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将切刀放下,拿起专业的工具,慢慢打磨起来,随着工作人员的动作,一小层石料被磨掉。

工作人员轻轻吹了口气,当表层石屑被吹掉的瞬间,一抹碧绿,出现在众人眼中。

这抹碧绿,给人一种颜色浓郁的感觉,光看这颜色,就几乎可以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确定,这是正品。

工作人员继续将这块石料进行磨擦,当周围的石屑部被磨掉后,那一整块,长宽各接近十公分的翡翠,出现在众人眼中。

翡翠当中,晶体粒极小,透明度很高,这种翡翠,打磨出来的效果是相当好的。

颜色碧绿浓郁,是为上佳。

看一块翡翠是否值钱,首先要看的就是种坑和颜色,种坑便是说的晶体颗粒,颜色的话,翡翠分为绿色,红色,紫色,其中绿色最好,色又分为浓、俏、阳、正、和。

现在摆在眼前的这块翡翠,在种坑和颜色这两点上,可以说是没有能挑剔的地方。

第三点,就是看整块翡翠的透明度了,也就是专业话语中所讲的水头。

一块翡翠最终价格,跟水头有着直接的关系,透明度越好的翡翠,就越值钱。

工作人员,拿出手电,慢慢打在这块翡翠上。

此时此刻,张洁紧张的呼吸都急促了,一种狂喜涌上她的心头,她刚刚听周围人说,就这种成色的翡翠,少说能卖到五百万以上,这是已经确定了的事,也就是说,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赌对了,不用嫁给班辛凯!

清纯白皙大胸美女护士私房情趣走光福利写真图片

张洁父亲,也是满脸的激动,坐在那里,双臂不停的发抖。

至于班辛凯,则是脸色黑的可怕,他没想到,还真让张洁把宝贝开出来了,而且周围人的声音,他也是听得清清楚楚,最少五百万的价值啊!

众人现在就看,当灯光打到翡翠上,能出现什么样的效果了,现在这块翡翠,在颜色和种坑上,都是极品,只要水头好了,那价格翻上一倍都不成问题。

工作人员拿着手电,灯光打开,慢慢移动到翡翠上面,当灯光打在翡翠上的一瞬间,围观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就这翡翠现在的成色,如果灯光打上去,能从另外一面透出来,那就堪称极品了,可现在,整块翡翠,都被灯光所充满,就像是一个自有发光体一般。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块翡翠,是极品中的极品!

“玻璃种啊,是玻璃种!”

“我的天!竟然出了玻璃种,这么大一块!”

看着这块翡翠,周围的惊呼声,不停的响起。

玻璃种,又称为帝王玉,是翡翠当中的极品,哪怕一小块,都价值连城。

“这么一块玻璃种,值多少钱啊?”

“最少有千万?”

“千万不止!”

围观人群的声音当中,带着一种惊叹。

“这女娃眼光太毒辣了,五十万拍下,价格翻了几百倍!”

一块玻璃种的出现,立马就让张洁这里,成了整个大厅的焦点。

与此同时,最后一块帝石的拍卖也结束了,断玉阁的工作人员,当着所有人的面,进行开石。

班辛凯自己拍下来的那块石头一直没动,本来想留点期待感,但现在,他心里是一点期待感都没有了,就算开的再好,能开出这上千万的东西么。

“狗屎运!”班辛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张玄,后又眼神贪婪的盯着那块玻璃种,上千万的东西啊,这比他部身家都要多,他怎么能不心动呢。

这块帝王玉,断玉阁会拿过去给京城来的专家鉴定,当得出一个相对差不多的价格后,再由张洁决定要不要卖。

“姐夫,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张洁送走帝王玉后,满脸感激的看着张玄,可以看到,张洁眼眶中都有泪水泛出来了,这一块翡翠,可以说,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如果今天没有开出来这个宝贝,张洁都能想到,自己以后的日子,是有多么的昏暗无光。

张玄笑了笑,“谢我干什么,这石头是你自己决定赌的,我只是给你个建议而已。”

“如果没有你的建议,我也不会去买,姐夫,真的,谢谢你。”张洁站起身来,冲张玄深深的鞠了一躬。

“好了。”张玄伸手,揉了揉张洁的脑袋,“你这丫头,喊我一声姐夫,就别跟我这么客气了,话说以你和徐婉那丫头的关系,真要用钱,说句话不就行了?朋友啊,并不是用来客气的。”

班辛凯眼神阴霾的瞪了张玄一眼,起身朝一旁走去。

张洁父亲此时,也站起身,跟张玄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客气了许多,“小兄弟,你这份眼光,堪称毒辣,不知在哪高就啊?”

“什么高就啊。”张洁拍了下自己父亲的肩膀,“爸,你不是老说林氏的林清菡厉害么,姐夫他,就是林清菡的老公啊。”

“什么!”张洁父亲身体一震,他看着张玄,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银州那个商业女王的老公!

“小兄弟,刚刚有所得罪,你可千万别介意。”张洁父亲连忙说道,刚刚对张玄的态度,让他感到很不好意思。

张玄摇了摇头,没有吭声。

张洁父亲尴尬的笑了笑,也没再多说话,就自己刚刚所表现的,只要是个有脾气的人,都会对自己有所不满。

“行了,丫头,快去后台拿你的宝贝吧,应该已经鉴定完了。”张玄看着张洁那满脸兴奋的模样,开口道。

“好,姐夫,我晚上请你和小婉吃饭,你可千万别拒绝啊。”

“放心,晚上好好宰你一顿!”张玄大声道。

张洁和其父亲走到后台的时候,看到班辛凯也在这里,而那块玻璃种,此时正被班辛凯拿在手里。

“一千万?不卖不卖!”班辛凯此时正在和一个人交流,“你们当我傻啊,这块玻璃种,最少值一千五百万,一千万就想买,你们做梦呢?”

张洁走过去,“班辛凯,我的东西,怎么在你手里。”

“你的东西?”班辛凯一脸疑惑的看着张洁,“什么你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