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踪的人开着车子一转过弯,就看到他们跟踪的车子横放在路中间,挡住两边的路,哪还不明白这是被人发现了。

连忙倒车准备掉头,一直跟在目标后面突然停下的车不知何时追了上来,堵住了他们离去的道路。

也没让慕司宸出面,君宴和严泽下车,走到跟踪的车子驾驶室边敲了敲窗门,冷声道:“下来!”

车窗滑下一半,车内的人还装傻。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君宴脸上的冷意更甚,不耐烦道:“是自己下来,还是我打碎窗户拖出来。”

看君宴往手上带着指套,镶嵌着闪着寒光的锥形金属头,一拳就足以把车窗玻璃给打碎。

“别别别,我自己下来!”

严泽在另一边守着,两人慢吞吞地下来,蓦然伸手往严泽和君宴身上使劲一推,就想要逃。

只是两人错估了严泽和君宴的伸手,连衣角都没有碰到,就被一脚踹到。

严泽和君宴把人拎起来,抵在车子的引擎盖上,低喝道:“说,谁让们跟着的!”

刚才还窝囊得像是软蛋一样的两人,这会却变得硬气了,咬着牙连眼神都变得凶狠,连被君宴他们卸掉了四肢,都没吭一声。

长相美丽清纯少女走街元气图片

顾云念打开车门跳下去,拿出一瓶药递给君宴,再去一边等着。

“给他们吃下去,过一刻钟再问,有半个小时。”

君宴半信半疑地把药丸给两人灌下去,就看两人的眼神开始迷离。

一刻钟后,试着先问了两人的名字。

在迟疑了瞬间后,各自都说了。

接着君宴由浅至深地问下去,很顺利地问道了他想要的结果。

问完后,他准备打电话让人来处理,顾云念开口将他拦住。

“等等,我这药吃下后,醒来会失去最近一个小时的记忆。算算时间,等他们醒来刚好!”

君宴立刻明白了顾云念的意思,让坐在后面车上的保镖下来,把两人的四肢给接回去,把车头对准了一处山壁,再把两人塞回去,让驾驶室上的人脚踩着油门,再抹除留下的痕迹。

做好这一切,一人坐进车子的后排,冲君宴和严泽做了个准备好了的手势,带着手套的手就一手扶着桌椅,另一手提着手刹一松。

咚地一声,车子重重地撞上山壁,撞落了一连串的落石,引擎盖也被撞得掀起,发动机熄了火。

顾云念看着驾驶室内安全气囊弹出来后,又焉了下去。

“走吧!”慕司宸牵着顾云念,大家各自都上了车。

后面的保镖坐回了车上,车子绕过撞到山壁的车子时,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交警队吗?有辆车撞上了山壁出了车祸,地点在……”

就在顾云念他们离开没多久,车子内的两人也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车上,君宴主动说出刚才逼供的内容。

“那两人是被人雇佣来的,让他们盯着我看能不能找的医生能不能治好我的母亲。我推测,这两人不是幕后的人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