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水镇在大山环绕之中,景色宜人。

镇墙建筑也都是青石构成,仿佛与整座大山合为一体。

镇中与镇外衔接着数条河流,这都是应水百姓的生存之本。

而在某座山头上,能够凭高空而俯瞰整个应水镇的地方,站着一位青袍老人。

说是老人,其实也算不上多老,至少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只有七旬以上的高龄才能勉强看出老态。

青袍老人虽然有些像是刻意的颓废,但脸庞上并没有多少皱纹。

而他不是别人,正是离宫剑院的院长,修行臻至五境的大能,薛忘忧。

“让他以承意下境的修为杀死一位接近巅峰的承意高手,是否有些过了?”

一道清淡的声音并不是很突兀的出现在这座山头上。

至少对于薛忘忧来说,并不突兀,他甚至没有回头去看,只是淡淡的说道:“李梦舟和剑院的每一个弟子都不同,世间存在过许多看不见气海的人,但只有他成功踏入了修行路。”

“他的气海被人所封禁,并非是资质不足才看不见,打破禁制的方法有许多,但目前最适合他的便只有面对致死的绝境,才能凭借无尽的潜力冲破那道禁制。”

出现在薛忘忧身旁的人却是江听雨。

白嫩水灵居家美女温馨俏皮写真

他看着应水镇里的那一幕,轻声说道:“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尝试,弄不好,他会死的。”

薛忘忧沉默了一下,说道:“他是你亲自送来离宫的,想必你比我更加了解他,是因为你觉得他应该学剑,或者是他本来也只愿意学剑,而我离宫剑院便是在姜国唯一能教他学剑的地方。”

“既然身为剑修,便不能有所畏惧,不能因为或许会死,便不去做。”

江听雨说道:“他是你离宫的弟子,如何教导他,自然是你的事情,但你自己也并不能确定,所以这就变成了一场赌博。我把他送来离宫,是希望你能够教导他,而不是让他去死。”

这番话虽然很平淡,但薛忘忧能够听得出来,江听雨有些生气。

他想了想,说道:“李梦舟有很大的可能是不二洞的第七名弟子,若不能确信这一点,你也不会如此关心他。我大约知道一些你跟不二洞存在的渊源,尤其是跟那个人曾经并肩作战的情义。”

“或许李梦舟是那个人留在世间唯一的见证,你想要保护这个少年的心情,我很明白。虽然这是一场赌,但如果什么都不做,李梦舟变强的道路就会很艰难,甚至可能一辈子也就停留在承意境界。”

“如此一来,他便没有能力活在都城里,区别也只是早死晚死罢了,毕竟你也不可能永远保护着他。”

江听雨默然不语。

薛忘忧轻叹一口气,说道:“只希望我能赌赢吧,李梦舟没有你认为的那么脆弱,他变强的意志很坚定,绝不会如此轻易被打垮。”

应水镇里的某条街上,裴府的府门外。

夜空星辰闪烁,皎月高悬。

照耀着那衣袍破烂浑身血迹斑斑的少年。

他的意识昏昏沉沉。

右手处在下意识中的握住了身后背着的醉梦剑柄上。

剑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他刺痛的近乎麻木的躯体多了一些暖意。

这一抹暖意让他暂时忘却了疼痛。

他的脑海中似乎变得一片空白。

身上的鲜血已经不再流淌,或者是流淌的不再那么恐怖,是因为他的血已经流的太多了。

换作普通人早该是一具尸体。

意识在无尽的黑暗中穿梭。

仿佛过去了很久。

又像是在这过程中陷入了某种回忆。

一些对他来说记忆深刻的画面,在黑暗中突显光明,一一闪过。

那是一座山门。

山上风景秀丽,却很少见到人影。

那是一座坟地。

在孤独的恐惧里徘徊,直到某个人的出现。

那是一座战场。

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同龄少年和少女在相互厮杀,相互夺食。

那是一座乐园。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欢愉的笑颜,相互问候着家长里短。

那是黑暗与光明。

那是一个握着剑的少年。

李梦舟睁开了眼睛。

他看见了自己的气海。

那如荒漠一般死寂的气海。

而在万里埋沙的荒漠里,突然出现了一些变化。

那是一抹绿意。

是一片渐渐浮出的绿洲。

是一片水洼。

随着时间的快速流逝,水洼里的水越积越多,渐渐的变成了小湖泊。

李梦舟朝着远方眺望。

湖泊并非是最终的模样。

湖泊里的水在翻腾,越来越湍急,然后变成了一条奔腾的江河。

江河绵延覆盖整片荒漠。

但李梦舟觉得似乎哪里还存在些问题。

这种感觉很突兀。

但是看着气海中的变化,始终有一种别扭的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

江河又出现了改变。

数不尽的河水像是要淹没这片荒漠,翻腾的水流直达天穹。

而天穹开始扭曲。

像是水流在涌动。

随即,倾盆而下。

天上的河水覆盖了荒漠的每一个角落。

蓝盈盈的仿若晴空万里。

李梦舟站在唯一能够下脚的岸上,左右眺望,惊讶的看见了一片大海。

海洋无边无际。

仿佛永远也找不到彼岸。

李梦舟便像是海洋里的一扁小舟,渺小的忽略不计。

他茫然无措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我看见了一片海?”

他突然觉得脑袋有些刺痛。

然后脑海里出现了一本书籍。

那并非真的是一本书。

而是他想象的一本书。

是刻在脑海深处的记忆。

书的名字叫做——《蚕灭卷》。

缓缓打开的书面里原本模糊的字迹,变得无比的清晰。

月黑风高时。

裴如玉手持染血的长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缓缓的笔直刺出。

眼看着这一剑便可结束那少年的生命。

他的嘴角也挂起了一抹笑意。

然而在下一瞬间,异变陡生。

他的神情僵硬住。

李梦舟抬起了头。

乌青剑静静地躺在他的脚下。

而他的右手中却还握着一柄剑。

名为醉梦的剑。

他的眼睛里闪耀着前所未有的光亮。

与原本那奄奄若死的模样大相径庭。

这异样的目光,被裴如玉注意到,心中瞬间涌起强烈的不安,像是有什么危险即将出现在他的身上。

李梦舟很平静的看着裴如玉。

但他握剑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虽然很多原因是他的身体状况,但更多的还是体现在他内心的激动和兴奋。

因为他已破境。

从承意下境破入了上境。

他看到了《蚕灭卷》上的字。

虽然未能看。

但他成功开启了《蚕灭卷》的第一个篇章。

感悟类神通,自然重在感悟。

《蚕灭卷》里没有记载什么特殊的功法,大多是晦涩难懂的词汇,但只要能够熟读这第一篇章的内容,便可增强修行者的念力,亦是增强意识,随着领悟越深,便能够比之寻常人更快破境,相当于是避免了许多修行路上的小关隘,轻易的便能跨过去。

但遇到大天堑,依旧会步履艰难,或许等到开启《蚕灭卷》第二个篇章,乃至面开启,领悟通透,便可冲破五境朝暮的壁垒,破入大自由境界。

感悟类神通的珍贵处便也在此。

寻常的修行者,就算资质再妖孽,若不能拜入强大的修行宗门,接触到感悟类神通,一生也无法破入五境,更别谈大自由了。

虽然是刚刚才开启《蚕灭卷》,但李梦舟可以认定,这是他未来能够变强的根本,也会是他最强大的手段。

破境之后给他带来的是身心愉悦。

这是一种客观感受。

但不能治愈他身上的伤势。

所以他空有承意上境的修为境界,实际上与裴如玉的差距依旧不大。

然而李梦舟却很有自信。

破境时的充盈饱满状态尚未消失,至少他可以斩出超越自身极限的一剑。

或许因为重伤的缘故,这一剑的力量便多了许多水分。

但杀死同样受了伤的裴如玉,却也足够了。

在同境界之中,剑修的优势便是可观的。

李梦舟深深吸气,从气海里流淌出一股极其浓厚的气息,毫无保留的倾注在醉梦剑的剑身上。

醉梦剑的渴望传递给了李梦舟,剑意尽数涌出。

裴如玉的瞳孔剧烈收缩。

他不清楚李梦舟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能够很清晰的洞穿李梦舟破境的事实。

空气里爆起了一声脆响。

醉梦剑上散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迅速膨胀的剑意,充斥了整条街道。

看着那面色平静,满脸血迹的少年,尤其是感受到对方手中剑身上传递而出的恐怖剑意,裴如玉吞咽了口口水,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这是属于修行者的剑意。

是真正剑修的剑意。

李梦舟忍着身体的刺痛,一剑朝着裴如玉斩出。

裴如玉有很多话来不及说出口。

只有难以置信的神情僵硬在脸上。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很多画面。

更多的却是家里藏着的那些金灿灿的黄金,那些身姿曼妙的少女。

这些美好的东西,似乎随着这一剑斩来,而永远也无法享受到了。

剑意不仅撕裂了裴如玉的身躯。

也趋势不减的毁掉了整座裴府。

门墙倒塌,尘烟弥漫。

随着一声凄厉而短暂的惨叫划过夜空,整条街道十分突兀的寂静了下来。

这般不会轻易被忽视的巨大响动,让得早已陷入沉寂的应水镇突然热闹起来,处处灯火明亮,各自家门前的街道上堆满了人,许多甚至都还衣衫不整,他们的神情都很一致,就是下意识的恐慌和随之而来的好奇。

李梦舟拖着沉重的身体前行。

背对着那被毁掉的府宅。

在皎月和星辰的明亮照耀下,渐行渐远。

随后不久,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好奇心,出现在了这条街道上。

更多的人只是聚在远处,看着那些衙门里的人调查情况。

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不敢靠近。

有一个少年便很独特的站在了那些衙役的身后,他很清楚的看见了裴如玉的尸体。

这少年正是那酒肆里与李梦舟说过话的小跑堂。

他怔怔的看着裴如玉不堪的尸体。

下意识里便回想起了今天酒肆里那位少年酒客。

想起了那少年酒客说过的一句话。

“我要打听的人是裴如玉。”

“我来是要杀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