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早已准备好的服务人员如贯鱼之次般,把菜一一端了上来。

奢靡!

看着面前三四十道,并且一道比一道精致的美味佳肴,方辰着实有种琳琅满目的感觉,甚至有点挑花了眼,不知道该怎么下口了。

再看看这空旷的,雕龙附凤的大殿,他和李小华仅有的两位食客置身于其中,着实感觉自身的无比渺小。

然而方辰最重要的感觉,还是奢靡,仿佛真的置身于古代,高官显贵的生活当中,当年和珅,和中堂吃饭,也莫不过如此了。

“李总,是在是太客气了,两个人弄这么多菜,这那吃的了。”方辰说道。

李小华摆了摆手,“吃不了就吃不了,无所谓的,别说方总来了,就是我一个人吃饭,也是这么多菜。”

方辰不由的眼睛一眯,心中忍不住掀起了一丝波澜,他本以为两个人吃这么多菜,就已经是太奢靡了,可谁知道李小华平日里就是这么吃的。

“我这人就是这毛病,每次吃饭都不知道该吃点什么,所以索性就让厨师多做一点,说不定碰上那道菜今天特别合心意了,就多吃一口。另外我还有一个规矩,不管这菜今天觉得多么好吃,一顿就吃三口,超过了就不吃,所以菜就必须要做得多一点。”

“而且我这菜单每天都要更换一两道菜,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吧,除非我特别嘱咐,要不然这一桌子的菜都能换掉。”李小华看着方辰的微变的脸色,笑着说道。

不过李小华话里面,虽然说自己这是毛病,但是从其神情来看,却是有些得意。

方辰着实无言以对,只得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这世间要评美食家,李总定据其一。”

琳妹子甜美又粉艳

说实话,方辰觉得自己在莫斯科大酒店吃的已经够奢侈了,但是跟李小华比,瞬间被秒到了十万八千里去。

平时里,和他吃饭最多的就是吴茂才。

一般来说,在就他们两人的情况下,不说菜的好坏,就单说数量,最多也不会超过四个菜,而且每次吃完饭的菜汤,吴茂才都一定拿面条或者馒头给沾干净才行。

像李小华这样,一个人,一顿饭吃三四十道的,方辰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算是开了眼。

方辰心中苦笑,他现在真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华夏首富吃饭的吃法,跟李小华这位前华夏首富相比,他这个现任华夏首富真是有点羞于见人的意思。

方辰现在真是感觉到自己算是穷苦人家出身了。

不过一个人一活法,李小华有钱,觉得这样吃饭没问题,那就这样吃吧,反正他觉得两个人四道菜也挺好的,用不着改变。

李小华有些得意的说道:“方总缪赞了,美食家万万当不得,吃家还差不多。”

“来尝尝这天香鲍鱼,这是满汉席的御菜之一,并且天香鲍鱼源自明朝皇宫御菜,然后清代御膳以完整保留并提升,如果算起的话,距今至少五百年的历史,而且我还让厨师对这道菜做了改良,用的是硇洲鲍鱼的八头鲍,吃起来肉质细嫩鲜味浓郁。”李小华笑了笑,然后用筷子给方辰夹起了一只鲍鱼。

方辰咬了一口鲍鱼,满嘴流汁,又夹了其他的菜,他真的不得不说,这些菜的味道着实不错,鲜香可口,虽然不知道国宴厨师是什么水准,但想也就是如此了。

不过,他在地坛公园跟着苏妍,着实没少吃东西,肚子到现在还是毫无半点饥饿之意,简简单单的吃了一些,喝了点茶,也就停下了筷子。

李小华见状微微一笑,就命人将满桌子,没动几筷子的菜给撤了下去,然后再换上了一套茶水。

看着这渺渺升起的青烟,方辰和李小华突然就沉默了,都知道接下来要谈正事了。

过了几分钟,李小华清了清嗓子,“方总看下这个,看完咱们再谈。”

说着,李小华递给了方辰一份文件。

方辰打开文件一看,这是一份土地承包开发的文件,但一看到上面写的总标的价格,不由眉毛微微一挑,有点被惊到了。

这总标的上,赫然写着十亿一千三百多万美元。

沉默了几秒钟,方辰抬起头,然后径直把文件还给了李小华,并且说道:“李总,这玩的实在是太大了,恕我无能为力。”

开什么玩笑,这是疯了吗,征地都要花十亿美元,这马来西亚的土地,是镶金子了?

二百多公里,十亿美元,等于说一公里的土地征收成本就是五百万美元,二千多万华夏币。

征地一公里花二千多万华夏币,这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这两千多万,别说现在了,就是2018年,征地都用不完,甚至放到千禧年,两千万华夏币也足够修一公里的高速公路了,而不仅仅只是征地。

他此时甚至都产生了一个念头,李小华这是故意要骗他的钱,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征地费用。

不过念头一想,方辰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李小华除非真是疯了,得了精神病,要不然绝对不会拿这事骗他。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也不是傻子,李小华这骗局也骗不了他啊。

但即便这是真的,可要是拿十亿美元来征地,这买卖他也不玩,真玩不起。

这跟他之前想象的,实在是相差太远太远,他本来以为整个项目,六七个亿美元应该也就到顶了,现在可好,仅仅征地就要花十亿美元,那么剩下的建设费用又要多少钱?

虽然他没干过高速公路,但毕竟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怎么也知道,住房这一块是土地比房子值钱,土地的成本要占住房建设总成本的百分之七十。

而在高速公路可就要反过来了,建设费用是大头,因为高速公路本身的特殊性,其中材料费用就要占到了一半,剩下的就是一些支付工人,机械,测量,设计等等乱七八糟的费用,土地成本连百分之三十都占不到。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十亿美元土地成本来计算的话,这高速公路的整体建设费用,至少需要三四十亿美元,假如再有点隧道,桥梁之类,总建设成本说是在四十亿美元以上,丝毫也不奇怪。

他现在手中所有的钱,加起来到也差不多有四十多亿,但关键他手上的钱是以华夏币来计算的,这跟美元有五点多倍的汇率差。

可以说,他把所有的流动资金都砸进去,也就只能相当于总建设费用的五分之一而已。

然而最关键的是,他疯了啊,把自己所有的流动资金都拿出去,去马来西亚修什么破高速公路。

再者,他自己也需要钱,交换机和bb机项目,这都是需要前期大量资金投入的东西,更别说他还想弄dvd。

所以他这四十多亿自己花还感觉不够,还要想办法去找钱才行。

他之前以为总投资一共就六七亿美元,而李小华差的口子,应该也就了不起两三亿华夏币而已,毕竟修路又不是非要一下子把钱花出去,只要前期费用能攒够就行了,其余的慢慢说也不迟。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真有什么大赚头,他帮帮忙也不是不行。

可现在,四十亿美元的项目,他真是沾都不想沾,生怕沾上去之后,把自己弄掉进去。

就不说什么其他乱七八糟,很有可能发生的风险了,就说一条,高速公路的投资资金不够了,李小华就指着他投钱,那他是继续投钱,还是不投钱。

不投钱吧,之前的投入部打了水漂,投钱吧,又有更多的资金投进了这个无底洞。

更别说,他的钱还有用。

所以,方辰想都不想,直接就拒绝了李小华,这生意太大了,他玩不起。

“方总,先别急,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提出来,咱们再谈谈。”李小华不急不躁笑着说道。

方辰眉头微皱,不知道李小华这装的是什么蒜,他就不相信李小华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李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就这征地费用我都闹不明白,这马来西亚的土地上是镶的有金子?还是什么,怎么能这么贵?能告诉我现在国内一公里高速公路的修建费用是多少吗?这一点我相信李总是知道的。”方辰毫不客气的问道。

李小华微微一笑,“方总别急,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就拿沪嘉高速来说吧,沪嘉高速总投资是23亿,高速公路长16公里,如果再算上两端入城连接线,长205公里左右,如此算来,每公里修建成本是1120多万。”

方辰眉毛一挑,每公里1120多万,比他之前想的每公里**百万到是高了不少,但无所谓,这点差距不碍事。

“那李总,请告诉我,为什么马来西亚一公里的征地费用就要两千多万?”方辰问道。

“因为那里的土地的确是镶金子了,黑金!”

李小华郑重其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