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纾回想,想到云黛看着兔腿时的表情,点头:“挺馋嘴的。”

“那她晚上睡的好不好?御医说,她怀双胎肚子大,睡觉会不舒服。”

“……”赵纾面无表情,“云侧妃晚上睡得好不好,我不知道。”

他又不是那女人的奴婢,还得伺候她睡觉不成。

赵元璟也意识到自己问的不对劲,笑了笑,说道:“是我过于紧张了。真想亲自去看看她。”

原先天天看着,还没意识到。

如今分开了,见不到人,忙得时候还能分散注意力,一旦闲下来,就满脑子都是她,挠心挠肺的想见她。

赵元璟觉得挺折磨的。

赵纾斜睨他:“想去就去,谁敢拦着你。”

“我现在这样,不想让她担心。”赵元璟又拉着他细细的询问,“她每天都做些什么呢?”

“吃饭,睡觉,钓鱼。”赵纾只想到了这些。

“她还会钓鱼呢?”赵元璟笑起来,“真可爱。”

清纯学生妹童真游玩外拍写真

赵纾:“……”

哪里可爱?

那么大个肚子,像个陀螺,坐在石头上,差点被鱼拉水里。简直是滑稽好么。

不过,打瞌睡的时候确实有点可爱的,包子脸软绵绵的小兔子一般。

赵纾这么想着,唇角就露出一点笑意。

赵元璟打量他:“小皇叔,您笑什么呢?”

“……没什么。”赵纾摇摇头,把刚才那奇怪的想法从脑子里驱逐出去。

赵元璟笑道:“看来云黛在那里过的还不错,晏儿和玉芙呢?”

“都很好。”赵纾简洁回答完,站起身说道,“有件事,我得跟皇上商量。”

他很严肃。

这是要谈朝中正事了。

赵元璟也收起笑容:“皇叔说。”

“皇上打算怎么处置诚王?”

“秋后问斩。”赵元璟毫不犹豫说道。

诚王犯的罪,死一万次都不够。

他谋反,气死先皇,杀了大臣家眷,还有晋王妃和三个孩子。

害的晋王受刺激太大,人也变得不太正常。

至于他强迫先皇的上百个妃嫔剃头当尼姑,就不必说了。

桩桩件件都够他受凌迟之刑。

若不是眼下正在办先皇丧事,赵元璟早就直接下令把他处死。

赵纾说道:“另外,鲁王呢?皇上准备怎么处置他?鲁王现今被关在刑部大牢里,他犯的罪,比诚王也差不了多少。是否要让鲁王和诚王一起受刑?”

赵元璟道:“这件事我已经考虑过,罪是肯定要治罪的,但要不要处死……皇叔有什么建议?”

赵纾道:“不管皇上心里有没有决断,我的建议是,暂时不要处死他。”

“哦?皇叔说来听听。”

“鲁王算是从犯,虽然罪不可赦,但他是皇上的弟弟。皇上新登基,杀诚王可以震慑天下。但若是连鲁王也一起杀了,虽然没人敢反对,但难免让人觉得皇上残忍无情。何况鲁王那边,还有些复杂,不能一刀切的处置。”

赵元璟颔首:“我明白皇叔的意思。”

鲁王那边还关系到一个忠勇侯府。

忠勇侯府还连着云黛。

这其中关系复杂,处置起来,必须要谨慎。百镀一下“皇后是朕的黑月光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文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