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要干什么!我劝你不要乱来,乔夏还有乔伊都不会同意的!”

陈洛色厉内荏的喊道。

“白痴。”

吴天懒得再搭理陈洛,而是继续朝前面走去,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因为他看到乔伊已经回来了。

吴天很自然的搂住乔伊那纤细的腰肢,随口问道:“护士小姐姐,你们聊完了吗?

怎么样,还愉快吗?”

“嗯。”

乔伊点点头,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小鸟依人般靠在吴天的肩膀上,内心却觉得十分温暖。

事实上,方才与乔夏的交谈并不愉快,因为她知道,她已经真正失去了这个好朋友,但看到吴天,她依然开心。

乔夏脸上也露出灿烂的笑容,上前很自然挽住陈洛的胳膊,柔声说道:“老公,谢谢你为我举办的派对,我真的很开心。”

从乔夏和乔伊回来,陈洛就一直把目光放在乔伊身上,看到乔伊满脸幸福的窝在吴天怀里,他内心的妒火如同猛兽一般直扑脑门。

陈洛没有回答乔夏,而是大声的对着乔伊说道:“乔伊,你现在放心了吧,我对乔夏可是很好的,比对你好一百倍!”

粉艳台湾辣妹清新迷人

乔伊看了一眼乔夏,对陈洛说道:“你们能幸福一辈子,才是最好。”

“那是当然了,跟着我,只会越来越幸福,她想要什么,我都满足她,就算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会想办法摘给她,这种福气,可不是谁都能享受的。”

陈洛冷笑着说道。

陈洛口中的“谁”自然暗指的是乔伊,他现在就是想让乔伊看到,不跟着他损失会有多大,假如乔伊跟着他,那就是陈家的大少奶奶,可跟着吴天呢?

估计连小三都算不上吧,更何况,吴天有能力给乔伊想要的吗?

显然,陈洛很期盼看到乔伊后悔的画面,后悔没有跟着他,而是跟着一个只会打架却并没有钱的小保安,所以他特意带着乔夏来到这里,让所有人都羡慕他。

而他,也自以为自己做到了。

“护士小姐姐,你想回去的话,那么我们就回去吧,说真的,和白痴呆久了,会影响我们智力的。”

吴天笑嘻嘻的说道,然后搂着乔伊潇洒的离开,至于地上那两个昏迷不醒的外国人,吴天也没有管。

听到吴天临走前还不忘损自己一句,这让一直保持胜利姿态的陈洛再也忍不住,拿起酒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脆弱的玻璃酒杯在地上被摔得四分五裂,就如同乔夏的心,也被摔得粉碎,怎么也拼接不到一块。

“混蛋!吴天,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踩到脚下,把你对我所有的屈辱都加倍的还给你!还有乔伊,你会有哭着跪地求我的那一天!”

看着吴天和乔伊离开的背影,陈洛咬牙切齿。

而一旁的乔夏,却是一脸的担忧,可她似乎早已习惯陈洛这样的状态,什么也没说。

与此同时,已经离开的陈佳怡三人,却在半道上碰到了张子枫。

“张子枫,你还来干什么!我们不欢迎你。”

陈佳怡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发生今晚的事情以后,他们谁都不想再理会张子枫,可没想到他会跟了过来。

“切,我又不是找你,装什么装!”

张子枫不屑的说着,气的陈佳怡一阵烦躁,而一旁的徐涛,也是一脸阴沉的看着张子枫,要不是以前张子枫对自己不错,徐涛现在都恨不得给他一拳。

张子枫没有理会陈佳怡,却对徐媛媛说道:“徐媛媛,我有事找你。”

“你还找媛媛姐干什么?

就你这样的混蛋,根本就配不上我媛媛姐!”

陈佳怡怒声道。

“就她,我还看不上呢!”

张子枫一脸不屑:“以前我的确觉得徐媛媛不错,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我找她有别的事情。”

徐媛媛冷冷的说道:“什么事?”

她其实并不想理会张子枫,但她更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毕竟陈佳怡的男朋友徐涛还跟着张子枫工作,或者说,是徐涛的家族企业也还要仰仗张子枫,所以没有必要彻底撕破脸。

“你不是加了吴天的微信吗?

我有事找他,你把他的手机号码给我说一下。”

张子枫一脸阴鸷的说道。

“刚刚在的时候你怎么不找吴天要,我们凭什么要把他的号码告诉你?”

徐媛媛还没开口,陈佳怡抢先说道。

“我想做什么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徐媛媛,实话告诉你,你不给我,我也有办法弄得到他的电话,只是麻烦了一点,识相的话最好给我,不然,咱们本来没仇,现在也得结上了!”

张子枫瞪了陈佳怡一眼,冷冷的对着徐媛媛说道。

徐媛媛微微皱眉,她并不想招惹这个麻烦,虽然她很讨厌张子枫,可张氏集团在他们那个地方还是有些实力的,而且,凭吴天的本事,相信张子枫也奈何不了他。

权衡利弊之下,徐媛媛终究还是将电话号码给了张子枫。

张子枫记下号码,一脸阴笑的看着徐媛媛,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就又开口道:“你虽然姿色差了些,但也还不错,两百万包养你一个月,做不做?

要知道,三线明星还不值这个价呢!”

“滚!”

徐媛媛骂了一句,直接转身离开,这个张子枫的确恶心到她了。

“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打死我也不会把媛媛姐介绍给你!”

陈佳怡气得肺都快炸掉了,扔下一句话,也离开了。

而徐涛阴沉着脸,什么话也没说,也跟着离开了。

张子枫望着徐媛媛离开的背影,却有些回味起来,刚刚徐媛媛那模样确实打动他了,不一样的徐媛媛确实有着不一样的味道,虽然远远比不上乔伊,可也搞得他心里痒痒的。

在心里幻想了一阵,张子枫终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不一会便通了,只听张子枫满脸阴鸷的说道:“表哥,听说你在草原岛很罩得住对吧?

我这儿有点事情,你帮我一个忙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