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云早就想过,以半兽人影鹰族强大的隐身能力,必然能打探到他们的军情,也能知道她才是第一军师,并且身受重伤。

所以她,必然是影鹰族刺杀者,绝对不可能放过的目标。

但秦朝云一点都不惧,该睡睡,反正醒着也没用,她的伤太重,根本无法还手。

有即墨渊在,必然不会让任何人伤着她。

这份潜意识里的信任,就是秦朝云心安的根本原因。

秦朝云也只是小憩片刻,就感觉到了杀意。她甚至都懒得睁眼,由着他们去吧。当军师这么累,她也想享受一下被保护的感觉。

只是,她的脸上,突然感觉到滚烫的温度,让她想继续装睡都不可能了。

她睁开眼,看到的是即墨渊那张戴着面具的脸,熟悉的眼眸,充满温柔,他张了张口,好像在说:别怕。

“即,啊,你。”秦朝云方觉惊恐。她差点喊出即墨渊的名字,惊觉不妥,又生生地打住,显得语无伦次。

可他居然在笑,像是被她语无伦次的样子,给逗乐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笑?为何他的笑容里,有着压抑的疼痛?难道,是他的血?

秦朝云的心脏,不争气地漏跳了半拍。

90后少女羞涩性感

眼前的即墨渊,显得如此虚弱,像是一片尘埃,一阵风,就消失无踪了。

还真是,一阵风,就消失无踪。连半点尘埃都抓不住,只剩下他消失前,那熟悉的温柔安慰的眼神。

“不要!”

这一次,秦朝云没有控制住情绪,眼泪崩溃地往下落。

她总算弄明白状况了。

她对半兽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所以这次的刺杀,比他们想象中都来的汹涌,对方简直是不要命了,也要她死。足足九个灵王啊。

而秦朝云现在才想起来,她心中神明一般的即墨渊,是压制了境界,才能进入这虚拟世界,所以他此刻能发挥的作用还是有限。

以姬云尘和即墨渊的实力,对付九个同境界的人,应该也不难。可若是想在九个灵王级刺客手中,保秦朝云无恙,就很拿了。

而即墨渊在看到秦朝云即将被伤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身体,替秦朝云挡了所有的暗杀。

当然,他毕竟是即墨渊,就算受了重伤、压制境界,他的灵力爆发依然强大,愣是将最近的六个灵王刺客带走。

姬云尘并没有领悟空间之力,速度上始终是比即墨渊慢了半拍。等他赶到,即墨渊已经快结束,他也只能帮着补最后几个。

这次他俩配合,倒是歼了对方的影鹰族刺杀者。

但代价,却是即墨渊的性命。

诸葛明斐跟他的护卫一起赶到,这一场都结束,只剩下情绪崩溃,哭得像个小女孩儿的云鸾军师。

姬云尘也很难过,他安静地坐在秦朝云身边,轻轻拍着秦朝云的背,想要安抚她。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我太慢了,我宁可,死的那个人是我。”姬云尘半天,总算说出这么一句。

谁知刚赶到的诸葛明斐,太过军师化思路,直接来了一句:

“不可,谁牺牲,也不能牺牲主帅。如今这结果,已经是最好了,相信这也是云麟将军想看到的。”

“请你们出去!”秦朝云不想听啊,也不想跟这些人解释。

没有谁更重要,只有她心中,深深的痛。

好像时光在倒流,他拉着她的手,她真切地感觉到他异常的心跳,跟她说,她是他的命。

这一刻,她的心,也快跳出来了。

他用行动告诉她,她比他的命更重要。

就算是虚拟云曦,人在生死之间也没时间考虑太多,能做到这一步,是真的有这打算。

诸葛明斐也是一脸尴尬,还是姬云尘给他打了个手势,他才出去,然后姬云尘顺势设下保护结界,只留下他自己守着秦朝云。

秦朝云本就伤了经脉没好,现在情绪又太过异常,她几乎是靠着他,才能支撑身体的重量。

也不知过了多久,秦朝云才收敛了所有的眼泪,又安静地躺下。

“我不是小孩子,我会努力变得更强,不做你的拖累。”

秦朝云的表情已经恢复到冷淡,但是声音还是哑哑的,听着让人揪心的疼。

“你不要这么逼自己,我从不觉得,你是我的拖累。”姬云尘有点误解了,以为她是在跟他说。

秦朝云也不解释,只管再次闭上眼睛,然后不断尝试,以灵力场冲击和修复经脉。

这种安静的氛围,却能让姬云尘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和悲伤,或许真的是因为灵力融合,让他们能感应到彼此的情绪。

他能感觉到此时秦朝云的心境,一如当日炼丹,秦朝云也能一眼看穿他受心魔困扰的状态。

看秦朝云这么努力,姬云尘也是心中煎熬,将自己的木系灵力,渡入秦朝云体内,帮着她一起修复经脉。

理智告诉他,这么做不对,他是主帅,他必须保持良好的状态,应对今晚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大战。

可人终究都是有感情的,谁又能时刻保持理智呢?

姬云尘终究是不忍心看秦朝云如此,想安慰她两句,又觉得所有的语言都有些苍白。

或许她哥哥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有可能是兄代父职也说不定,看着自己的亲人保护自己而死,她肯定很难过。

姬云尘这个主帅应该更清冷些,可他毕竟做不到诸葛明斐那么无情。

想了半天,他也只说出一句:

“如果了,今日死的是我,云鸾也会为我流泪吗?”

秦朝云没有答复,因为她闭着眼睛,专心修复经脉,更像是睡着了。她现在,心里就只有即墨渊这一个名字,其他的都不重要。

得不到答复,姬云尘也不在意,只管自己自言自语:

“若是易地而处,我也会这么做。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也会为我流泪。不,还是不要了,我不想看到你伤心。”

什么跟什么?

还好是秦朝云现在为了阻止自己伤痛,已经处于放空的状态,根本没听清姬云尘说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