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从赶尸门离开之后,林君河便一直呆在这山洞之中闭关潜修。

直到今天,正好是第七日。

而他,明显也有了巨大的收获。

随手一翻,林君河的面前,便出现了一个足有半人高的巨大炉鼎。

这炉鼎通体呈现赤红之色,而在炉鼎的边缘之处,还有九天金色神龙围绕。

这,便是林君河前世的本命法宝,九龙鼎。

那日,取得离火精金之后,林君河便感觉体内一阵火热,九龙鼎的残片,居然真的透体而出。

这几天,他便用九龙鼎的残片,融合那离火精金,兽王鼎,还有金尸的残骸,按照自己的记忆,重新炼制出了九龙鼎来。

只可惜,现在的九龙鼎,只是徒有九龙鼎的形罢了。

前世,九龙鼎是半步帝器的存在,只等林君河突破仙尊桎梏,成就无上仙帝之位,便可晋升为帝器。

虽然不是帝器,但它也已经是玄界大陆之上屈指可数的强大存在了。

雪地中碧眼如珠的异国少女

星河大地,都可压碎。

仙王级别的存在,在其面前都要跪伏,俯首称臣。

“不过,好在残留下的是九龙鼎最为核心的存在,大部分重要的阵法,都是纂刻在其中的。只要日后不断的寻找到各种天材地宝,迟早能将其修复,让其种种功能重新发挥出来。”

林君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便收起了九龙鼎。

九龙鼎,在上一世,就绝世不凡,而这一世,自己绝对会让其再次辉煌!

“除这九龙鼎之外,最大的收获,便是终于修炼成了这离火之躯的第一步。”

林君河喃喃自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而后便朝着山洞外走去。

他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金色光芒,远在百米之外的一株古树,便迅速的燃烧了起来。

转眼间,便直接化为了飞灰。

“这离火之躯,也未免太霸道了,我这不过是初成罢了,就有如此威力?”

林君河看着百米之外的古树飞灰,也不由得有些惊讶。

这离火之躯,便是五行衍天决之中的炼体之法之一,为火属性的至尊之体。

根据功法上的描述,练到极限之后,一个眼神,便能焚灭一个星球,真正的能够焚尽苍穹!

本来,林君河并没有如此之早修炼这炼体功法的打算。

只是,在炼制九龙鼎的时候,九龙道火与九龙鼎还有离火精金相交融之时,居然发生了异变。

恐怖无比的海量灵气泄露而出,简直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情急之下,林君河才会选择吸收这股灵气,借助九龙道火与离火精金尝试修炼。

没想到,居然真的成了。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离火之躯,居然如此的霸道,当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此行倒是收获颇丰,不过,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收起了脸上的兴奋之色,林君河便朝着印象中赶尸门的方向赶了过去。

……

江州。

楚天行坐在办公桌之后,脸色阴沉的可怕。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这位老板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却没方向,此时的楚天行,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他并不是心情不好,而是处于极度的惊恐之中。

因为,他收到了一个消息。

隐杀的人……失败了。

而隐杀,整个组织,都被一个神秘人给抹除了。

“肯定……肯定是那小子干的,怎么办……他居然这么强,完了,完了,少宗主马上就要出关了,到时候,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楚天行喃喃自语,他的脖子上青筋暴起,明显整个人正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白衣白发的老者,从外缓缓而入。

“楚天行,少宗主对,很失望。”老者淡淡开口。

楚天行才一看到他,直接从办公桌后冲了出来,跪倒在地:“老祖,求救救我,老祖……我……我一定会把默心给带来的,不管用什么办法!”

“这个废物,还有脸给我保证什么?”老者脸色一沉,直接凌空对着楚天行伸出一手一按。

顿时,楚天行便感觉到了一阵窒息的感觉。

自己的意识,正在快速的模糊。

“老祖……老祖……饶……饶命……”

楚天行捂着自己的脖子,挣扎着出声。

“哼,废物!”老者摇了摇头,瞥了楚天行一眼:“看在楚默心的份上,这次暂且不杀。三天,我再给三天,那个男人要死,楚默心也必须送到我的

面前来。”

说罢,老者也不顾楚天行答不答应,直接大袖一挥,直接把楚天行横扫出数米远,而后一脸淡漠的离去了。

而楚天行,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整个人已经接近崩溃的状态了。

“林君河……林君河……我必须要杀了他!”

楚天行咆哮出声,而后找来了楚逸尘,与他进行了一番密谈。

“什么?不行,二伯,这会毁了我楚家的!”楚逸尘听到楚天行的话之后,激动的直接蹿了起来,惊呼出声。

“不这么做,,我,还有楚家,都要一起完蛋!”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楚逸尘听着,只感觉手脚一阵冰凉,看来,这次也只能是背水一战了。

林君河……都怪那个混蛋!

他……必须死!

……

之前的赶尸门,早就已经被林君河夷为平地,彻底的不复存在了,成为了一片残骸废墟,只能从地面上的青石板与仅存的一些城墙残骸,看出一些这山寨原本宏伟的模样。

林君河来到赶尸门废墟的时候,早就已经有人在此等候了。

看到林君河出现,那人也明显的松了口气,正是唐紫苑。

“怎么就一个人,陈子衿呢?”林君河有些奇怪的问道。

以陈子衿的性格,应该会亲自来接自己才是,没想到却没见到她的身影。

“出事了。”唐紫苑一脸的凝重。

而林君河则是一皱眉头:“怎么回事?她怎么样了?”“子衿姐倒是没事……出事的是才对,知道么,主人,现在整个山城,因而来的杀手,超过了整整三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