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多年,颜常武重履中土,人气不减反升。

旗舰驶入白鹅潭,当他的身影出现在甲板上时,人们爆发出来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王爷千岁!”

“领袖千岁!”

人们争先恐后,一睹领袖风采。

民众的情绪都已经被煽动到很高昂了,他们拚命地向前推挤,不顾一切的要争取一个比较前面的位置。看样子要不是有军队在维持秩序,他们就要冲过来了。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颜常武一身崭新的军装,加上各种各样的配饰,勋章,人又长得高大结实,光鲜夺目,一出现就牢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军民们眼中充满了崇拜,每当颜常武向他们扬起手打招呼,微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每当他转身使披风扬起时,他们都大声欢呼,好像捡到了金币的乞丐一样,那是充满了惊喜,情绪外露。

他身上寄托了万民太多的期待,英明的君主、战无不胜的英雄、财源广进的财神、公平的法官、民众的守护神……民心所向,万众瞩目。

这种情况会让任何人心旌摇曳,自以为得到了全民景仰,天下无敌!

会让人在荣光之中,受人尊崇、从而骄纵为所欲为,结局可能不妙。

颜常武听着雷鸣般的掌声和盛大的欢呼声,嘴唇上就浮起了一丝冷笑,低声说:“拍吧,拍吧,你们这群蠢笨的山羊!”

粉红女孩Koili图片

民众永远是盲目的,别看现在颜常武得到了他们全部的爱戴,但如果他不断兵败、政策失误、百姓流离失所,不能给他们带来好处的话,他们就会蜂拥而来,嚎叫着把颜常武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所以,颜常武停不下来,得不停地发动战争与发财,以便让他的民众花差花差,一旦停下来,就是身死道消的结局。

成成败败,得得失失,我自泰然处之。

颜常武的眼神清澈,淡然冷静,一些人看在眼中,更觉得他的可怕!

谁都会沉浸在军民臣服的快感中,而这位主儿却不为所动,显然,他将不会犯错误,他将会

战列舰靠在码头上,颜常武从绳梯上登上陆地,那里铺了昂贵的地毯,全副武装的军人们向他行军礼后跪下,而臣民们早跪倒了一大片,场面宏大,令人震撼。

放眼放去,万民俯首,大地在我脚下,国势掌于手中!

如果颜常武真的想,足以让臣民们把“千岁”的欢呼换成“万岁”!

“都平身吧!”颜常武说道。

“谢王爷!”大家恭敬地道。

大员们在陈敏吾和西雷斯马的率领下参见颜常武,不过说了几句,颜常武指定陈敏吾陪他一道共车,他问了一下西雷斯马,该洋人高大,不喜欢坐在马车上,就乘坐了一匹大马充当警卫。

一辆超级豪华的四轮马车停在地毯的尽头。这辆金碧辉煌、有防弹功能的马车价值足足五十万银元,使用了大量的金、银、宝石来装饰,乃是广州最高档的“中国大酒店”的专用马车,平时仅用来接送贵客。

拖马车的马一共四匹,毛色都乌黑得发亮,价值从五万银元到七万银元不等,足够奢华。

颜常武上了马车,陈敏吾在众人羡慕的目光登上了马车。

车厢边有迎风的风扇涵道,车一跑起来,风扇会往里面灌风,车上有最新的数百根弹簧组成的独立悬挂系统,再加上那张柔软到极点的贞虎皮沙发,马车快速向前,越跑越快,在车里一点却也没有感到震动,非常舒适。

“陈总督,这次你干得不错!”颜常武已经从快船传递的信息中了解到广州发生的事情,于是赞扬他道。

陈敏吾受宠若惊地道:“不敢当王爷的赞扬,臣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

颜常武对他嘉勉有加,但他知道陈敏吾的师爷定永新试图策反陈敏吾,而他没有当场拿下定永新!

不过颜常武是只眼开只眼闭,毕竟他没有迈出谋反的那一步,更不用说颜常武回来后,对新明动摇分子将有极大程度被扭转过来!

马车将颜常武送达珠江边的“中国大酒店”,充当他的行辕,这家大酒店有上乘装修,镶金嵌银的大客房,近江边环境一流,而且设施齐备,比如“空调房”是必备的。

与以前不同了,民众敢投资,舍得花钱了。

话又说回来,敢这么大的投资,还是来自东南国势力的投资。

颜常武驻跸此处,当晚休息,第二天一早就前往城内各处视察,召见军官臣民,安慰人心。

他到上下九,鼓励大家发展生产,积极医治战争创伤。

他亲自到军医院,慰问伤兵。

所到之处

傍晚时分,他大集广州地区的官员、社会贤达、各界代表、军队指挥官共三百人在“中国大酒店”的宴会厅集会。

这批人正是广东地区的精英,当着他们的面,颜常武公开发表演讲:“……今天,召集你们大家来,就让大家知道,孤要带领你们建立一个文明、富强的帝国,在东方点燃文明的灯塔,照亮世人、照亮整个青史。”

大家安静地听着他说道:“怎样算是‘富强的帝国’?”

他自问自答地道:“影响力和威名起码应该超越汉唐,哼嗯……所有的百姓要能吃饱饭,有才能和志向的人可以有途径上升追求抱负;远近威服,世人对帝国膜拜,仰慕我们帝国之威……”

“这个帝国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大同治世!先贤帝王无不渴求而不得,咱们要是实现,会在千年后还被人称道!”

“孤离不开你们的支持与努力,你们大声说,你们愿意不愿意助孤一臂之力?”颜常武问道。

所有的人都着了魔一般地疯狂地喊道:“为王爷效劳,万死不辞!”

“愿意追随着孤的脚步,建设出一个富强的中华帝国吗?”颜常武再问道。

“臣等愿意,愿意!”臣民们又是拼命地叫喊着,有如木偶一般,哪怕再矜持、修养再到家的人也难以克制自己。

因为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位至尊是能够说到做到的,跟随着他,将会有大利!

万民崇拜,无与伦比,颜常武却始终冷静,他告诫臣民道:“孤所行的,皆为大道,如若逆违……”

“死,我们要让他们死,敢反对王爷的,全都该死!”臣民们狂呼乱喊,气氛达到了最高峰。

……

晚上回到总督府的陈敏吾,睡前在日记里写下了东南王驾临的点点滴滴,认为他有如此冷静的头脑,戒骄戒躁,必能克成大功,伟业必成!

总督之心,也就不作他想,牢牢地跟随着东南王去肝了。

有他这样想法的人,几乎囊括了与会的精英,他们都见识到了东南王在巨大荣耀面前始终冷静,谁可为敌!

不可为敌,只能跟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