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儿,毌丘俭用了一个请字,而不是别的什么方式,确实,在毌丘俭起兵之前,卫瓘依然还是幽州监军,名义上还是仅次于毌丘俭的存在。

   不过事实上,卫瓘现在的地位十分的尴尬,没有了司马懿在背后给他撑腰,卫瓘在幽州的处境变得越来越艰难了,尽管现在他还没有被毌丘俭所关押或软禁,但在卫瓘住所的四周,已经有不少身份可疑的人员出现,一天十二个时辰轮流监视着卫瓘的一举一动。

   卫瓘很清楚,这些人都是毌丘俭派来的,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能循规蹈矩地呆在住所不妄动的,暂时肯定是安全的,但如果试图逃跑或有什么不良的举动的话,必然会被这些盯梢的人给擒拿住,关入大牢,再无任何的自由。

   这些盯梢的人无形之中就形成了一个牢宠桎梏,卫瓘虽然没有丧失基本的自由,但他们外界的联络已经被完全地掐断了,那怕现在他想传递出一封信件或一样东西,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机会。

   这无形中也证明了毌丘俭的野心在膨胀,他很有可能要趁着司马懿兵败身死的这一重要关口起兵叛乱,自立于幽州。

   如果属实的话,那么卫瓘清楚自己已经处于一种极度危险的边缘了,做为司马氏在幽州的代理人,自然会成为毌丘俭首当其冲要对付的目标。

   事实上,自己前来幽州,本来就是一个危险的差事,毌丘俭和司马懿不睦,天下人皆知,但司马懿需要一位心腹之臣前来幽州制衡于毌丘俭,而司马懿从众多候选人之中,最终选定了自己,临危受命,这才赶赴的幽州。

   对于卫瓘而言,司马懿既是护身符,也是催命符,司马懿在世之时,毌丘俭畏惧司马懿的强大,根本就不敢有反叛的心思,这时的卫瓘,无疑是最为安全的;但此刻司马懿去世之后,毌丘俭蠢蠢欲动,反叛之心昭然若揭,而卫瓘的处境立刻变得不妙起来,这真是成也司马懿,败也司马懿。

   卫瓘不是没有想过要逃走,但整个幽州,都是毌丘俭的势力范围,当初卫瓘上任的时候,只是带了为数不多的亲信,依靠这么一点可怜巴巴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和毌丘俭来抗衡。

   此刻在卫瓘的住所四周,时刻都有人盯梢着,也就是说卫瓘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毌丘俭的耳目,只要自己一有逃跑的企图,毌丘俭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给捉起来,再扣上一顶临阵脱逃的罪名。

   所以卫瓘看到这个情势之后,果断地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不是他不想跑,而是根本就跑不掉,与其落下口实,倒还不如稳稳当当地呆着,以不变应万变。

   如果毌丘俭真得想要自己的命,那么卫瓘再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的,既然毌丘俭到目前还没有动手,那就说明事情尚有转机,卫瓘只好是静观其变,然后再临机权变。

   纯情美女张熙尧百变靓丽写真

   果然,没过多久,毌丘俭派人来请他过去,态度一如既往,还是比较恭敬的,显然还没有把他当作是阶下囚,卫瓘的身份,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幽州监军。

   卫瓘整了整衣冠,从容地出了门,奔幽州都督府而去,他的表情平静,一如平常,仿佛前往都督府是例行公事一般。

   此刻屋外是大雪纷扬,已经将幽州城完全笼罩在一片苍茫的白色之中,原本人流熙攘的街道上,此刻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了。

   卫瓘的住所距离都督府并不算是太近,但卫瓘每次去都督府都是步行,除非是有特殊紧急的事务才会骑马乘车。

   原本去请卫瓘的人是准备了车驾的,这么一个大雪纷飞的寒冷日子,出门至少得乘坐那种带暖阁的马车才行,但卫瓘却拒绝了他们的好意,独自一人,踏雪而行。

   那些人也是无奈,毌丘俭只是吩咐他们将卫瓘请来,并没有限定时间,也没有说有什么紧急的事务,所以卫瓘愿意挨着冻,在雪地里步行,他们也只好跟在卫瓘的身后,前往都督府。

   厚厚的官靴踩在深达一脚的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响声,这条大街是幽州城的主干道,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已经将积雪碾压得很结实了,雪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车辙,纵横交错。

   卫瓘小心翼翼地走着,路面上很滑,一不留神就会摔上一跤,不过卫瓘已经熟悉了这种步行的生活,所以那怕行走在雪地之中,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不适。

   之所以固执地选择步行,并不是卫瓘就喜欢这种自虐的方式,而是他刻意地延长到达都督府的时间,在路途之中,会有比较长的时间让他来做冷静的思考。

   卫瓘是一个擅于思考的人,这么长的一段路,有充分的时间让他来做思考,而且当这一切成为习惯的时候,卫瓘则是更加地依赖这种方式。

   现在幽州城的局势外表看起来平静无波,但内里却是波涛汹涌,暗流激荡,尽管这种半软禁的生活让卫瓘很难掌握第一手的信息,但头脑敏锐的他又何曾察觉不到幽州城中的异样,越是不同寻常的气氛就越容易潜藏危险,平静无波的表面之下,肯定会蕴藏着最为激烈的巨变。

   毌丘俭是什么样的人,卫瓘很容易做出判断,尽管他短小如鼠,事事谨慎,但卫瓘知道,毌丘俭也是一个极具野心的人,只不过他平时做了很好的伪装,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卫瓘深知,一旦毌丘俭露出獠牙的时候,会比任何人都凶残可怕。

   从并州撤军之后,毌丘俭的野心似乎就开始膨胀了,这段时间,身为幽州军的二号人物毌丘秀突然地消失了,尽管他们刻意地隐瞒了毌丘秀的行踪,但卫瓘推测,毌丘秀此次出行,必然有着极为重要的任务,而他要去面见的,也绝非是等闲之辈。

   不出预料的话,毌丘秀出行的目的地就是并州,而他要见的人就是曹亮,一旦双方联手,幽州就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