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的博士……”

叮叮当当——

陆颖的学历,把李畅手里的勺子都吓掉了。

来这应个聘,都需要2的博士学历了吗?

“小姐姐,你什么是学历呀?”李畅看着何媛媛,试探着问。

“燕大,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博士。”

屋内的气氛,似乎变的更加凝重了。

“小姐姐,你呢?”李畅看着田妍问。

“复旦,市场营销专业,博士。”

“额……”

李畅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真是来应聘服务员的吗?

清丽冷艳美女街头跟拍美照

怎么都是博士起步啊!

这都是什么牛鬼蛇神啊!

一直都带有防备之意的孙佳,也是脑袋嗡嗡直响。

就你们这些人,到了我们大学,最起码都是教授级别的,来这应聘服务员干什么啊!

“小哥哥,小姐姐,你们不会也是博士吧?”李畅试探着问。

“燕大,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博士。”纪倾颜说道。

“咳咳咳……”

孙富余清了清嗓子,“鄙人不才,宾夕法尼亚大学,计算机视觉方向,博士后。”

林逸满意的点点头,孙富余这个逼装的,真是细节满满。

虽然她是屋里最丑的一个,但却是最出风头的一个。

前有王天龙,后有孙富余,简直就是自己手下的卧龙凤雏。

有二将在此,何愁天下不安?

看到满屋子的大佬,孙佳等人感觉自己就是个小透明。

干什么啊这是,欺负人也没有这样啊。

居然弄了一屋子的博士,外加一个博士后,还能不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啊!

“其实我也想让你们来这打工,但硬件条件实在不允许,抱歉抱歉。”林逸说道,估计这下能让她们死心了。

“我看咱们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吃完饭快点回去学习,等考上博士之后再来这应聘。”李畅说道。

“嗯嗯。”

林逸:……

众人:……

心惊胆颤的吃饭后,四人付钱离开。

林逸看了眼任务进度,已经到(1520),或许今天真有可能完成任务。

四人走后,林逸又给纪倾颜等人做了点吃的。

把几人吃的不亦乐乎,谁都没想到,林逸做饭会这么好吃。

饭后,几人都没这里多呆,因为手头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便相继离开了。

但纪倾颜跟何媛媛却是最后走的,又帮着林逸忙活了一阵才离开。

“师姐,你之前不说,不会主动参与集团这边的事么,今天怎么突然开口了。”出门后,何媛媛问道:

“我觉得,就算龙芯和滴滴的智能出行项目能够成功,也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田总之所以答应下来,完是你老板娘的身份,没敢反驳你。”

这些话在何媛媛的肚子里,憋了好长时间了,现在终于有机会问了。

“你呀,就是让林逸给你惯坏了。”纪倾颜说道。

“他哪惯着我了,天天说我胸小屁股平,我都快让他打击死了。”

“那你应该知足,这要是放在其他的公司,你敢说出这样的话,肯定会被边缘化的。”

“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我也是从公司的利益出发,为什么要把我边缘化,我也没做错什么。”

“因为你不会揣摩领导的意图,和领导唱反调。”

“我知道他想做手机系统,我没不答应,只是觉得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不太合适。”

“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林逸压根就不缺钱,而且他自始至终的目的,也没想过拼命赚钱做华夏首富,你和田妍都没看清这点,所以就揣摩不到他的意图。”

何媛媛被纪倾颜饶懵了,没太懂她是什么意思。

“林逸要做手机系统,并没有入侵手机市场的企图,这是他现在埋下的一步棋,未来会用到,虽然我还没想明白,他会用在哪方面,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

“那你的意思是说,就算你当时不开口,他也会支持孙所长的想法?”

“没错,龙芯是他的基本盘,所以手机系统是一定要做的。但我觉得,他不会明目张胆的拒绝你。”纪倾颜说道:

“你仔细想想,他每次损你的时候,都是身边没有外人的时候,刚才开会的时候,有很多外人在场,他肯定会想办法顾及你的面子,不会说的那么直接,但不管怎么说,手机系统的事情他都一定会做,所以从一开始,你和田妍坚持的方向就错了,没有揣摩明白他的意思。”

“他的脑袋里天天都在想着什么,为什么就跟正常人的脑回路不一样呢。”

“差距就在这了,他一个中海理工大学毕业的本科生,成了凌云集团的老板,而你们这些名校博士,都成他的手下了。”

“这么说,我心里舒服多了。”

“你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纪倾颜说道:

“凌云集团刚刚整合滴滴,他就把田妍分出来了,但你和祁哥一直呆在凌云集团,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否则这次龙芯的上市,你就被派到那里当一把手了,怎么可能会留在集团。”

“师姐,还是你看的透彻。”何媛媛说道:

“估计我这辈子,也就是打工的命了。”

“行了,回去工作吧。”纪倾颜说道:“有事电话联系。”

“嗯嗯。”

简单聊了一会,两人分别上车,朝着各自的公司开去。

众人离开了,小店安静下来。

林逸坐在吧台里,把脚搭在了椅子上。

感觉手上的活又多了。

除了研发芯片30的程序,新系统的手机应用问题也是个难题。

摆在面前的解决方案有两个。

第一个就是借用安卓的构架,将它的外层表皮扒掉,换上龙芯的。

这样就能毫不费力的解决应用问题了。

如果自己的手机系统不成气候,是一点问题没有的。

如果未来发展壮大,抢占了苹果和安卓的市场份额,他们不会干看着。

而这也是他们打击华夏企业的惯用套路。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

像dos操作系统,盗版软件遍地都是,甚至还能及时的提供资源更新。

而微软的打击力度,向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打到最后,连屁都没有一个。

并非是他们不看重市场利润,而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完美打击国内的软件制造工业。

试问,有一个便宜好用的系统,谁会用国内新研发出来的简易系统?

基于这样的原因,国内的软件厂商没有市场,没有市场就意味着没有资金,最终的下场只会走向消亡。

而这也是国产工业软件发展不起来的根本原因。

没有钱,什么都谈不了。

一旦某一天,华夏研发出了一款新的电脑系统,那么打击,就会接踵而来,而且还是无法承受的。

而自己现在面临的,就是这个问题。

想用新壶装老酒的方式来做这件事,存在着天然的弊端,到时候会死的很难看。

那么就只剩下一条路能走了,研发一款新的手机生态系统。

然后在独立开发新的应用软件。

但这件事,并不是有钱就能办到的,事后还得找梁若虚帮帮忙。

沈老大这张牌,估计也快用到了。

哎,这条路有点难走啊!

当当当——

就在林逸窝在吧台里,思考未来计划的时候,听到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吃个饭还敲门?

是不是太客气了点?

林逸从吧台的长椅上坐起来,看到个两个背着包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进来的一男一女,看面相,差不多三十多岁,脸上带着笑容,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吃饭的。

“你们是?”林逸询问道。

“先生您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雷,这位是我的同事王薇。”

两人很客气,双双递出了名片。

林逸看了眼,名片上标准了他们的具体身份。

中海腾飞经销公司。

“业务员?”

“对对对,我们公司,主营酒水饮料等批发业务,而且品类齐,价格低廉。”李雷说道:

“除此之外,我们公司还入股一家批发市场,常用的食材和鲜肉,我们也都能提供,而且品质绝对能够保证。”

“来的还挺是时候。”林逸说道:“正好我还想进点货呢。”

两人对视了一眼,神情喜然,“那咱们坐下来聊聊?别的不敢说,在品质方面,我们绝对能保证,如果供给你们的货,有任何的质量问题,我们肯定无条件退货。”

“这都是小事,但我们店对食材的要求比较高,不知道你们那有没有。”

“老板,这你放心,我们入股的那家市场,算是市最高端的几家市场了,无论高端食材,还是普通油盐酱醋茶,我们都能供应齐,正阳街的好多家店铺,都是我们供应的呢,都合作好些年了。”

“有野生的海参吗?”

“啊?野生的海参?”

“对,就这个,我想备点货。”

“这,这个好像没有。”

“黑金单头鲍有吗?”

“哥们,这可是极品鲍鱼啊,我们哪有啊,五块钱一只的冻鲍鱼行么?”

“必然不行啊。”林逸说道:“进口的金枪鱼有吗?”

“貌,貌似也没有……”

“怎么什么都没有啊。”林逸说道:“拉图古堡和罗曼尼康帝有吗?”

“这,这都属于世界顶级红酒了,就算我们有,别人也买不起啊!”

“哥们,咱们这个店,面向的都是大学生,消费水平都不高,用不到这些东西吧。”

“我们这个店,比较特殊,走的是小而精的高端路线,所以需要高端的食材。”

“哥们,这么聊天就没意思了。”李雷说道:

“你要进的这些东西,一般地方都买不到,而且都是天价,你要是不想进我们的货,咱们可以直说,拒绝我们也没关系的,买卖不成仁义在嘛,别埋汰人啊。”

李雷的职业素养还是有的。

但言外之一就是,这就小破店,还进这么高端的食材?

扯几把蛋的呢吧,也不怕赔死?

再说了,你要是有那么多钱,至于来这种地方开店?

真能装逼。

“嗯?没埋汰人啊,我们店里真需要这些东西,你们别不信啊。”林逸说道:

“后厨有恒温箱和酒柜,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不信邪,顺势往前走了两步,在看到小店酒柜的时候。

整个人都他妈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