些无法理解了,辣脆根基在东欧几个国家包括乌克兰都挺深厚的,就连德国这年头也开始右翼抬头了,再不济你跑阿根廷都行,跑去非洲,作死啊!

“知道具体位置吗?”

“没有具体位置,九头蛇内部也只是流传,据说斯特拉克向皮尔斯和马利克移交了部分欧洲资产,换取等价的物资支持!如果您需要,我想办法搞清楚!”

“我明白了,不过这事你还是不要掺和,安心做你的科研,这才是你的任务!”

费舍尔还想着尽快把纳米作战服弄出来,至于九头蛇,在美国他们可不敢大摇大摆的出来晃荡,而巨神的几个公开的非洲基地可都是和联军以及维和部队在一起,斯特拉克想找场子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小身板能不能扛得住联军的火力打击,非洲可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西方记者!大家丢起重火力的时候可不会顾及什么附带损伤。

再次给雷克斯拨过去10个亿的经费后,两人就结束了这次通讯,不过在挂断前,雷克斯也保证了会在成品完成制造后第一时间送过来。

………………………………………………………………

“国会将在下周二召开托尼斯塔克的武器听证会!”

等费舍尔再次回到dc时,不论报纸还是社交网络都开始长篇累牍的报道这个劲爆的消息。

十多家专业媒体几乎天天都在请专家来评析这一事件的深度内涵,而那些收了钱的专家们也就开始在节目里夹带私货,要么给斯塔克泼脏水,要么给政府泼脏水,听证会还没开始呢,网上就先撕成一片,再加上欧美民众对于政府的不信任感,差一点零元购活动又办起来了。

清丽脱俗的气质美女图片灵气逼人

就连费舍尔也没忍住,在巨神投资的报纸上以迅哥的马甲写了一篇报道。

“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自由世界最大的笑话!”

“独家揭秘,听证会背后的黑手!”

尤其是费舍尔还在文章里加了一句本消息来源于国会某华盛顿州出身的优秀议员口述。

“这是赤果果的诬蔑!”看到报告里有模有样的分析指出汉默工业将获得斯塔克技术进行大批量生产这样的文字后,贾斯汀汉默本人就像被捏到痛脚一样气急败坏了起来。

“那家媒体怎么敢,耗跌油,给我封杀他们!”

“先生,这恐怕不行!”手下为难的互相看了看。

“我们调查了这家报纸,他们的主编是个犹太黑人变性女同,上过阿富汗战场,拿过勋章,现在在s和非死不可上是个女权博主,我们如果动她们,很容易被喷种族歧视的!而且,这样的媒体敢这么说话,背后肯定有大鳄在支持!”

“这些狗(哔哔)的黑(避避),当初林肯(哔哔)给了他们(哔哔)的自(哔哔)!”贾斯汀暴躁的将桌上的杂物一扫而空。

“我这是为了这个国家,怎么就没人能懂呢!快去联系斯特恩议员,我们必须反击!”

………………………………………………………………

“你要辞职?为什么?”凯特诧异的看着自己面前娜塔莎和桌上的辞职报告。养的奶牛还没开始产奶就要跑路,这不好吧!

“因为我家里的老祖母病重,我必须得赶回去照顾她!”娜塔莎摆出一副悲痛的样子,心里却在疯狂的喷自家的局长,眼看自己都快进入巨神的核心层了,你又让我辞职不干,去斯塔克工业潜伏,美其名曰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

“病重?那你可以把她接到康奈尔医院啊!或者去伊拉克的首都医院,这几所医院都是我们的合作医院,尤其是巴格达的首都医院,那里有非常好的疗养院,老人家会得到非常好的照料的!”凯特直接拿过电话准备摇人,如果娜塔莎说的是真的,专机直接就能从她家直飞伊拉克接人去看病。

“啊,这个,还是不麻烦公司了,老人家大限已至,就是希望我能陪陪她,我这段时间也攒了一些工资,还能带着她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说着,说着,娜塔莎还挤出来几滴眼泪。

“这!”凯特一看对方微微抽泣的样子,感觉也不像是假的,毕竟特工也是人,谁家没有个什么急事呢!

“好,那你下午就可以去财务把工资结一下,这份工作我给你留着,等你料理完家里的事之后,再来上班!”

“嘶!”这下轮到娜塔莎不好意思了,这么好的老板属实难找,不过只是小小的愧疚了一下后,娜塔莎就恢复了平静,职业所迫,以后再说道歉吧!

娜塔莎的动作很快,一天之内就处理好了收尾工作,然后就提着行李坐着飞机去了阿拉巴马州,毕竟她说自己的老家在那里。

抵达了阿拉巴马首府后,娜塔莎转头又进了一趟机场的厕所,等她再次出来后,她又换了一套行头和身份,然后就踏上了去纽约的登机口。

“走了?”费舍尔回到公司才发现自己养的鱼没了,于是他把罪魁祸首抵在墙上。

“女人,你成功的惹火了我!”

“没发烧啊!”凯特伸出手,摸了摸费舍尔的额头。

“说正事,你怎么让那家伙跑了,还给人家发了一笔遣散费?我就这么像冤大头啊!”

“但是,她的样子不像假的啊!”凯特眨着大眼睛,很不好意思的看着费舍尔。

“人家可是最会演戏的特工!你啊,下次开安会议的时候,你第一个发言!”

“那现在呢,把钱追回来?”

“不,过几天我们去纽约找斯塔克!”费舍尔带着坏笑说道。

只要我不尴尬,那么到时候尴尬的就是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