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酒店,刘子夏摁响了房间的门铃。

因为现在的酒店,里面的水电都需要用到房卡,所以刘子夏走的时候没有带走房卡,毕竟小家伙还要看电视剧,还要用到水。

开始的时候,屋子里还没什么声音,在刘子夏摁响第二次门铃之后,门口设置的电子扩音器,响起了一道稚嫩的声音:“谁呀?”

“是爸爸。”刘子夏对着扩音器说道,“把门开开吧。”

扩音器里月月娇憨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你怎么证明是爸爸?”

月月的个子矮,房门上的猫眼比较高,所以小姑娘看不到外面到底是谁。

不过,听声音应该能听出来啊?

这小姑娘又想玩什么啊?

“哎呦,这小妮子的警觉性还挺高的。”站在刘子夏身边的胡大龙,呵呵笑了起来:“月月快开门,我是你胡伯伯。”

“不开,不开!”月月连连说道:“除非,除非你给我唱个《小兔子乖乖》,我才相信你们是爸爸和胡伯伯。”

《小兔子乖乖》?

听到月月的要求,胡大龙面色古怪地看了刘子夏一眼,他可不会唱这歌。

甜美的清纯宅女色妹子

其实不光是不会唱,他甚至听都没有听过这首歌。

这也不难理解,因为这首歌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是刘子夏平时给月月讲《小兔子乖乖》故事的时候,唱给她听的。

结果,小姑娘只听了一遍就给记住了,而且她自己也会唱。

刘子夏有些无奈了,只能张嘴唱了起来:“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

嘿,这歌儿,是真白、真简单啊!

听到刘子夏的演唱,这是胡大龙最直观的感受。

‘吱呀’一声轻响,门从里面打开了,然后月月探头探脑地看向了门外。

胡大龙一伸手,直接把月月给抱了起来,说道:“你这个小姑娘,警惕性挺高的嘛?等长大以后,要不要来做警察啊?”

“呀!”

月月脚下一空,然后整个人就腾空而起,嘴里先是惊叫了一声,然后很快就嘻嘻笑了起来,道:“我才不做警察呢,我要做像爸爸一样的大明星。”

一边说着,月月还偷眼看着刘子夏,小脸上明显带着讨好。

这小妮子,刚刚肯定是故意的,就是想要让爸爸唱两句给她听。

要不然,怎么会表现出讨好的小表情来?

“你这丫头,少来这套。”刘子夏没好气地说道:“刚刚你做什么呢?”

“嘻嘻,不是爸爸告诉我,谁敲门都不叫开吗?”月月振振有词的说道:“我得想一个,只有爸爸才能做到的办法,证明你的身份啊?”

“得,你说的对!”

刘子夏被小家伙给逗乐了,一边提着东西往屋子里走,一边说道:“好了,进来吃东西吧,爸爸买了早餐回来。”

“真哒?”听到刘子夏的话,月月眼睛都开始冒光了。

小姑娘自打昨天吃到金陵的特色菜之后,就对金陵的各种美食,小吃也好,路边摊也好,饭店也好……充满了迷一样的执着。

“这小妮子,每次看到她吃饭,都感到很震撼。子夏,你确定她这不是病?”

把月月搁在餐桌旁,月月一个饿虎扑食,直接把一个大袋子搂在了怀里,看得胡大龙是一阵眼热。

多大个孩子啊,吃那么多东西,也不知道都进哪了?

刘子夏笑了笑,一边递给胡大龙一碗鸭血粉丝汤,一边说道:“胡哥,你也吃吧!月月这是遗传的梦一的体质,不是病,放心吧。”

“那就好。”

胡大龙放下心来,说道:“本来我还以为网上那些大胃王都是假的,前段时间在宁江区那边抓了几个网红,都是大胃王。”

“大胃王怎么了?”刘子夏咬了一口水煎包,说道:“人家直播又没有犯法,你们凭什么抓他们啊?”

胡大龙说道:“就是因为有人举报,这些网红用大胃王的名义欺诈网友,骗取他们的各种礼物打赏,而且这些钱还不少呢!加在一起得有一千来万了。”

“嘿,在碰到梦一之前,我觉得网红都是假的,可是在看到梦一的食量之后,我觉得网上那些大胃王应该也是真的。”

刘子夏喝了一口鸭血粉丝汤,说道:“到现在,我的这个想法又被你给打破了,真是……颠覆了我的三观啊!”

“没办法,在咱们这个社会,为了钱,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胡大龙摇摇头说道:“对了,刚刚我已经给小轩……哦,就是我那远房侄子胡轩。我已给他发了一条微讯,半个小时之内他就会赶过来。”

“胡哥,真不用!”

刘子夏苦笑道:“我这还没到七老八十的地步呢,昨天晚上我就已经规划好路线了,我们父女俩自己转转就行了。”

“不行!”胡大龙特别轴,根本就不听刘子夏的话。

“什么不行呀?”月月正吃得满嘴冒油光,听到胡大龙的话,抬头问了一句。

“月月,伯伯给你叫一个小哥哥,带你在金陵玩,好不好啊?”胡大龙扭头看着月月,笑呵呵地说道。

“真哒,胡伯伯你真好!”月月点点头,小脸上写满了高兴。

刘子夏有点无语了,这家伙真不愧是搞刑侦的,知道从月月这里下手。

……

吃完饭,简单地收拾了一下。

胡大龙还没走,说要等胡轩来了再走。

他在客厅里陪着月月玩,刘子夏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坐到了餐桌旁。

登陆了微讯客户端,刘子夏直接给熊猫视频的林玥,拨了个视频通话过去。

视频通话很快就接通了,打扮时尚、妆容精致的林玥出现在了屏幕上。

她很有些惊讶地看着刘子夏,说道:“哎,子夏?你怎么有时间联系我了?”

“怎么着,我想你了,不行啊?”刘子夏和林玥开起了玩笑。

“行,怎么不行了?就怕梦一不愿意啊!”

林玥掩嘴轻笑了起来,道:“好了,不开玩笑了!最近梦一怎么样?还有月月和阳阳,她们好不好?”

“梦一产后恢复地挺好的。”

刘子夏说道:“月月也不错,能吃能睡的,阳阳挺健康的,小家伙一个多月长了有3斤多,白白胖胖的。”

“真的啊?一个月就长了3斤多,那还真是挺健康的。”

林玥应了一声,说道:“对了,网上有关李锐导演的这件事,你应该知道了吧?你怎么看?”

“我现在已经在金陵了。”

刘子夏说道:“而且我也已经见过锐哥了,这次之所以联系你,要是有件事想要麻烦你。”

“我就说你找我,指定是有事吧?”林玥说道:“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你应该知道,前段时间我们和锐意工作室举办招标会,是姑苏电视台最后中了标,买走了我们两家工作室联合策划的综艺节目。”

刘子夏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了几张打印纸,说道:

“我这里有一份和姑苏电视台签订的合作协议,在这份协议里面明确写明了,聘任李锐作为姑苏电视台的副台长,同时担任新综艺节目的导演。”

“还有这事?”林玥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道:“有没有什么违约协议?”

“有。”刘子夏说道:“如果姑苏电视台单方面解聘李锐的话,那么这份协议自动取消,并且姑苏电视台支付我们5000万的赔偿款。”

“那直接让他们赔钱不就得了?”

林玥有些奇怪地说道:“你告诉我这个,是担心姑苏电视台赖账,想要我发到网上去,用公众的力量逼他们一下吗?”

“不是,这件事还有一个前提条件。”

刘子夏说道:“如果是李锐主观离职的话,那么这份协议就还能继续存续,并且那5000万也用不着赔偿了。”

林玥精致的细眉拧了起来,说道:“还有这一条?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

刘子夏接过了话茬儿,继续说道:“根据之前我从锐哥那里听来的事情经过,和网上盛传的事情经过差不多!只不过里面的主角,从锐哥换成了节目组的副导演王凯利。”

“什么?”

林玥‘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说道:“要照这么说,李导的这件事,是姑苏电视台做的一个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就太恶劣了!”

刘子夏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林玥当然知道刘子夏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了。

“我相信锐哥。”刘子夏说道:“以我对他的了解,不可能骗我的。”

“可是这空口白牙的,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公安机关不回信你的。”

林玥突然回过神来,说道:“哦,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把这两件事都发到网上去,对不对?”

“没错!”

刘子夏点点头,说道:“不管是合同细则,还是锐哥跟我讲述的事件经过,都放到网上去。既然没有证据,那咱们就让证据自己出来。”

“什么意思?”林玥更疑惑了,她问道:“打草惊蛇?”

“这只是其一。”刘子夏说道:“在这份合同还有整个事件放到网上之后,我还会雇佣水军把这件事吵起来,越乱越好!”

“你这到底是帮李锐还是在害他啊?”林玥被刘子夏给弄迷糊了。

“当然是帮他了!”

刘子夏说道:“披露合同细则还有事情经过,是为了让那些幕后黑手变得紧张起来。之所以找水军把这件事搞乱,是让那些幕后主使者,放松警惕。这一张一弛地,我还就不信了,他们不会露出破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