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皇陛下,我请求和大先知去查探一下!”肖克多并没有提议让李振邦一行人跟着,这也是肖克多聪明的地方。

李振邦一行人终归是外人,不仅不是皇族,更不是暮夜联邦的人,所以进入兽人族禁地实在是有些不妥。

自己虽然得到了兽皇的授权,全权处理安魂草的事情,但是如果没有兽皇陛下的应允,他还是不敢轻易踏入兽人族禁地的。

因为肖克多没有随意进入兽人族禁地的资格,冒然进入很有可能会让他陷入危险的境地,哪怕他父亲是矮人王**也不行。

兽皇紧锁着眉头,他实在不明白大先知为什么要如此帮助李振邦,就算李振邦完好无损,也不过只是一个召唤兽法师而已,哪有什么意义和价值?难不成大先知真的看上了他不成?

不过很快兽皇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大先知不同于一般的普通兽人,绝对不会因为这种儿女情长而影响到大是大非,她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想到这里,兽皇长出了一口气,“欧米伽,你们先去休息一下,这件事情我要和大先知还有肖克多好好探讨一下。兽人族禁地毕竟不是普通地方,所以我不得不慎重一些。”

听到兽皇松口了,欧米伽也不好再逼迫,和李振邦对视了一眼。李振邦点了点头,对着泰隆鞠躬行礼,然后带头走出了偏殿。

泰隆本来也想让肖克多先回避一下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肖克多终究也是当事人之一,而且还是矮人王**的儿子,最主要的是他拥护的是自己,不能寒了他的心。

“大先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意思?”泰隆皱着眉头看着大先知,要知道大先知这个做法说轻了叫吃里扒外,说重了叫做叛国都不为过。

“兽皇陛下,你信不信任我!”大先知抬起头,抿着嘴,眼神中带着倔强。

她已经和兽皇说过很多次了,要拉拢李振邦,但是兽皇却总是做出相反的事情,这么下去对兽族没有任何好处。

花的时间

“你是大先知,我当然相信你!”泰隆心中犹豫了一下,但是眼神却极为真诚,丝毫看不出来异样。

“唉!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就算李振邦的背后有这么多的圣级强者,但终究是个人而不是一个国家,是无法和国家相抗衡的,所以你心中还是不太把李振邦当回事儿的对吗?”大先知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呃……咳……怎么会呢!”泰隆有些尴尬的清理清嗓子,他心里面确实是那么想的。

别看刚才好像是欧米伽占据了上风,但是欧米伽真的能为所欲为吗?这可是暮夜联邦的兽皇,是整个大陆除了自由之城以外的三个国家的首脑人物之一,不是某一个小镇的镇长,他怎么可能会没有后手,那么容易被人制服?

“别看李振邦只是一个普通的召唤兽法师,但是如果没有他,我们兽人族将会充满了黑暗和死亡!”大先知脸色有些发白,作为大先知的她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显然她早就看到了一部分兽人族的未来。

“你说的是真的?”泰隆并不是不相信大先知,实在是这话听起来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大先知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抿着嘴,郑重的点了点头。

泰隆瘫坐在椅子上,眼睛有些茫然。李振邦不过是一个鸡肋的召唤兽法师,他怎么可能左右的了兽人族,乃至整个暮夜联邦的命运?如果这话不是大先知说的,换成另一个人,哪怕是圣级强者,泰隆也会认为他是个脑残。

可是这话是大先知说的,那就不一样了,大先知是绝对不会拿兽人族未来的命运开玩笑的。

再一个,历史上兽人族的引领者从来都是兽人族的,至少也是暮夜联邦某个种族的,从来没有出现过人类引领者兽人族走向辉煌的。

不止是泰隆诧异,就连肖克多也瞪圆了眼睛看着大先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李振邦怎么可能会成为兽人族未来的救星呢?

“肖克多!”泰隆深吸了一口气,坐直了身体,眼神犀利的看向了肖克多。

“陛……陛下!”肖克多听到泰隆叫自己的名字,这才回过神儿来,急忙应承起来。

“今天的事情本来是不能让你知道的,但是我知道你对我的忠心,所以才让你旁听的。不过今天的事情你必须当做没有发生过,就连你父王**也不许告诉。假如走漏一丝风声,一定严惩不贷!”泰隆声音中充满了威严,显然他不是开玩笑的。

“是!我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不知道!”肖克多单膝跪地,低着头,郑重的回应道。

“肖克多,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和大先知说一下。”泰隆听到肖克多的回应以后,点了点头,但还是选择了让肖克多先回避。

肖克多对此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仿佛得到大赦一般,没有任何犹豫的退出了偏殿。

离开偏殿以后,肖克多感觉自己的腿肚子有些打颤。不仅仅是因为他知道了了不得的秘密,而且还是因为他竟然活了下来。

肖克多很清楚自己的斤两,也知道很多事情自己是不应该知道的,兽皇之所以能放过自己,恐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的父王**。

如果自己的父亲不是矮人王**,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矮人,恐怕他就无法离开哪所偏殿了。

他当时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仿若实质性的杀意,尽管仅仅只是一瞬间那股杀意就消散于无形了。

离开偏殿以后,肖克多犹豫了一下,本来他还是想要去见一眼李振邦,再叙叙旧的,但是现在他不太敢了。

因为他怕自己见到李振邦以后被他看出什么异常,万一被李振邦问出这件事情的话,那可就麻烦了。思虑了再三,肖克多留下一张纸条,让一名侍卫代为传递。

至于和李振邦见面,只能放到以后了,至少暂时他的情况实在是无法保证能保守住秘密。

纸条上说明了自己来这里是听说李振邦受伤了,所以特意来探望一下,但是临时有紧急的事情,实在是没有时间道别,所以留下这张纸条表明了自己的歉意,以及对以后有机会再聚的期待。

做完这一切以后,肖克多没有任何停留,直接离开了皇宫,马不停蹄的赶回了矮人族。

尽管他不能透露任何消息,也不能将大先知的话告诉任何人,但是并不能阻碍他做一些小动作来增加与李振邦之间的情谊。

李振邦既然是未来暮夜联邦的救星,那作为暮夜联邦的矮人一族,自然也会经历大先知所说的黑暗与死亡,那矮人族未来一样需要李振邦的帮忙。

所以于公于私,肖克多都必须加强和李振邦之间的关系,要将李振邦牢牢绑在矮人族的战车上……

“艾琳娜,你确定说的都是真的吗?”泰隆看着大先知,皱着眉头,再次询问了一遍。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叫大先知,而是叫起了大先知的名字。

艾琳娜郑重的点了点头,“泰隆叔叔,我是从暮夜联邦的未来看到的他,我一开始也不信,所以想要去查看一下他的未来,是不是真的与我看到的暮夜联邦的未来相重合。”

“但是李振邦实在是太神秘了,我看的并不是很真切,确切的说我几乎什么都看不清,都是模模糊糊的。他的未来有太多的可能性,几乎是无法预知的,这是历来大先知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我透支了一部分生命力,也只是预知到了他在那一天会在海丰城遇到危险,所以我才会不远千里赶到海丰城去救他,就是因为我想先与之交好,然后在他身边近距离感知一下。”

“那如果你不救他,他是不是就死了?他要是死了,暮夜联邦是不是就不会经历黑暗和死亡了?”泰隆面沉似水,眼神中露出淡淡的杀机。

“我即便不去救他,他也不会死,因为还会有其他的变故。正是因为我的出现,才勉强让李振邦与兽人族扯上了联系,我们也才有机会在未来求助于他,否则等待我们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死亡!”艾琳娜脸色惨白,身体有些轻微摇晃,不知道是因为想到了恐怖的黑暗与死亡,还是因为泄露了太多的天机。

“这也是为什么你会选择将六百年的安魂草送于他的原因吧?”泰隆深吸了一口气。

大先知一直指引着兽人族躲避灾难的方向,尽管艾琳娜还很年轻,但是她继承的是历代大先知的一切,不论是能力还是知识,所以她的话一定不会错。

“是的!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我们急需李振邦的友谊,我们需要他亏欠我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未来拥有生存下去的筹码!为了兽人族的未来,我们没有选择!”艾琳娜的呼吸有些急促,身体变得十分虚弱。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