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央央冷笑:“我最挚爱的两个亲人被柳姨您害死,您跟我说一笔勾销,柳姨拿什么跟我说一笔勾销,这样,您现在从这百慕大厦的顶楼跳下去,我就跟您一笔勾销怎么样?”

夏央央表面虽然还算冷静,但是内心的震怒已经无法掩饰。

尽管早就猜到了一切都是柳如烟设计的。

但是知道个中细节和真相,夏央央还是克制不住自己。

她害死了两条人命,怎么害能将一笔勾销说的如此轻描淡写?

柳如烟笑:“是想跟我宣战。”

夏央央站起来:“没错,我就是跟宣战,从今日开始,有我夏央央在的一日,就休想安宁。”

“可是知道,母亲的案子已经过了上诉期,也没有任何证据,想翻案,根本不可能,就算是从我的保险箱拿到了五百万的汇款单,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包括是非常规手段,哪怕就是递上法庭,法官也绝对不会予以采纳。”

柳如烟说的没错。

其实夏央央有一段录像,足以证明席家鑫和柳如烟当年联合在父亲的车子上动手脚。

但是那段录像是她偷偷在席家安装的摄像头。

法院不会讲用法律之外获取证据的方式当成判案的正当依据。

沈芳熙清纯写真虏获香港宅男

相反,柳如烟到时候反而可以反咬她一口,控告一个侵犯隐私罪。

“这个不劳烦柳姨操心,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您和席家鑫绳之以法。”

柳如烟笑:“好,那我就等着那一天。”

夏央央从柳如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只觉得双腿发软。

顾朝寒并不在会议室。

而就站在门口等夏央央。

夏央央出去的时候,顾朝寒连忙走了过去:“央央,没事吧,她有没有对怎么样?”

夏央央摇了摇头。

顾朝寒朝着里面还在悠闲泡茶的柳如烟看了一眼,然后迅速带着夏央央离开。

上了车以后,夏央央的身体还是控制不住的发抖。

整个人像是被抽了灵魂一样。

和柳如烟对峙,真的像是消耗了夏央央所有的力气。

那个女人内心太强大,哪怕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

她却依旧当自己清清白白。

过往的那些疑惑,猜测总算在今天全部得到了答案。

但是夏央央并没有觉得解脱。

而是在车里大哭了一场。

夏央央几乎是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顾朝寒吓得直接讲车子停在路边。

“央央,怎么了,柳如烟到底跟说了些什么?”

夏央央只是摇头。

后来顾朝寒也没有问。

只是在车子里面默默的陪着她。

过了许久,夏央央才抬起头来,说道:“当年是柳如烟害死我母亲,然后误导我以为是妈妈害死了她,可笑我当年竟然因为这个原因亲手毁了我自己的婚姻,是我太没有头脑,害的妈妈自杀也让顾祁琛为情所伤变成今天的模样,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太愚蠢。”

顾朝寒也很震惊。

这些年来,夏央央一直在重新调查当年的事情。

顾朝寒也相信母亲的性格爱憎分明,不会背地里去陷害一个人。

现在夏央央总算查清楚了,带着对母亲和顾祁琛的愧疚。

但是唯独不曾想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