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了!”慕司宸说道,被顾云念这连姓带名地一叫,手终于忍不住捏上了她的脸颊,“不是说了,要叫哥!”

顾云念没好气地叫了一声,“司宸哥!”就不理他,把勺子放自己嘴里。

吃了好几口粥,安抚了一下开始造反的胃,才舀了一块排骨放嘴里呡着。

吐出一块呡得干干净净的排骨后,突然好奇地问道:“司宸哥,下毒的人是谁呀?”

敢在特进校里下毒,这也是个人才。

特进校可不是普通的学校,不仅是封闭式管理,保卫工作也管理异常严格,学员本身也都有些身手,也不怕被发现。

“还没找到毒源,查不到下毒的人是谁!”慕司宸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说到这事,他实在是再笑不出来。

都被人摸到特进校里投毒了,如果不是萧源意外发现是中毒,如果不是有顾云念,那这些人到死,他们都以为只是意外,让他们的人死不瞑目。

顾云念诧异地张大了嘴,扯了扯头发,懊恼道:“难道我没告诉过们?这种毒,类似于迷香,燃烧后会在空气传播。只是空气中的毒性退得很快,一分钟后,毒性就会消失。”

“所以要让那么多人中毒,必须持续性燃烧?”慕司宸诧异道,略一思索,与顾云念异口同声道:“是蚊香?”

慕司宸恍然大悟,“难怪,周校长把这些中毒者喝过的水,吃过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也没查出结果。”

他微拧眉,拿出手机,去阳台给周光长打电话。

白嫩水灵居家美女温馨俏皮写真

顾云念继续三口粥,一口排骨排骨,思索着投毒人的身份目的。

是敌特?恐怖分子?还是政敌?

为了破坏?报复?还是纯属心底阴暗?

最后一个理由,顾云念是拒绝的。

人心复杂,可能进这所学校的人,都是受过考察的。

相信若非立场,不会有人想要朝夕相处的人的性命。

顾云念漫不经心地吐出最后一块排骨,桌上带着她放骨头的纸巾,上面长度大小一般无二的排骨整齐地摆放成一排。

突然,她神色一凝,噌地一下站起来,正要去找慕司宸。

慕司宸就先一步进来,脸色微沉,“念念,抓回的三个人贩子也中了毒。萧源已经赶过去了,我也要过去。的身体怎么样?要不要留在宿舍里休息?”

“我跟一起去吧。”顾云念飞快拿起帽子,把头发都盘进去,然后穿上鞋子,站在慕司宸身边。

如果她猜得没错,这次投毒的目的,是为了杀人灭口。她也是刚想到,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保护人证,三个人贩子被人关押到了学校这边。

类似流感病毒,就算三人死了,都只当他们是先就感染了病毒,到了学校症状才表现出来。

不仅如此,学校里的人还会恼恨人贩子把病毒传给了出来,还害死了他们的朋友,也不会去深究人贩子死亡的原因。

而这次的任务的命令是周光长下的,因为他才导致病毒被带进了学校。

不论是学员还是看守人的死亡,不管怎样周光长都要承担一些责任。

这人真是好算计。

如果她所料没错,等人贩子死亡,治疗“流感”的药就会起效,那是因为加了解药。

顾云念懊恼,可惜她明白得晚了一点,否则就能将计就计把人给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