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越为什么是最好实行暗杀的人选?

因为年轻的时候,王越就孤身一人进入大漠,杀入胡人大营将对方的首领当场斩杀,最后全身而退。胡人大营无人可以阻挡,这让王越威震天下。

王越至今没有一次败绩,堪称不败神话。如此彪悍的战绩让整个大汉所有的世家都不敢得罪王越,毕竟谁也不敢保证王越会不会一时激愤把得罪自己的人给杀了。大汉天下能够阻止他的,似乎还没有出现。

年轻的王越嫉恶如仇,落在他手里的恶霸歹人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权贵觉得既然得罪不起,可躲得起。这也是王越为什么不受世家待见,想要寻求一官半职都不得,最后投靠了皇室,成为名义上的剑师,实际上的保镖。

王越也算是认命了,到了他这个年纪要想再做官也成就不了什么,干脆给自己的门人搏一个富贵。

其实王越也很自豪的,神武皇帝算他半个弟子,建安皇帝也是他的弟子,普天之下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就他一个人了。

长社距离许昌只不过一天的路程,王越骑着战马飞奔而来,在距离长社不远的一处山林中停留下来。

王越在准备实施计划的时候,就让自己的弟子前去长社打探消息,得知了刘玉守备深严,自己贸然进城恐怕会打草惊蛇。

所以王越在这座山林内养精蓄锐,等待第二天晚上再实行计划。王越带了不少干粮和饮水,不必担心自己的体力补充。

到了晚上后,站在一颗大树树顶的王越看到长社城灯火通明。

王越身影一动,没用多少时间就来到了长社城墙附近,他在观看城墙的防守。

清纯素颜美女白皙娇嫩香汗淋漓

刘玉治军严明,特别在防守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单单城墙的防守就十分严密。

王越一时间找不出什么漏洞,心想这个时候还不是进入长社城的最佳时机,他觉得深夜时分才是进入长社的最好时机。

时间渐渐进入了深夜,长社城内得灯火开始慢慢熄灭。同时守城的士兵已经开始陷入麻痹状态。人的身体在半夜之时是最需要睡眠的时候,无论之前你有没有休息,到了半夜,身体机能会自然而然地开始了休息,这个时候,人的各种感知就会变得迟钝。

王越抬头看了一下天色,月黑风高,是最好的杀人夜。

王越突然动了,他一跃来到城墙之下,然后在灯火之下利用自己的轻功不断向上攀爬。灯火之下,是看不清的,这就是灯下黑。

在城墙上的士兵进行换防的一刹那,王越趁机跳进城墙,一眨眼之间就进入了长社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进入长社城的王越松了口气,然后开始寻找刘玉所在的位置。由于是战争时期,长社城是实行宵禁的,街上不断有巡逻士兵经过。

王越一时间找不到刘玉的所在,又要躲避巡逻士兵,时间又慢慢流逝,王越心里很是着急。

王越可不觉得自己在长社城内是安全的,只要天色一亮,那么他就会被刘玉的士兵发现。到时候几个绝世武将攻击过来,以他的本事想保住性命也有点悬。

王越继续查找刘玉的住所,按照道理说,刘玉作为皇帝,肯定是住在长社城最好的房子。可是在王越认为的几座最好的房子里,王越却扑了空。

王越心中大奇,这不可能啊,他弟子经过几日的打探得知刘玉就在这长社城之中啊。

在王越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就是典韦。

而典韦正拿着一个食盒走在街上。

典韦和王越交手过,王越一下子就认出他来,典韦和刘玉形影不离,有典韦的地方就有刘玉。

王越抱着试试看的心思跟上了典韦。

典韦左弯右拐来到了一间很不起眼的的府邸,府邸里面居然防守特别严密,典韦还没进门,就有护卫出来阻止。典韦拿出了一个令牌,这些护卫就让他进去。

王越心中大喜,这里肯定就是刘玉的住所了,刘玉还真是狡猾啊。

王越摸进了这座府邸,几番寻找后,终于找到了刘玉。

王越摸到了刘玉所在的屋顶,掀开了块瓦片,看着里面的情况。

刘玉正在批阅着一些奏折,典韦在旁边的一个桌子上摆出各种吃食。

摆好之后,典韦笑道:“主公,过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刘玉继续批阅着奏折,头也不回地说道:“恶来,都叫你不用那么麻烦了。朕现在很忙啊,一大堆事情需要朕去批示。”

“主公啊,这几个菜都是俺亲自为你准备的。你好歹吃一点啊,要不然你迟早身体吃不消啊。”典韦开始发起了牢骚,刘玉做了皇帝就每天都不按时吃饭,典韦看着不放心,所以自己特意买了几个刘玉喜欢吃的饭菜过来。

“好啦,朕现在过来。”刘玉受不了典韦啰嗦,只好放下奏折,过来这张桌子上。

典韦笑嘻嘻地给刘玉到了一杯酒,说道:“主公,这是俺自己藏起来的洛冰泉。”

刘玉微笑地喝了一杯酒,这些菜都是刘玉喜欢吃的,看来典韦是花了心思的。

刘玉让典韦一起坐下吃,典韦哪里敢吃,这是他为刘玉准备的。现在刘玉是皇帝了,典韦神经再大条,也不敢和刘玉同桌而坐。不过刘玉坚持要他一起坐下,典韦只能坐下一起吃一点。

吃了一会后,典韦问道:“主公,你为啥放着好房子不住,来到这个地方委屈自己呢?”

刘玉笑道:“朕征战沙场多年,对危险有一定的预感。朕最近总是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危险在靠近。为了预防万一,还是低调点。”

最近这段时间,刘玉的眼皮一直在跳,他感觉有着不详的预感。

“有俺在,主公哪里有什么危险啊?”典韦嘟囔道。刘玉感觉有危险,这是对他的不认可。

“好了,朕不是说你的本事不到家,凡事都要注意点。朕也吃饱了,你收拾一下就回去吧。朕还要批阅奏章。”刘玉放下了筷子。说实话,他真的吃不了多少东西。

典韦利索地收拾了起来,临走的时候,还叮嘱刘玉早点休息。

刘玉又开始批阅奏折,虽然设计了军机处,可是现在军机处的工作流程还没有形成,很多事情要刘玉做批示。刘玉每天可都是忙坏了。

屋顶上的王越看到典韦离开,刘玉开始工作,心中一喜,这就是最好的攻击时机了,

王越悄悄地从屋顶下来,通过窗户来到了刘玉的身后,怀中的飞雪剑即刻出鞘,以最快的速度向刘玉刺了过去。

刘玉伸了一个懒腰,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刘玉快速拿起身边的斩蛇剑,刚转过身,一柄通体雪白的利剑刺进了他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