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馆里灯火清幽,四个女子围在桌前,小麻雀吃的有点饱,蹲在钟离玖玖的胸口闭目养神。

靠窗的酒桌旁,宁清夜余光瞧见许不令和钟离楚楚,共撑一伞相伴走入雨幕,转眼仔细看了下。

自从发现师父的事儿,又闹了这么久,宁清夜显然已经妥协了。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师徒共侍一夫’‘三人行’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