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那么赵虞自然要肩负起善后的责任了。

当李郡守向他问起应对之策时,赵虞正色回答道:“许昌这边,恐怕无法出兵增援曹索,非是卑职不肯,而是项宣不会给我等这个机会。……眼下,项宣、严脩、钟费三支叛军皆在围困颖阴,唯独鄢陵的周贡并无行动,倘若卑职没有猜错的话,项宣必然会叫周贡负责牵制我许昌……”

刚说到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忽然听到了“铛铛铛”的警钟声。

李郡守面色微变,率先走出书房,赵虞与陈朗紧跟其后。

果然,出了书房,那“铛铛铛”的警钟声就变得愈发清晰。

“是何处预警?”李郡守惊疑地问道。

“恐怕就是东城门了……对,东城门。”

赵虞倾听了片刻,肯定道:“如卑职方才所言,鄢陵的周贡必然会牵制我许昌,令我许昌不敢再出兵增援颖阴……不过大人不必担心,除非我许昌向颖阴派出增援,否则周贡应该不会立即攻城。他肯定是要等到项宣、严脩、钟费几人解决颖阴之后,再一起谋图我许昌。”

这周虎虽野心勃勃、恣意妄为,不过在带兵打仗方面,确实要比曹索不止胜出一筹……

李郡守深深看了眼赵虞,微微点头,旋即转身回到了书房内。

待回到书房内,待赵虞与陈朗二人入座后,李郡守便问道:“既我许昌无法出兵增援曹索,曹索又难以突围,如何是好?”

赵虞正色说道:“曹索只是被包围他的叛军人数吓住了……别看包围颖阴的叛军或有两三万之众,但他们未必有足够的体力。先说临颍的叛军,他们在一夜之间于颍阴与许昌之间建起了一座营寨,外加一条狭长的防御,依我之见,他们必然是事先准备好了鹿角、拒马以及建营所需的木头,所以才能在一夜之间建起营寨,令曹索措手不及。但反过来说,临颍叛军用了足足一宿仓促建营,军中士卒又哪里还有足够的体力呢?……项宣与严脩二军亦是同理,他们在一夜之间从颖阳奔回颖阴,足足赶了近四十里的路程,又岂有余力复战?……可惜曹索不够冷静,否则,当他在发现城外叛军时,立刻果断朝许昌突围,叛军未必挡得住他。”

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

“唔。”

李郡守双眉越皱越紧。

不得不说,相比较这周虎的‘料敌于先’,曹索的反应在他看来实在是太糟糕了。

这让他越想越后悔:明明此前已对曹索彻底失望的他,怎么会因为宋撰几句劝说,就决定再给曹索一次机会呢?

懊悔之余,李郡守问赵虞道:“倘若立即派人命曹索率军突围,此事能成么?”

赵虞抱了抱拳,说道:“大人,恕我直言,曹索已错过了最佳的突围时机,不过眼下,也只能这么做了。……若三日之内,曹索无法率军突围,他麾下一万郡军,恐怕要在颖阴全军覆没。”

“三日?”李郡守一脸惊色。

“是。”赵虞点点头,解释道:“因为曹索此番出兵,仅带了三日之粮……虽然卑职曾提醒廖广,叫他们多带粮食,但很可惜,曹索并没有听劝。”

“……”

李郡守越听越恨,在暗骂了几句后,忧容满面地说道:“万一那一万郡军全军覆没,那……”

赵虞趁机说道:“是故,卑职建议立即征兵。”

“眼下?”李郡守不解地问道:“来得及么?”

赵虞当然明白李郡守的意思,解释道:“仓促之间,自然无法将城内的壮丁立刻就训练成合格的士卒,卑职的意思是,先组织一支民兵,负责后勤之事……当初卑职在昆阳时就是这么做的,那时,我昆阳可以一战的兵卒数量极少,只有我黑虎寨的……咳,寨众,以及良莠不齐的昆阳县军,加到一起也不过四千人,怎么办呢?好在此前卑职在昆阳城内组建了一个‘兄弟会’,在民间颇有影响,因此卑职便借兄弟会的名义,将城内的壮丁组织成民兵,让他们负责给城上的士卒送饭,或者运送伤员……本来这些都需要士卒来做,倘若由民兵取代,那么,我许昌如今所剩的一万六千名郡卒,便可以全部派上城墙抵御叛军。”

“好,这个办法好。”

李郡守连连点头,当即催促赵虞立刻去办。

赵虞与陈朗躬身而退。

待离开李郡守的书房后,赵虞与陈朗颇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见左右无人,陈朗拱手低声对赵虞道:“周都尉对当下有何指示?”

赵虞想了想说道:“你先随我去一趟都尉署,我有意叫荀参军组织民兵,皆时少不了需要‘陈郡丞’的协助。”

听到‘陈郡丞’三个字,陈朗脸上顿时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容,连连说道:“多亏了周都尉提携,陈某日后定然唯周都尉马首是瞻。”

听到这话,赵虞心中自然高兴。

他如今已经掌握了郡军,而有机会取代宋撰成为郡丞的陈朗,如今也是他的人,只要再在许昌建立一个‘兄弟会’,掌握了民心,整个许昌无疑就会像当年的昆阳那样,渐渐被他掌控。

虽然上头还有一个李郡守,但那并不是问题,只要将郡守府的官吏逐步撤换成他的人,李郡守就会成为被他供起来的泥塑,在暗地里彻底被他架空。

等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借李郡守的名义号令整个颍川郡。

当然,如今想这些还太早了。

半刻时后,赵虞带着陈朗、静女、牛横、何顺几人返回了都尉署。

刚回到自己的廨房,赵虞就看到功曹参军荀异在屋内一脸焦虑地来回踱步。

“周都尉,你可回来了。”TXT书屋

猛然瞧见赵虞,荀异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连忙急声说道:“方才,东城门门侯宋预派人来传讯,说是在城外看到了鄢陵方向的叛军……”

“我知道。”

赵虞笑着宽慰道:“我在拜见李郡守时听到了警钟声,一猜就知道是那鄢陵方向的叛军。……周贡军撤了么?”

“咦?”荀异一脸惊讶地问道:“周都尉怎么知道周贡军撤退了?”

见此,赵虞便将曹索那一万郡军被困颖阴的事告诉了荀异,旋即笑着宽慰道:“那周贡只不过是来威胁而已,叫我许昌不敢分兵增援颖阴,并不会立即攻城,参军大可放心。”

“一万郡军被困颖阴,你还笑得出来?”荀异愕然问道。

赵虞摊摊手说道:“我都说了,那颖阴是个陷阱,奈何宋撰、曹索二人不听,我有什么办法?好在李郡守英明,总算将宋撰罢免,由陈长史暂代郡丞之职……”

“……”

荀异惊愕地转头看了一眼陈朗。

这二人,竟趁机说服李郡守罢免了宋撰?

他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毕竟他与宋撰也没什么交情。

他急切地问道:“当务之急,是设法救回颖阴那一万郡军。”

赵虞笑着宽慰道:“参军且放心,李郡守已派人联络曹索,命他立即率军突围,皆时,我会设法接应。考虑到项宣不会轻易叫那一万郡军突围而出,损兵折将在所难免,我已取得了李郡守的同意,决定在城内组织民兵……荀参军可还记得我昆阳的兄弟会民兵?参军便照此组织即可。”

“我?”荀异惊愕说道:“我在昆阳虽见过兄弟会民兵,可我不知该如何组织啊。”

赵虞笑着说道:“无妨,许昌城内,有一名叫做‘陈虎’的商贾,他也是昆阳人,与我颇有渊源,我待会会派人带参军去拜访他,相信他定会协助参军……”

昆阳人?定会相帮?得了,那人肯定是个黑虎贼。

荀异无语地看了一眼赵虞,带着几分无奈说道:“看来周都尉早有准备啊。”

“哈哈。”

赵虞干笑了两声。

看着赵虞摇了摇头,荀异总算是接下了这件事。

不得不说,荀异对黑虎贼并无恶感,倒也不介意黑虎贼将势力扩展到许昌,因为他相信,眼前这位周首领可以很好的约束其手下,就如同在昆阳时那样。

当日下午,李郡守派出的几名护卫,在绕了一大段路后,终于在颖阴县城找到了叛军包围网相对薄弱的颖阴西城门,高喊着‘我乃郡守大人使者’,顺利进入了城内。

得知李郡守派来使者,曹索立刻命人将这几名护卫带到跟前,急切问道:“郡守大人有何指示?许昌几时派兵增援?”

听到这话,为首那名护卫抱拳说道:“曹都尉,在下传达郡守大人的原话,许昌目前被鄢陵方向的周贡叛军拖住,无法出兵增援,李郡守命你立刻率军向许昌突围,介时,周都尉会在许昌接应。”

许昌……竟不派兵?

曹索面色微变,怒声说道:“城外的叛军数倍于我,如何突围?”

为首那名护卫乃是李郡守身边的护卫,当然知道这曹索在李郡守心中已彻底失去地位,根本不在意曹索的死活,是在意颖阴城内那一万郡军。

因此,他面无表情,毫不客气地说道:“据周都尉所言,颖阴城外项宣、严脩、钟费三支叛军虽人数多过曹都尉手下军队,但连夜建营、连夜赶路,今日清晨已是强弩之末,倘若当时曹都尉能看出这一点,早早就突围而出了……”

“周虎……”

曹索脸上闪过一阵青白之色,怒声骂道:“可是那周虎向郡守大人进谗,拒绝派兵增援,欲借刀杀人?宋郡丞呢?宋郡丞岂会容许他这么做?”

“宋郡丞?”

见曹索如此作态,那名护卫眼中闪过几丝轻蔑之色:“因受曹都尉连累,宋郡丞已被郡守大人免职,回家赋闲去了,如今由郡守长史陈朗、陈大人代掌郡丞事务。”

“什么?!”

曹索闻言一惊,仿佛浑身力气被抽空了一般,险些瘫坐在椅子上。

他知道,他完了。

而与此同时,项宣正站在钟费军的军营前,远远眺望着颖阴方向。

忽然,他问左右道:“许昌……还未派兵来营救颖阴?”

“是。”左右回答道:“据斥候来报,许昌没有任何异动。”

呵,是沉得住气呢,还是不肯冒险?倘若周虎当真不派援军,那我不妨……

看着远处的颖阴城,项宣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