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珠听到这话,瞬间变得面色狰狞,她费了力气,想要拽住你狄老头,最后只是徒劳。

因为无力,她还倒在了狄老头的怀里。

狄老头念了她多年,可惜樱珠先前身份尊贵,又有权有势,哪里会与自己亲近,现在美人在怀,狄老头别说有多高兴了,心里还一片柔软,赶紧把人抱住。

他想着,这样的樱珠也是不错的,起码自己能抱抱她。

“你……放开我!”樱珠使劲推开他,自己则是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动作过大,她五脏六腑疼得厉害,差点没缓过来。

狄老头还是心疼,赶紧去找了蛊虫来,给她暂时缓解一下疼痛。

樱珠满头大汗,疼痛逐渐减弱,她声音也虚了:“阿生,你要帮我,你要帮我啊!我功力不恢复,再见楚霁风之时,就没有一丝抵抗之力了。”

狄老头皱着眉头,道:“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没这能耐啊。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去打探过消息,朝中乱得很,楚霁风下落不明,至今都没有出现,你之前说过捏碎了雌蛊,他肯定没法活命了,他是不会再来报复的了。”

樱珠眸光一亮,赶紧又说:“他死了,那就是我们的好机会啊!我要回去,我还要辅佐泓儿复国呢!”

对啊,楚霁风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但她却没有死!

青涩美少女白嫩香肌阳光投影居家唯美写真图片

她还有罗远深的兵力,还有几个金吾卫和上百的暗卫,只要她回去黎都,还是能掌控大局。

狄老头把人摁住,有些不耐烦了,道:“你都弄成这样子了,还要回去争什么?你可知道,罗远深见楚霁风下落不明,那些将领没了主心骨,就带着自己的兵马攻城,他是想要自己登皇位,现在是轮不到你扶持燕泓复国了!”

樱珠听了,不免瞪大眼睛,她哪里想到罗远深会背叛自己呢!

“他怎么敢……该死的罗远深!他明命起了誓,会效忠于我!”樱珠喊道,面容更加扭曲。

狄老头见状,只能劝她别再动气,好好养伤。

他无奈说道:“罗远深本就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见你们两败俱伤,就从中得利。”

樱珠咬咬牙,想着自己多年谋划一朝毁了,别说有多气愤了。

可是,现在她功力受损,又没了势力,还能如何……

楚霁风死了,反而是让罗远深捡了便宜,她觉得完全是得不偿失,这状况远比在东海岛的时候要差,狄老头说得现实,现在她还谈什么复国呢。

可樱珠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她抓住狄老头的手,道:“阿生,我们先找到燕泓,再联合中书令他们,共同反抗罗远深这个逆贼吧!现在若不行,就带着燕泓回东海岛,养精蓄锐之后,我们就可再卷土重来!燕泓是楚霁风的儿子,他以后定会如楚霁风一样,有能耐再夺回自己的位置。”

狄老头叹气:“珠珠,你怎么还一直惦记着复国呢?我们过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

再过个十年八年,他们都要老了,如此下去,他还如何娶樱珠啊。

樱珠瞅着他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瞬间大怒,将放在旁边的白粥扫落在地,怒喊道:“就过这样的日子吗?!你看看,这是什么鬼地方,这是什么鬼吃食?你能过这样的日子,我可不能!我是大燕尊贵的神巫女,而不是卑贱的农家女!”

狄老头怔了怔,看了看洒在地上的白粥,又看了看震怒的樱珠,问道:“那我呢?你曾答应过我,会跟我过日子,可你一直惦记着复国,那我该如何?”

他想着,樱珠哪里是为了复国,她是不舍得自己手中的权势吧!

樱珠心烦意乱,懒得哄着狄老头了:“你不过一个臭蛊医,就比奴隶的身份高一点,你还真想跟我成亲过日子?你乖乖听我的话,我还能将你留在身边,但你切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狄老头听了这些话,宛如五雷轰顶,身子晃了晃。

他声音干干的:“珠珠,你……你说,是不是太气了,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是!”樱珠哼了哼,一脸刻薄,“你瞅瞅自己是什么模样,还真想配得上我吗?”

酸楚,痛苦,愤怒一时间全涌上心头。

狄老头瞪着樱珠,难以压制住愤怒,一巴掌扇了过去。

樱珠内力尽失,自然没什么能耐反抗,而且狄老头敢动手打她,她还惊了惊:“你敢……敢打我!?”

狄老头先是有点恐惧,但随后想起樱珠已经内力尽失,现在是个废人,而且他们躲藏在这里,那几个金吾卫也不会找到他们,他还怕什么?

看着樱珠脸上的红痕,他还觉得心里一阵畅快呢,觉得无比解气。

想着,又往樱珠脸上打了一巴掌:“打你就打你!你的命是我的救的,吃食是我给的,我就是要打你!”

这下子,狄老头更加畅快,积聚多年的怨气得到了发泄,干脆再打了数个巴掌,让樱珠知道自己的厉害。

樱珠成了神巫女之后,就再没受过这样的羞辱,脑袋都是懵的,更别说她现在无力反抗,最后只疼得哭喊着求狄老头住手。

狄老头收了手,看着趴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樱珠:“珠珠,你就安心留在这里吧,我们好好过日子。”

他得去弄只蛊虫来,让樱珠再也无法恢复功力,还要寻来铁索,将她拴在屋里,断了她逃跑的念头。

樱珠哪里想到,自己叱咤半生,决定了无数人的生死,如今却被一个臭蛊医如此折磨。

她想要提气恢复功力,但狄老头觉察到了她的心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不管她伤势有没有好全,直接撕裂开了她的衣衫。

他陪着樱珠多年,非常清楚她的弱点。

神巫女嘛,就要守身如玉,不能与男子结合,否则功力将会尽失。

那他还找什么蛊虫,这不是方便多了?

樱珠哭喊着哀求,但狄老头像是听不到似的,只顾着自己爽快。

幸好幸好,他年纪虽大了,但很懂得保养身子,那方面还行,直接断绝了樱珠的一切可能。

樱珠到最后连眼泪都没了,人都木讷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竟然落得如此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