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纪之前,中医曾经一度饱受争议,而且,中医曾经还被看成是伪科学。

的确,相对西医来说,中医根本就没有那么立竿见影的效果。

凰三这个中国通,此时就开始拿中西医之间的差别说话:“我读了不少典籍,觉察到中西医之间最大的不同,小云云你愿意听一听不?”

方云心中一动,含笑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连中西医都有研究,说说你的高见。”

此时,就连莱达姆、忠哥等人也不由齐齐睁开了眼睛,看向凰三。

凰三咳嗽两声,正容说道:“我认为,西医擅长治标,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艾玛讶然说道:“难道这样不对吗?”

凰三扫了艾玛一眼,接着说道:“但是中医,则擅长治本,治病讲究找到病源,还真的不一定头痛医头,极有可能会头痛医脚!”

艾玛不由张大了嘴巴,觉得不可思议。

方云倒是点点头说道:“中医的确极重病理研究,比如说,黄帝内经就认为,病理生于阳者,得之风雨寒暑,生于阴者,得之饮食、居处、阴阳、喜怒……头痛的原因极有可能乃是阴阳之气失调,有的时候,泡脚就能有效缓解头痛。”

萨尔米耶轻轻感叹一声:“东方华夏的传承,真是博大精深,神秘无比,今日又涨姿势了。”

莱达姆则看向凰三问道:“小三,你此时说中西医的区别,什么用意?对破阵有什么帮助吗?”

长发气质美女周末公园休闲写真

凰三点头说道:“嗯,应该会有些启发吧,方云,你是正统华夏传人,首先学习的就是道宫幻方,哪怕你后来掌握了大西洲的矩阵知识,但有一个特殊的习惯,你始终不会变,而这种习惯就类似中医的特质一般,根植在了你的骨子里边。”

方云心中一震,已经明白了凰三的意思。

忠哥是个忠厚人,还没大听明白,不由憨厚地笑笑说道:“不要打哑谜,给来点直接的干货。”

凰三笑了:“忠哥,我的意思那么明显,你都没听出来,真是服了,我就是说,方云在遇见远古大阵的时候,总是习惯性要搞清楚阵道原理,不搞懂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这道理就跟中医治病,总是去探究病理是一个意思。”

忠哥更加糊涂地来了句:“这不对吗?我觉得这样更好!”

方云笑着说道:“不是不对,而是太累。”

凰三嘎嘎笑了起来:“知道中医为何会没落吗?道理很简单,就是太高深了,普通人很难完全掌握,能够将其学到极致的,只有极少数大师,所以,在实际生活中,中医疗程较长,治病的效果反而不如简单快捷的西医。”

方云看着凰三,轻声说道:“所以,小三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可以不用弄清这两座大阵运行的原理,只需找到办法在不触动大阵的情况下,抽出玄鸟之羽即可?”

凰三肯定地点点头。

方云笑着说道:“明白了,小三你的思路,应该有极其积极的一面,这样吧……”

顿了顿,方云含笑看着同伴们,轻声说道:“你们都可以帮助小三开动脑筋,看看有什么办法,能从戒备森严的看守所内,带出被敌人挟持的人质,我则继续研究其阵道原理,我们齐头并进,最终再来一起商讨可行的行动方案。”

其他人齐齐说好。

凰三大声说道:“慢着,慢着,那种开动脑筋,只要你们去大胆假设就好,我也思考思考这阵道原理,毕竟,要搞小动作,也要知己知彼,才能效果更好。”

方云含笑点头,弯下腰,继续跟凰三一起,在黄沙地面上,勾勒阵法,认真思考。

九鼎是立体构造,其上绘制山河社稷,构成一股能吸收先天灵气的大阵。

而后天八卦阵图,则是绘制在玄鸟背上,以玄鸟之背还有那些帝陵的位置所构成的一座后天大阵。

先天后天,好似天地交泰,合成一个整体,阴阳平衡,自动吸取天地灵能,循环不休。

青铜古尸,就是在九鼎和八卦吸收的天地灵能滋养之下生成的强悍生灵。

九鼎之上有九州之像。

八卦阵中有阴阳二气。

一旦触动阵法,则九州风雷动,大阵爆发,整个玄鸟之背,顿时都会笼罩在一片雷霆火焰之中,直到消灭掉外来入侵者,阵法才会安静下来。

这两座远古大阵,不知出于谁之手笔,极有可能乃是大周那一代大能的集体智慧,当然,其中主阵者,应该就是姜尚姜子牙或周武王。

封神者!

大周开国君主!

大阵怎么也跟他们两人脱不开关系。

两人代表了当时最强的阵道之力,皇道气运之力,堪称是天命所归。

以大商之力,天命玄鸟之能,依然被封印虚空,可以想象得到他们的强大。

以方云现在的阵道之力,短时间之内,也只能推导出大阵的基本原理,要想完全弄懂,还必须长时间观察和推算。

良久之后,方云再次跟凰三和同伴们会商的时候,同伴们果然开动脑筋,提出了各种奇葩的得到玄鸟之羽的方式。

比如说,偷。

在并不惊动大阵的情况下,把玄鸟之羽偷出来?

这种方式可不可行,同伴们并没思考,只是表示,或者可以这么来。

比如说,远程阻击。

老远老远的,把那根玄鸟之羽给打下来。

只要玄鸟之羽能掉落殷墟,到时候大家跑去殷墟把它捡回来就好。

还比如说,震!

忠哥以为,玄鸟之羽也是鸟的羽毛,只要力量够大,就能将其从玄鸟身上震松动,搞不好就会掉落下去。

忠哥提出这个建议,应该是有理而发,他得到了神象之力,得到盘庚传承,极有可能就有践踏类的神通,能够形成极强的地震波,是故提出此法。

……

诸如此类脑洞大开的奇思妙想,就像面条机一样,从同伴们嘴里不停地冒出来。有些方式一看就行不通,但也有些提议颇具建设性。

比如说,偷!

这是艾玛提出的办法,她觉得,要想救出被敌人围困的人质,最好的办法就是潜入敌人内部,将人质平安偷回来。

艾玛的提法相当粗糙,没有任何建设性。

但是凰三在她的基础上进行了引申,却变成了或许可以一试的办法:偷梁换柱!

方云也觉得,这种办法,或许真的可行。

偷梁换柱,就是暗中玩弄手法,以假代真,以劣代优。三十六计之中,第二十五计,就是偷梁换柱。

偷梁换柱:阵有纵横,天衡为梁,地轴为柱。梁柱以精兵为之,故观其阵,则知精兵之所有。共战他敌时,频更其阵,暗中抽换其精兵,或竟代其为梁柱,势成阵塌,遂兼其兵。并此敌以击他敌之首策。

得到凰三提醒,方云不由眼前一亮。

两座远古大阵自成体系,循环天成,哪怕是弄懂了阵道原理,只怕也很难完全破去此阵。

但是,如若并不立意要破阵,而只是将一根玄鸟之羽偷梁换柱出来,那么难度一定要小上许多。

顺着这个思路去思考,方云逐渐找到了办法。

偷梁换柱的关键,是要整出一个能够以假乱真的假货来。

也就是说,方云必须找到玄鸟之羽的替代品,并且在其上刻绘出同样的八卦阵图,在关键的时间点上,用其将玄鸟之羽给替换下来。

这种替换只要完成,哪怕只能坚持一刻钟以上时间,也足够方云带着同伴从殷墟帝陵之中平安离开。

只要拿到玄鸟之羽远遁了,殷墟帝陵再怎么九州风雷动,都关系不大了。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也相当艰难,方云必须把这儿的后天八卦阵图吃透八成以上,必须刻绘出一模一样的高度仿真的伪阵图。

同时,方云还必须有极强的炼器水平,能够炼制出一根假的玄鸟之羽来以假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