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里,苏玖在护山大阵周围走了一圈,近几日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的浓烈,她在护山大阵四周布了几个小型的驱魔阵,以防意外发生。

虽然作用可能不会很大,但是也能拖住魔修一段时间了。

其实她最初确实有打上碧落城的冲动,只是冷静下来之后,又打消了念头,她不得不承认在金丹魔修面前,自己的实力还欠缺的太多,终归是自己不够强,只能选择向宗门求助。

苏玖刚布好最后一个驱魔阵,便发现有一道熟悉的气息在靠近。

空气中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苏玖。”

苏玖一滞,转头便看到了那个体态气质较好的女子“温长老。”

温如意看向苏玖布的阵法点点头“驱魔阵的阵盘是你同门前辈们给的吧。”

不难听出,温如意很羡慕苏玖。这个女孩子一看便是沧澜宗的亲传弟子,从这几天她的举手投足间不难看出,她带了几分那些天才特有的傲气,却并不会给人留下反感的印象,不管做什么事都带着非比寻常的自信,也可以将自己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

温如意想,她的师门长辈一定在她身上投入了很多的心血,才将她养的这般优秀。

十三四岁的骨龄,便有筑基的修为,若是能成长起来,定然也是个前途无量的一个孩子。

提起阵盘,苏玖眉眼温和了几分“是有个很厉害的前辈赠与的。”

“是苏玖很亲近的人么?”

如花似玉两个辫子女生出彩亮丽写真

苏玖点头“很亲近的人。”算是在这一世除了苏绵绵和师父以外,最亲近的人了。

温如意也笑了,只是随后笑意又渐渐隐去,她也有很亲近的人,但是她很亲近的人们多数已经不在了,还在的两位,其中一个又……

苏玖猜到了几分温如意所想,忍不住探寻问道“掌门…真的没事么?”

苏玖明显感觉到,在她提到掌门的时候,温如意面色闪过一丝不自在。

她摇了摇头,似是无意说道“那想来是我看错了,我还奇怪,堂堂碧落宗掌门怎么会被魔气侵染。”

温如意猛然看向苏玖,双唇微张,似是想要说什么,只是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了一般抿了抿唇,勉强笑道“怎么会呢…”

苏玖见她执意不肯说,也不再勉强,只是直言道“我也能理解你们隐瞒的原因,但我希望你们也要为自己的弟子考虑。”说罢,苏玖不再说话。

言尽于此,提醒到这里,于她而言已是仁至义尽。

温如意垂下眼眸,也不再辩驳“看来你已经确认了。”

她看着面前的少女,光明磊落,身形笔直,连这天上的明月都更偏爱眼前之人,月光撒在她的身上她的脸上,给她原本清冷的脸染上了几分柔和,尤其是那双似乎可以看破一切的眼睛,在温如意的眼中,竟比那月光还要更明亮几分。

这种女孩子,应该是不曾受过人间疾苦的吧。

“不是侵染魔气,是他主动和魔结了契约。那魔无法附身到别人的身体上,便直接住在了他的体内。”

苏玖诧异,难怪他们要极力隐瞒了,若是传了出去,碧落宗确实会大乱,至于魔?苏玖以为她指的是魔修,毕竟修真界不少人都将他们统称为魔,但其实真正的魔和魔修还是不同的。只是真正的魔哪里是他们这个界面可以看到的。

温如意嘴角勾起一丝苦涩“你以为,那次大战我们是怎么活下来的?你真的以为我们三个金丹前中期修士能够不付出任何代价,便能从那两个金丹后期的魔修手里轻易救下大批弟子然后再逃脱么?世界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所以你们掌门便和不知道哪里来的魔签订了契约?”

温如意摇了摇头,“不是魔修,是魔,只不过是一缕残魂。”

她说的很肯定,苏玖却出了一身冷汗。

她不自觉将剑握紧了几分“修真界哪来的魔!”

魔和仙是同等的存在,魔修修魔就同修士修仙是一个道理,不飞升,根本看不到魔或者仙这样的存在。

温如意摇头,“总之就是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那缕魔魂出现了。它答应了帮我们救众弟子,但是需要寄住于一个人的身体,掌门主动答应了,并和那缕魔魂签订了同生契约。”

苏玖努力消化着,这个世界居然有魔这一信息,可是在前世,他却从未遇到过魔魂这等存在,是她忽略了么?

紧接着苏玖又问道“你们就不担心它反噬抢夺身体?”毕竟魔可不是什么讲信用的生物。对于同生契约她也了解过一点,同生绑定的只是魂魄,却不是**,等那魔强大了起来的时候,他完可以将掌门的魂魄拘禁,自己的魂魄出来代替掌门生活。

“那时候已经顾不了许多了,不答应,只会死更多的人。”

温如意说完,便有些释怀的笑了,自己一个人守着这样大的一个秘密其实也挺累的。

温如意离开了,只留下苏玖还站在原地,目光明灭不定。

就算除了城里的魔修,但将来若是有一天,碧落宗掌门和魔魂结成契约的事情传了出去,恐怕也会很快成为其他道修的眼中钉肉中刺。

也难怪温如意会这般担心。

……

天蒙蒙亮,外面就传来了巨大撞击的声音。

议事厅也乱糟糟的一片。

厅内之人,正在紧急想着可能的办法。

其中一个弟子面色苍白的跑了进来“他…他们正在用一柄黑色斧头劈护宗大阵。”

苏玖转念一想,便猜了个七七八八“黑色的?是被魔化的破阵斧?”

她话音一落,议事厅内知道破阵斧的人,脸色立刻变得极为难看。

那位男长老有些暴躁“怎么会这样!要是有这个斧头,他们不是该早就打上来了么?”

掌门摇摇头“应该是临时拿到的,不过我们已经没有人在城内了,也不知道他们那边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云环翎则问道“护山大阵照这样损耗还能撑多久。”

“两个时辰。”

这个答案,让所有人的呼吸一滞。

大厅内陷入了长久的沉寂,只是外面那砍动阵法的声音时不时传来,让所有弟子都揪紧了心脏。

有的弟子害怕惶恐,有的弟子怒目而视声音传来的方向,也有的弟子抿唇沉寂不言。

掌门将所有人的面孔都一一刻进了脑海,他对着温如意挥了挥手。

温如意看懂了掌门的手势,她努力的深呼吸平静自己的情绪,却依然红了眼眶,平生第一次,用着极其严厉的声音,对着众弟子说道“目前情况紧急,所有弟子听令,都随我来!”

“两位小友…你们也过来吧。”

苏玖目光微微波动,这些魔修怎么会这么快就过来,按照门派金丹期的速度,从宗门感到碧落宗要差不多半个多月的时间,但她才传音过去不到两天。

云环翎知道目前为止这已经不是他们能插手的,金丹和筑基完是两种意义的存在,再厉害的筑基期,在金丹修士的眼中修士也走不过几个回合,何况还是筑基初期到金丹后期的差距。他不想见她白白牺牲,心道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将她拖走,却没想到,苏玖根本没打算在这里停留。

她留在这里,说不定掌门二人还要费心保护她,那便不是帮忙而是添乱。

温如意在带着弟子离开前,忍不住回头看了掌门一眼,眼里有着浓烈的眷恋,她很清楚只此一战可能面临的就将会是天各一方了。

其他弟子心里此时也都清楚,他们将面临什么,也忍不住频频回头看向掌门和另一位长老。

看着渐行渐远的门派弟子,掌门脸上染上了几分落寞,随即又笑了。他摸了摸自己右手臂那块黑色的图腾,心道,这大概是他能为碧落宗做的最后一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