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范镇定自若地道:“某现在已非大司农了,刚刚改任骁骑将军,奉太后懿旨,出城前往邙山军营接手骁骑营事务。”

司蕃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前任的骁骑将军曹演听说可不是什么善角色,如今竟然攻取了大夏门,桓公孤身前往骁骑军营,或恐遭遇不测,依卑职之见,不如等几日看看,待局势稳定之后,再前去赴任不迟。”

桓范晒然一笑道:“无妨,曹演再蛮横,也不过是大魏的臣子,难不成他还敢抗命不遵?某既奉太后懿旨,理当为朝廷效命,你还是速速开城,不可延误本官赴任。”

司蕃面露出迟疑之色,道:“卑职亦是奉上司之令,把守城门,无上司的谕令,不得打开城门。”

桓范道:“你上司乃是何人?”

“城门校尉郑谦。”

桓范冷冷一笑,喝问道:“区区一个四品官员,也敢肆意地发号施令,难不成他还要凌驾到太后之上吗?某到要来问问你,是郑谦的命令大,还是太后的懿旨大?”

司蕃脸色陡然一变,额头上顿时地冒出冷汗来,太后那可是天子的母亲,地位尊崇,城门校尉如何能比得了,自己如果一言说错,那可是犯着大不敬之罪的,他连忙地道:“当然是太后的懿旨大了。”

桓范冷哼一声,道:“算你还识相,如果你今天抗旨不遵,拒开城门的话,待某回禀太后,你一个小小的城门令,恐怕也就当到头了。”

司蕃脸色惨白,他以前在桓范的手下当差,确实了解这位爷脾气可不普通,他如果说敢告到太后御前,那还真有这种可能,到时候太后一怒,自己小命难保啊。

“是是是,桓公您说的是,卑职错矣。”

桓范急着出城,自然不可能跟他多废什么话,当下催促道:“既然知道错了,那还不打开城门?”

红衣俊俏美女小紫唯美写真

司蕃这回可再也不敢推诿了,当下令人立刻打开城门,放桓范出城。

桓范一抖缰绳,踢了一下马腹,纵马出城,司蕃毕恭毕敬地跟在后面,将他送到了城外。

桓范出城之后,回头朝着司马蕃一笑道:“孺子可教也,如今司马懿在城内叛国作乱,你不如随某前去投奔大将军,总比你在这里当个小小的城门令强上百倍,如何?”

“啊?”司蕃惊得是目瞪口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正所谓神仙打架,小人物遭殃,他只是奉城门校尉郑谦的命令来守卫城门,像司马懿造反的事,还真不是他们能知道的,如今听桓范如此一说,他才隐隐地发现自己竟然会卷入到一个可怕的政治漩涡之中,如果桓范所说的属实,那他横竖是个死啊!

桓范看他这副表情态度,哈哈一笑道:“你是烂泥扶不上墙了,罢了,老夫去也!”说着,桓范打马如飞,直奔高平陵而去。

┈┈┈┈┈┈┈┈┈┈┈┈┈┈┈┈┈┈┈┈┈┈┈┈┈┈┈┈

此刻的高平陵,曹爽一干人陷入了愁云惨淡之中。

洛阳城突发变故,他们也是在午后才得到的消息,当时祭祀的典礼刚刚结束,曹爽命令将曹芳送到临时的行宫休息,自己则是兴致勃勃地招呼曹羲和曹训上山打猎。

由于高平陵一带是先帝的陵墓,朝廷派专人在此看管,禁止樵夫砍柴和猎人打猎,所以这一带的森林特别的茂密,野物众多,正对喜好打猎的曹爽的胃口,所以他才非常好兴致地唤来自家的兄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就在曹爽骑马紧着追赶一匹大鹿的时候,这时洛阳那边的急报传了过来,当时曹爽还很是不满,认为信使赶来的太急,把他的猎物给吓跑了,准备令人鞭打信使一百鞭子的,幸亏曹羲在旁边劝说了一番,曹爽这才作罢,拆开信去看。

刚看了几行字,曹爽顿时两眼发直,如泥胎木偶一般傻掉了。

曹羲急问何故,曹爽半晌才道:“司马懿——反了!”

曹羲大惊失色,连忙接到信来看,顿时也是脸色惨白,神色大变。

当初桓范一而再而三地提醒,曹爽不以为然,今天终于是得到了验证,司马懿果真发起了叛乱,封闭了洛阳城门。

“李胜,李胜何在?”曹爽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是大叫起来。

曹爽兄弟打猎的时候,何晏、丁谧、邓飏、李胜、毕轨等人就在山下候着,曹爽既然唤到了李胜的名字,自然有人下山去传唤李胜。

李胜虽然改任了荆州刺史,但此时还未到荆州赴任,他原本也是准备着等高平陵祭祀结束之后便走,此刻听曹爽召唤,还以为有什么好事临到头上,兴高采烈地上了山,来到了曹爽的面前。

“公昭,你年前不是曾探望过司马懿吗,还说司马懿老眼昏花头脑糊涂病入膏盲行将就木?”曹爽一见面劈头就问。

李胜有些莫名其妙,他当时正是奉了曹爽的命令前去探视的司马懿,当时在司马府中的情形他回来之后,也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曹爽,可现在曹爽旧事重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唯,此乃卑职亲眼所见,确实如此。”

“好一个亲眼所在,这就是你亲眼所见的结果!”曹爽怒火中烧,一抬手,把那封奏报直接就扔在了李胜的脸上。

李胜惶恐地拾起信来,看完之后,也是大吃一惊,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我亲眼看到司马懿话都说不清,病得快死了,可他居然……”

曹爽余怒未消,曹羲劝道:“大哥,我们都被司马懿那老匹夫骗了,这老家伙,最擅长的就是装病,是我们太大意了。”

曹爽长叹了一声,脸色黑得如锅底一般。

出了这档子的事,打猎肯定是打不成了,曹爽回到行营之后,便将所有的心腹亲信集中起来,共同来商议对策。

闻讯之后,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这事发生的太突然了,让所有的人都是措手不及。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