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滕下意识的揉了下火辣辣,被打疼的脸。

他虽然只是个象牙塔里的大三生,但又不是傻子,更别还在家中耳濡目染了这么多。

五六亿的固定资产,别通信企业了,国所有的企业有一个算一个,也不可能算是小公司,八千名员工,更是傲视国通信设备企业。

据他所知,就连申城贝尔,这位国内排名第一的通信设备企业,也就六千多员工。

史钰柱此时的心虽然比马华滕好一点,但也就只是好一点而已,该脸疼的还是要脸疼,心中着实对于方辰佩服不已,甚至还有些无奈和绝望。

他刚才心里还觉得擎天通信是一家不出名的小公司,毕竟别国了,就是搞通信的也没几个人知道所谓的擎天通信是个什么东西。

可哪知道在方辰名下,就是这么一家不出名的,都如此的强大。

不要什么五六个亿固定资产了,巨人现在的固定资产连一千万都没有,员工人数更是只有区区的二百来人,甚至就连方辰最为不满的营收,擎天通信也比巨人强,巨人一个月的营收也就一千来万。

史钰柱心中满是苦涩,如果擎天通信算是小公司,那他的巨人算什么,小矮人?

“另外,我刚才跟香洲通讯开发公司的沈总谈了谈,他同意擎天通信收购香洲通讯开发公司。”方辰笑着道。

史钰柱和马华滕不由齐齐倒吸一口凉气,有点被吓到了。

要知道香洲通讯开发公司可是这次科技重奖的获得者,方辰竟然将其收购了,他俩敢,如果这消息现在爆出去,绝对会在整个晚宴引起轩然大波。

广州女孩吴欣芳清纯写真图

毕竟香洲通讯开发公司在今天,即便不是主角,那也是重要配角,怎么能被收购就被收购了。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岂不等于是擎天通信的实力又加强了不少,几乎可以是如虎添翼。

“如果可以的话,你过完年就去公司报道。”方辰微微一笑,干脆利落道。

他并没有打算继续在两人的心上撒盐,对于他来,这种举动已经毫无意义。

虽然史钰柱和马华滕在前世都拥有非凡的财富和地位,但这一世,两人并不值当他在意,只是碰巧碰上了,然后聊两句而已,他的目标早已经是星辰大海。

要不然再把万门机的事透露出去,两人又要吓一大跳。

“好。”马华滕连忙点了点头。

小公司他都打算去了,更别擎天通信这样的庞然大物了,而且想都不用想,擎天通信肯定是要在国内闹出大动静的。

他此时内心充满了激动和憧憬,有些期待自己能在这么一个前途无量,要在华夏掀起轩然大波的公司,做出点什么成绩来。

方辰轻轻点了点头,他本打算过完年,就开始在传呼机上布局,只是没想到现在突然碰上了马华滕。

当然了,并不是马华滕和他手里的传呼系统有多么重要,对于他来,马华滕就是大年三十捡的一只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

只是这兔子随手一捡就能到手,那自然没有不捡回家吃的道理。

再了,马华滕在鹏城也是干了五年的传呼机,还不如给他干五年那,不定打熬个三五年,也能成为老马一样,公司顶梁柱的存在,他这是在培养其。

又简单的聊了几句,史钰柱和马华滕就起告辞离开了。

走到餐桌前,史钰柱拿起了一杯红酒,然后又顺手递给了马华滕一杯,两人什么话都没,轻轻碰了一下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感受着微微的酒意,以及一丝丝的涩味,两人激荡)的心,才平复了一些。

今天两人着实受益良多,尤其是史钰柱,此时心中充满了挫败感,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比他引以为傲的巨人,强大数倍的擎天通信在方辰这里也只是小公司而已,甚至他主动送上巨人的股份,方辰都不要。

这些都给予了他巨大的精神打击。

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在花团锦簇的赞誉声活得太久了,真以为巨人就是货真价实的巨人了,放眼天下,目无余子,再无敌手。

方辰给他上了深深一课。

“师兄,今天谢谢你了。”马华滕诚恳的道。

如果没有史钰柱的引荐,他别能被方辰亲口邀请他去擎天通信上班了,就是连见方辰一面恐怕都见不得。

史钰柱摆了摆手,随意的道:“顺手的事,你能进入擎天通信更多还是你自的原因,如果不是你这两年苦心研究传呼系统,我就是想替你引荐都没法引荐。”

话音一顿,史钰柱直勾勾的盯着马华滕看了数息,然后抬头看向远处,神木然的道:“你要是真感激师兄,那就好好在擎天通信公司工作,擎天通信刚刚建立,百废待兴,之前一切复杂人事关系和纠葛都化作为零,大家都是站在一个起跑线上,而你只要努力工作,施展才华,就能出头。”

“更别,你这次是方总亲自开口邀你入职擎天通信,擎天通信的领导层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薄待你,等于你在起跑线上已经领先其他人一大步了。”

“至于传呼机这块更是从零开始,这既是困难,也是你的机会,并且你还有个优势,如果擎天通信真的以你研发的传呼系统打造传呼机这块,那你自然而然就是传呼机这块的领导干部,哪怕公司不会把传呼机这块交给你负责,你当个总工应该问题不大的,然后再努力奋斗五年十年,就爬到擎天通信高层管理的位置了。”

到这,史钰柱话音一顿,看了马华滕一眼,然后故作神秘的道:“你知道,现在方总名下企业,副总经理这一级能拿多少钱的工资吗?”

马华滕摇了摇头,他自然不知道,这种事那是他一个生能知道的。

“不知道,你可以猜下的。”史钰柱循循善道。

“十万?”

马华滕想了想,然后吐出这么个数字。

他觉得这个数字还是比较靠谱的,他父亲是蓝田港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不到两千块钱,算上年底的奖金什么乱七八糟的,能有一年能有三万多点。

而蓝田港是国企,方总这边是私企,再加上他今天也算是见识到方辰做派了,的确不愧是华夏首富,简直有气吞山河之相,名下企业高管的工资肯定不会低的,所以年薪十万块钱他还是觉得比较合理的。

毕竟收购他的传呼系统,最高还有十万那,总不能副总经理的年薪连他的传呼系统的价值都不如吧。

史钰柱微微一笑,伸出了一个拳头,缓缓道:“十万是巨人总经理的年薪,方总这边是十万的十倍。”

“一百万!”

惊得马华滕脱口而出道!

这真是吓到他了!

他父亲一年收入三万多,就已经是岭南最顶尖,百分之一的那批人了,而方辰名下公司一个副总,竟然一年便能拿到相当于他父亲三十多年的收入。

他此时都有点无法想象,这一百万的工资拿到手,怎么花啊?总不能一年买二三十房子,或者一年换一辆奔驰吧。

“这也太多了点吧。”马华滕摇着头,已经不知道该怎么了。

史钰柱轻轻的点了点,他自觉巨人的工资已经算是很高的了,甚至都高的有些离谱,但是跟方辰这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蔡薇作为公司总裁,才拿年薪十万,方辰那边一个副总经理,就是年薪百万,至于总经理级别的,一年二百多万吧。

人比人气死人啊!

沉默了一两分钟,史钰柱抬起头见马华滕还没有从震惊中解脱出来,不由的拍了拍其肩膀,“而且这还是现在的年薪,五年十年之后,等你当上副总经理的时候,年薪恐怕要涨到三百万,甚至五百万都不一定。”

“师兄,五千块钱,我都不知道怎么花,更别五百万了。”马华滕苦笑道。

不过,他的心中的确是燃起了一团火,三百万,五百万的年薪实在是太惑力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如师兄所的那样,他现在太有优势了。

传呼这一块,什么都没有,完从零开始,他只要一进去就是资格最老的那批,如果再加上擎天通信的领导看上他的传呼系统,那技术上也是他的,然后还有方总的看重。

只要他努力,的确有成为擎天通信副总级别领导的可能。

并且他相信,那时候擎天通信已经成为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通信设备企业,在这一点,他对方辰有信心。

再者,他还年轻,现在才二十岁而已,就不五年,哪怕是十年。

三十岁成为这样一家通信设备企业的副总,拿着数百万的年薪,这真是人生巅峰,他以前想都不敢想这样的生活。

他感觉一条无限光明的通天大道已经在他面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