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突然发生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让叶开雷王诸葛十三等人手上的动作都是一顿。

本以为是卫二爷对须乐童的绝杀,谁能想到雪皇竟然会突然出现在下方插手了这场战斗?

雪皇的实力本就要强于卫二爷,眼下突然出手,措不及防再加上卫二爷本就受了不轻的伤势,竟是一击得手,直接彻底重创卫二爷。

那道白衣威严的身影站在冰冷通天的冰柱一侧,目光冷淡的看着踉跄起身的卫二爷。

柳然几乎是在瞬间便抽离了战局闪身站在卫二爷的身前,在四周凝聚出了一层薄霜将重伤的卫二爷护在了其中。

他抬头看着天空之上,血衣人与雪皇依旧在战斗着,两道强大的本源之力在空中剧烈的碰撞着,那地面上的又是谁?

目光微微一凝,柳然再度低头看向了冰柱之前的那道身影。

然后便看到地面上站在须乐童身侧的那身白衣逐渐变得透明虚幻起来,随着冷风和雪花消散。

众人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雪皇在与血衣人交手的同时抓住了一瞬间的空隙来到了须乐童的身侧抬手洞穿了卫二爷的胸口而后重新回到了天上继续与血衣人进行着战斗。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那短短一瞬的时间里完成的。

这已经不是速度够快就能够做得到的了,而是一种对于空间的运用,就像是当初子非在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走遍了整个天下一样。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雪皇之前所言这是他的领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嫩清纯美女性感香肩明艳动人写真

“如何?”

柳然偏头对着卫二爷问道。

卫二爷摇了摇头:“死不了。”

四周凝聚的冰霜更厚,围绕着卫二爷的身体形成了一个圆圈将他保护在其中,柳然回头看着与他交手的那个人,轻声道:“你在此修养,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卫二爷没有说话,盘膝坐下尽可能的恢复一些伤势。

四周的战斗还在继续,只是每个人在力战斗之余都要分出一些心思避免被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雪皇重伤。

柳然的实力要比卫二爷更强,但是他的对手同样不简单,即便是凭借老楼主的实力也只能做到占据上风,无法如同卫二爷一般快速结束战局。

在这片领域当中一定要速战速决,倘若时间拖得太长或许对血衣人有些优势,但雪皇的优势更大。

在场所有人对这一点都是心知肚明。

圣龙族长抬掌与雪国宗师碰撞在了一起,二人同时被震退而去,他所对战的是雪国宗师当中一位十分妖异的青年,力量阴柔诡异,角度也是刁钻难测,让人难以防备。

“这就是妖域最强者的实力?”

妖异青年注视着圣龙族长,嘴角轻轻扬起,讥讽道。

他虽然不是圣龙族长的对手,但差距却并不大,圣龙族长想要短时间内胜过他根本是完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只要下方战局不变,血衣人败在雪皇手里就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听着眼前雪国宗师的讽刺,圣龙族长并未说话。

妖域与雪国本就是敌对的状态,妖域在北雪原更北的地方,当时曾与李来之联手逼迫雪国不得不退兵,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所以才让大唐与妖域成为了联盟。

妖异青年冷冷一笑,竟然是不退反进朝着圣龙族长主动进攻,他的手里提着一把剑,显然也是一位剑修,那把剑在冰雪的映衬下倒映着雪域的寒芒,这一点寒芒很细微的闪烁着,明明并不明亮,但却十分刺眼。

让圣龙族长的眸子闭合了一瞬。

就是这一瞬的时间,妖异青年的身体骤然化作一道剑光朝着他疾驰而去,那把剑上闪烁着的微弱光亮在一瞬间绽放到了最大,速度之快将苍穹云雾自中间分开了两半,剑光之锋利,让脚下大地裂开了一条深深地裂痕,冰雪从裂开的地面塌陷进去,许久之后都不曾落地。

裂开的缝隙就像是一道深渊,深不见底。

妖异青年出现在了圣龙族长的面前,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森然道:“不知我这一剑,和萧泊如斩出来的落仙峡比较起来,哪个更胜一筹?”

当年萧泊如在塞北用落仙剑在地面轻轻一划,大地两侧分开,出现了深不见底的峡谷深渊,因为他的剑名叫落仙剑,所以那道深渊也被世人称之为落仙峡。

这是唐国很有名望的一处地方。何况萧泊如也是很有名的人。

提到剑修,天下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萧泊如,所有的剑修都想要追赶上那道身影。

明知很遥远,仍旧在不停的追赶。

因为即便相隔在遥远,也能够看到一个背影,能够感受到所隔的距离,直到后来萧泊如入六境飞升,天底下用剑的人就再也没有能够望其项背的。

即便是横压一代的子非,也从来不会拿自己去和萧泊如做比较,因为那是一种尊敬。

妖异青年这句话显得很狂妄,即便圣龙族长并不是唐国之人仍旧觉得这话很狂妄。

分开的云雾忽然顿住,裂开的大地也停止蔓延,那道剑光已经悬在了圣龙族长的面前。

顿住的云雾化作风雨落了下来,像是一片白布从空中垂下,圣龙族长睁开了眼睛,那道锋芒毕露的剑光竟是无法再往前一步。

风雨白布落在了身上,从空中落下像是真的瀑布一般,区别只在于眼前很静,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洒落的瀑布将二人的身体包裹在了其中,明明是透明的风雨却意外的遮住了所有人的眼睛,里面更是没有丝毫的气息传出。

风雨形成的瀑布化作一个圆圈包裹着二人,用密不透风来形容或许并不合适,但事实的确就是如此。

那微弱的寒芒和剑光消失不见,头顶的火鸦桥梁还在燃烧着,每一刻都会有一只火鸦从桥梁分离飘落而下,像是燃烧的红霞,凋零的炼狱。

一只只火鸦落下化作一片片红莲。

红莲落在了瀑布上,发出了滋的一声轻响,红莲四周燃烧的火焰消失不见,瀑布之上裂开了一个细小的缝隙,然后快速扩大,只是呼吸之间所有的风雨瀑布便部都消失不见,露出了里面的情况。

圣龙族长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条人立而起的巨妖,上半身像是巨龙,下半身则是人立的模样,这一幕很熟悉,正是当年在荒州之上被薛红衣一刀斩杀的那六境妖尸的模样。

这就是圣龙一族的本体。

圣龙族长抬手掐住了妖异青年的脖子将其提在了半空中,漠然道:“凭你,也配和萧泊如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