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了!

张清元睁开双眼,长舒了一口气,

体内本就雄浑的真元几乎是成倍增长,如同瀚海般奔腾不息,引得周遭的空间都是为之一阵阵震泛。

感受这变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此刻他的心中,也是生出一股舒畅来。

突破了!

实力更上一层楼。

距离洞真仙境,

也更近了!

以他如今的实力,或许不用掌中佛国这样的杀手锏,也能够与先前真元九重的张猛抗衡了!

动用那些底牌之后,

击杀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长发及腰清纯女孩图片美得像花仙子

实力再度提升,

心中自然欣喜。

好片刻的功夫过去,张清元方才将心中的激动之色压制下来。

突破是意外收获。

此行的目的,他可未曾忘记。

收拾好心情,

目光开始打量四周。

一场大战,

将地面打得支离破碎,周围坑坑洼洼,一道道巨大的裂缝在四周蔓延。

然而在不远处,

那一座古朴的大门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未曾有半点的变化。

由此至终,

大战产生的冲击,没能对其产生丝毫的影响!

“这该怎么打开?”

张清元走到大门前,

才猛然想起一个问题。

当日他确实从魏天星口中得知了不少的消息,但那也不过是关于公孙兰的谋划,张猛等人异动,目的都是为了前往打开某一个大门,然后得以进入见到那一位罢了。

但是关于其的实际情况,

比如说那大门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能够见到那一位存在,找到门之后如何做。

魏天星基本上是一无所知。

事实上,

大师兄情报源头的公孙兰也是从一个极为隐秘的消息渠道得到了某些情报,也仅仅知道一点透露出来的消息罢了,对门内的情况一无所知。

这对于公孙兰而言,也不过是一次探路的尝试。

成了自然不错,

不成也损失不到什么去。

也正是因此,

即便是张猛对于如何打开大门也不得而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就这样发难,先行将司九等人清理出去了。

相比之下,张清元就更加不清楚,

没有半点的头绪。

抬头仰望着那一座如同矗立了不知多少个千年的古老大门,内心之中只有一种亘古洪荒般古老的苍莽感觉弥漫,岁月在其留下了斑驳的痕迹,却依然无法磨灭它那坚不可摧的沉重。

凝视片刻,

想了想,他伸出手来,站在这高大的古朴大门前,尝试用力一推。

纹丝不动!

没有丝意外。

继续加大力道,

真元开始狂涌,以他为中心一重重的气流如同海啸般朝着四面八方冲击席卷。

掌中所附带的可怕力量,若是在外界,足以将一座上百丈的厚重石山轻松推开!

但,

这一座大门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麻烦了,难道这一行要无功而返了吗?”

张清元眉头紧皱。

如果说这大门有那么一丝的弯曲变化,张清元至少觉得应该能够动用某些暴力方法强闯打开。

但现在眼前纹丝不动的大门表明,

很明显不能。

接着,

张清元又使用动用神识,蔓延进入这大门,想要寻找打开这门的方法。

在没有得到什么反馈收获之后,

接着这一切又试了滴血,

但仍旧不见半点的变化。

那一座大门就这样横贯在前方,一动不动!

不,

似乎是动了!

在这被浓郁生机压制的神木秘境当中,张清元的神识依旧隐约能够感知的到,刚才动用神识,滴血染门的一瞬间,似乎有某种波动变化!

只是大门依旧一动不动,

让张清元觉得,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刚才太着急了,或许我不该这么着急着出现,隐藏在后面等张猛那家伙将大门打开之后才显示才对!”

施展了各种手段,依旧被阻挡在大门前。

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张清元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一丝的懊悔。

只是如今再怎么懊悔也来不及了。

“罢了,或许我是与那一位前辈无缘。”

互相刚才那些尝试当中,隐约出现的一些悸动,张清元遗憾地微微摇头。

如果传闻之中那一位真的那般的神通广大,

那么恐怕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早在他的视线之中。

或许,

是自己某些要求还没达到,所以无法打开这大门?

张清元脑海之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只不过,

他也没有更多的时间耗在这上面了。

张清元黯然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他后退准备离去之际,视线扫过门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古朴纹路,忽然间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

“不对,这大门上的纹路,好像在哪里见过!”

张清元整个人僵立在那里。

脑海之中思维迅速运转。

终于,在意识当中找到了某一样与这大门具有相同纹路的东西上!

张清元面上露出喜色,

翻掌之间,

某个泛着青色光芒的古老符印就出现在了掌心之间。

神木印!

来天木峰之前,半路上救下杨玉妍所得到的事关药王谷某个大秘密的神秘符印!

在这神秘的符印上,满布的纹路,赫然与前方那高大的古朴大门相差无几!

结果,

也没有出乎他所料。

当神木印出现在空气之中的一瞬间,嗡嗡的声音中,神木印与那古朴的大门上的玄奥纹路都是亮起了光芒,产生了某种在虚空气机层面的共鸣!

符印在手中变得炽热起来,

张清元面上大喜过望。

成了!

“传闻之中,药王谷乃是当年上古五行当中木行一系的余脉所创建而成,可药王谷神秘的信物神木印为何会与云水宗天木峰一脉的这个神木秘境产生共鸣?”

“云水宗不是说当年崛起和上古五行宗的水行一脉有着某种关系的吗?为何最终和药王谷又有着这样的不为人知的联系?而当初金极宗下严令要得到的神木印,里面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一瞬间,

张清元脑海之中闪过了诸多的念头。

不过他觉得,

或许很快,就能够得知答案了!

神木印和大门上的纹路散发的光芒愈发炽烈,整个符印在手中都变得有些烫手,就在张清元期待大门打开之时,

哗啦啦!

以他为中心,虚空气机骤变,方圆数丈范围之内的空间突然扭曲形成一个漩涡,将他吞噬了进去!

“不对!这不是离开神木秘境的传送吗?!!”

感受到熟悉的力量,身影不由自主地被吞噬,张清元先是一愣,而后面色猛然大变!

因为这空间漩涡,

很明显就是在这神木秘境当中历练的弟子受到致命伤之后,将亲传弟子传送离开的传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