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李白手上把弄着一支三寸长的细刺,注意力丝毫没有放在这些外强中干的花美男们身上,反而将视线投向不远处,手一指,说道:“拦住那个穿白袍子,拿手杖的家伙。”

   “谁的吹箭?”

   镇长老黑有些见识,认出了那支三寸细刺究竟是什么来历,他随即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狂喊:“抓住那家伙!白袍子,拿着手杖的混蛋,站住!抓住他!”

   在自己的地盘,谁敢行凶!

   看吹箭的尖头,隐隐泛着黑色油光,分明是淬了毒,这是要人命啊!

   这样的行为不啻于在抽他的脸,更何况遭到偷袭的,还是大金主李白,差点儿让镇长吓得魂飞魄散。

   人群之中,一个穿着白袍子,手上还拎着一支短手杖的家伙突然撒开脚丫子,就像兔子一样向远处狂窜。

   索马里的人种与非洲其他地方有些不太一样,因为老天爷赏饭吃,大部分都是天生的篮球运动员,一个个大高个儿,大长腿儿,既能跑,又能跳,一旦速度全开,其他人未必能够追的上。

   穿着白袍子的人是大长腿,其他人同样也是,一群田径健将追一个田径健将,结果显而易见。

   镇长吆喝了一嗓子后,还不到半分钟的功夫,那货被乱拳揍成了死狗,硬生生拖了回来。

   突如其来的混乱让被摁在地上的那些华夏人惊疑不定,这又是神马情况?!

   古典淑女静静等待的那份唯美

   “Good-Job!”

   李白鼓起了掌。

   让这些土黑子们干点活儿,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可是一旦需要发挥个人的身体素质,还真会给人一个大惊喜。

   “叫什么名字?谁派过来的?”

   李白打量着被强行摁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两人中间还横着一支短杖和几支细刺,正是当土黑子们围住那些花美男时,趁机偷袭他的凶器。

   短杖是一支钻出细孔的木棍,细刺却是取材于豪猪,中空而坚韧,还带有倒刺,极适宜灌毒和浸毒,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碎,例如皱皱巴巴的索马里先令、钥匙、小玻璃瓶、小石子儿和手串之类的。

   散落在地上的那几支细刺和李白手上的细刺略有些不同,后者尖端沾染了一层油腻腻的古怪黑色,很显然被额外加上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幸亏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李白,哪怕没有开启琉璃心,依然能够在闹哄哄的环境里,察觉到无声无息倏忽射至的液毒吹箭细刺,并且准确的一手捏个正着。

   若是换成其他人,这会儿多半已经毒发身亡,哪里还有命在。

   乱哄哄的人群里,实在是适合暗杀的好环境。

   “@#¥%&a;a;*”

   对方张口就是一通叽里咕噜的土语,然后脸一扭,作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李医生,他说自己是勇士,不怕死,所以问他,他什么都不会说的。”

   倒是镇长替李白翻译成了英语。

   “是吗?让我看看,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勇士。”

   李白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

   当他说话的时候,穿着白袍子的刺客就已经在注意并且倾听,所以……

   啪!~

   ……当场就中了招。

   瞬间破开心防的小技巧,完全是信手拈来。

   若非如此,李白也不会得到国家注册催眠术大师的资格认证,沾了周大院长的光,近水楼台先得月是一回事,但是如果手上没有两下真功夫或硬功夫,恐怕很快就会遭到其他人的质疑,甚至是打假。

   真正能够无视生死的人,根本不会被李白的任何话所打动,这个家伙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置生死于度外之人,在这世间依旧寥寥无几。

   土黑子们若是个个都能意志坚定,也不会如此懒惰愚笨,更不会守着金饭碗还要讨饭,如此肥沃的土地,丰富的地下矿藏,真正的地大物博,白瞎了这么得天独厚的资源。

   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吃苦?

   所以哪怕老天爷赏饭吃,自己却懒得伸手去接,那么活该被饿死,怨不得别人。

   “哈哈哈……”

   那人满不在乎的怪笑起来。

   仿佛李白这个打响指的动作十分可笑。

   “掐自己脖子!”

   李白给出的心理暗示无视了语言障碍。

   只要给出对应的信息,哪怕他随便哼哼一声,对方也依然能够准确收到,并且作出正确的反应。

   被其他人摁住的那个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一股子力气,肩膀一晃,挣开了胳膊,就在周围惊呼连连,正准备重新摁住他的时候,双手却紧紧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嘎嘎,嘎嘎……”

   穿着白袍子的刺客发出有出气没进气的惨叫,在地上打起了滚,可是自己的手却丝毫没有想要松开的意思。

   一张黑脸一会儿黄,一会黑,就像变色龙一样。

   现场一片哗然。

   此时此刻,谁还哪里看不明白,这一幕诡异的出乎所有人的想像。

   硬掐了一分钟,李白再次打了个响指。

   双手终于得以松开,刺客浑身虚脱了一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汗如雨下。

   “可以不坦白的,我们可以多继续几次。”

   李白说完这句话,望向镇长。

   镇长立刻知意的翻译成土语,说给那个险些自己掐死自己的刺客听。

   “@#¥%&a;a;(想都别想,我什么都不会说)!”

   刺客喘了一会儿,鼓足了勇气嚷嚷起来。

   镇长冲着李白两手一摊,这货死猪不怕开水烫,死黑子无惧太阳晒。

   GOOD!大魔头就喜欢这样的好汉子。

   啪!~

   继续走起!

   “嘎嘎嘎!~呃啊!~”

   刺客的双手再一次不属于自己,狠狠的掐住脖子,很快翻起了白眼,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一分钟后,李白终于放过了意识渐渐模糊起来的刺客。

   重新得到宝贵的空气,又一次缓过劲儿来,人的生命力就是如此顽强。

   掐一会儿,问一下,再掐一会儿,再问一下。

   反正李大魔头有的是时间,尽管可以跟这个刺客继续耗下去,甚至只要他愿意,陪着对方将这个“掐脖子”游戏玩连续玩上三天三夜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种游走于生死之际的可怕体验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仅仅自掐了三四回,刺客就当场崩溃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像这样折磨人真的好吗?

   白袍刺客气急败坏地说道:“@#¥%&a;a;(是胡达部落的罗沙巫师,是他让我干的!我是独行者基塔巴索玛!”

   他已经被自己给掐得命悬一线,口吐白沫,险些没有真的掐死过去。

   “胡达部落的罗沙?”

   “独行者?”

   周围有人尖叫起来。

   “嗯?什么鬼?”

   李白看向镇长。

   “呃!~胡达部落的巫师是黑巫师,不好惹,不好惹啊!独行者?”

   镇长不断抹着额头上冒出来的层层冷汗,说完后又看了一眼白袍刺客,接着说道:“独行者大多是被驱逐出部落的人,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部落,也不会有部落接纳他们,所以总是独来独往,有不少危险的异类,不会有人喜欢他们。”

   提及黑巫师,镇长和其他人一样,都是不由自主的心生恐惧,然而说起独行者,除了深深的排斥以外,更多的是厌恶和忌惮。

   独行者这个群体十分复杂,虽然有好人,也有坏人,但其中更多的都是坏人,而且不乏像基塔巴索玛这样的亡命徒,他们行为肆无忌惮,根本不会在意自己会造成什么样的可怕后果,许多部落之间的战争和矛盾通常都是这些独行者们引发的。

   “黑巫师?”

   李白像是想起了什么。

   如果镇长没有提及“Dark-Sorcerer”这个词组,他恐怕都快要忘记了自己曾经在摩加迪沙近郊的一座庄园里面,曾经和黑巫师发生过冲突。

   帕帕加娜部落的年轻新巫师塞里曾经提醒过李白,非洲大陆的黑巫师们以黑巫术而被世人恐惧和忌惮,并不那么受欢迎,因此这个群体反而非常团结,得罪了一个黑巫师就等于得罪了一群。

   更何况李白还曾经在那个加隆庄园内,击杀了好几个黑巫师,恐怕早已经被其他黑巫师们视为大敌。

   如今被黑巫师雇佣的独行者刺客偷袭,既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是的,您可要千万小心了。”

   镇长的声音打着颤,他十分紧张的左右张望,生怕还有独行者刺客,甚至是黑巫师就隐藏在附近,趁机发动无差别的一击,自己这个倒霉鬼儿恐怕要被殃及池鱼。

   “别担心,黑巫师有我可怕吗?”

   李大魔头不太会安慰人。

   这一手以毒攻毒,让镇长老黑不由自主的一楞!

   诶?

   等等!

   华夏维和部队的李白医生似乎并不止是整个镇子的大金主,好像也是非常厉害的人呢!

   如果不厉害,怎么可能开起那样的酒馆!

   能够让那些荷枪实弹的雇佣兵们光顾,能是普通人吗?

   以镇长的见识,顶了天只认得雇佣兵!

   “呸呸!喂喂!哥们儿,要杀要剐,给个准话,啊噗!把咱们撂在这儿算几个意思啊?啊呸!”

   被土黑子们强摁在地上的那些花美男中有人吃够了土,连吐了好几口土屑子,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