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青只想看,堂堂皇贵妃,在知道自己也得和那些不入流的低级嫔妃和宫女一样,只能被洗干净了送进承欢殿供人玩乐。

还能不能保持她的高贵从容。

一群宫妃在门口等了半天,内殿们才慢腾腾的打开。

之前还在斗嘴的德妃良妃等人,立即禁声。

沈曼青看着从内殿款款走出来的女子,红衣如火,五官绝丽,比起往日更加艳丽逼人,高贵从容。

特别是一双眼睛,看似平淡,但是却又像带着无尽旋涡。

沈曼青居然有一种要被吸进去的感觉。

她连忙收回目光,努力平复心底的波澜。

为什么云思婉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

沈曼青很失望。

她可是专门过来看她的反应的。

结果这女人还真会装。

金色花海的纯美画女郎无比俏丽

眼看楚蕴已经坐上主位,一众妃子们屈膝行礼。

沈曼青站在队伍的最后。

没有行礼的意思。

她现在有些后悔过来了。

反正不管云思婉是装的还是真的不在意,她没看到想看的。

就有些败兴。

而且,这种请安行礼,向来是她深恶痛绝的。

上辈子自己为了裴邺,什么都忍了,自然也忍了几年给云思婉屈膝请安的日子。

可是那么多年过去,她还是没有习惯。

每次要给人行礼,她都从心底深处,生出一种耻辱感。

裴邺不是说他能保护自己吗?

那她就看看,他是不是真能护着她。

绣桃看到沈曼青杵在原地,只是惊讶了一下,而后就冷静下来。

在楚蕴似随意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

恭敬的对楚蕴行了一个宫礼。

解释道,“皇贵妃娘娘,沈才人之前受了伤,皇上赏下恩赐,沈才人最近不用行礼,还望娘娘海涵。”

绣桃说话的时候,一点急迫都没有。

作为皇上的心腹,对皇贵妃自然是了解的。

外人只知道皇贵妃得宠,又是如今后宫中第一人。

谁也不敢轻易得罪了。

全都小心翼翼的捧着。

但是她却知道,皇贵妃本身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

她对皇上的女人,都还算宽厚。

行个礼这种小事,她应该不会介意。

而且她都搬出皇上的话了。

依照皇贵妃的个性,会照顾皇上的面子。

沈曼青却不高兴了,许久没听到沈才人这几个字。

之前在云昭宫的时候,宫女太监都称呼她为娘娘,她还没什么感觉。

此时被人突然提起来,心里格外不爽。

所以在楚蕴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直接板着脸,不发一言。

楚蕴微微一笑,其他宫妃们兴味的挑眉。

喜欢来事的德妃更是哟了一声。

“这是哪位妹妹啊?我这怎么这么面生呢。”

一个名字都不知道的新人就敢跟皇贵妃摆谱。

确定脑子没问题?

绣桃有些奇怪,皇贵妃怎么还不让她起身。

此时只能继续蹲着,低眉顺眼的回答德妃。

“回德妃娘娘,沈才人是今年才进宫的秀女,之前意外受了伤,皇上知道后,传了口谕过来,让沈才人好好休息,不必去承欢殿,也不用行礼。”

绣桃这话,不仅解释了沈曼青的身份,还侧面说了一下她并不得宠。

这样也免得其他妃子们嫉妒。

果然,一听绣桃这话,德妃就轻蔑的转开目光。

连话都懒得说了。

特别是看沈曼青阴沉着脸,心里更认定了。

这种长的一般般,又不是会讨喜的,皇上多半不会看上眼。

德妃都不说话,其他妃子们更不想开口了。

毕竟一个没有威胁的才人,还不值得他们计较。

但是绣桃就疑惑了,皇贵妃还是没叫她起来。

但是作为宫女,她又不能抬头看。

所以就只能等着。

楚蕴淡定的坐在上首,轻轻的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等到放下茶杯,绣桃还没听到让她起身的声音,更是敏锐的察觉到,一丝轻飘飘的视线落了过来。。

心里微微一紧。

皇贵妃今天怎么了?

难道因为昨晚的事情心情不好,所以借机发泄?

绣桃正在想还能不能说些什么的时候。

楚蕴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沈才人之前受伤,本宫也是知道的。”

“不过,皇上说的不是不必行礼,而是不必过来请安,怎么在你这贱婢嘴里,就变成不必行礼了?”

绣桃交握的手一紧。

这个皇贵妃,还真敢找沈娘娘的不痛快。

当初皇上是说的不必请安,但是她知道,皇上的意思一来是为了不想沈娘娘露面,二来,也是不想她跟任何人行礼的意思。

她只是换了一种说法而已。

没料到贵妃真要纠结字眼。

绣桃只能继续解释,“是奴婢说错了,不过娘娘,沈才人的身子还没有好全,要是……”

“放肆。”

楚蕴直接把手里的杯子丢过去。

杯子砸中沈曼青的额头,茶水瞬间流了沈曼青一头一脸。

“既然皇上恩准不必请安,就好好在自个宫里呆着,不能行礼,在请安时间到本宫的思慕宫来做什么?”

沈曼青都呆了。

云思婉她居然敢这么对她。

同样呆住的还有绣桃。

她的职责是保护沈曼青,但是皇贵妃发作的也没有问题。

她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楚蕴也不给她反应的时候。

“来人,沈才人不尊礼法,掌嘴二十,这贱婢假传圣旨,杖毙。”

“不….”眼看外面的侍卫进来就要逮人,沈曼青终于开口。“你不能这么做。”

楚蕴连眼角都没施舍她一个,身边的青曳冷着脸,对侍卫道,“带下去。”

说完,亲自走到沈曼青面前,阴测测一笑,一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

“沈才人,皇贵妃娘娘是在教你规矩,你可得好好记着。”

说完,啪啪的巴掌豪不留情的落在沈曼青脸上。

打的沈曼青连话都说不出来。

在青曳看来,就是后宫这群女人看皇上一个多月没来娘娘宫里。

所以,才敢蹬鼻子上脸。

来请安居然还敢不行礼。

不好好教训教训,怕是更不把娘娘放在眼里了。

沈曼青的二十巴掌很快打完。

红肿着一张脸,被两个嬷嬷按在地上。

但是外面的棍棒声,足足响了一百多下,才有人进来禀报。

“回皇贵妃娘娘,杖责123下,那贱婢已死。”

楚蕴冷笑,“倒是能扛,拖下去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