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农女的锦鲤人生最新章节!

秦家的正房门窗紧闭,隔离了隔壁传来的阵阵喧闹声。

三宝蹲在屋檐下,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卧在身旁的大黄咩咩梳理毛发。他时不时看向屋里,眼底透着一丝担忧。

隔三差五的有人从隔壁过来找秦山夫妇主事,被他三言两语打发走,让他们找赵草儿李莹然或是大宝拿主意。

屋子里,秦笑笑坐在凳子上,秦山林秋娘坐在床上,一家三口面面相对。

看着未语泪先流的林秋娘,秦笑笑无奈又心疼,起身坐到她身旁,伸手揽住她的肩头,头埋进她的脖颈里:“娘,不用说,我都知道了。”

林秋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反应过来:“笑笑,我、我和爹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啥,知道?知道啥了?”

她震惊的看着女儿,一时间忘记了哭泣。

“闺、闺女,知道我们要说啥?”秦山的眼睛也瞪的老大,小心翼翼的问道:“啥时候知道的?”

秦笑笑心里一阵酸涩,轻轻地握住他们的手:“爹、娘,我是们从山里捡回来的,七年前就知道了。”

七年前?夫妻俩一脸呆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之前秦老爷子的一席话,他们就猜测女儿可能起了怀疑,却不知道他们苦苦守着的秘密,女儿七年前就知道了。

白皙美女迷人居家诱惑写真

那时女儿才七岁啊,七岁还是个小孩子呢,她咋就能忍这么多年,既没有问他们,也一点痕迹也不露呢,到底是她太聪明,还是他们太糊涂了?

“噗~”秦笑笑难得在爹娘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这一笑像是打破了什么,林秋娘刚止住的眼泪“唰”的一下又涌了出来。她在女儿的手背上拍了一下,骂道:“笑,还笑,个小没良心的!”

秦山不乐意了,连忙捉住她还想拍第二下的手:“是咱们先大惊小怪,哭哭啼啼跟天塌了一样,打孩子干啥。”

当了十几年的父女母女,他们早把彼此的性子摸的清清楚楚了。夫妻俩知道,女儿能默不作声的瞒着,现在还能不当回事的在他们面前坦白,就足以表明女儿的态度。

尽管如此,林秋娘还是有种做梦的感觉。她轻轻地抚摸着秦笑笑的脸,忐忑的求证道:“笑笑,不怪我们瞒着?”

秦笑笑心里一痛,摇了摇头:“娘,我从来没有怪过们,原本们不说,我准备永远都不会提起的。”

七年前,她不知道什么生恩养恩,只知道没有爹娘就不会有她。如果爹娘对她不好,像二婶对待雪丫姐一样,她可能迫切的想知道亲生爹娘是谁,想要回到他们身边。

可是没有如果,爹娘把所有的爱给了她,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孩子,她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她没有去想亲生父母是谁,又会是什么模样,因为他们不会比爹娘更好了。那时她就坚信自己是爹娘亲生的孩子,也会像他们爱自己一样爱他们。

秦山却没有放松下来,眼巴巴的看着女儿艰难的问道:“笑笑,不想找回亲生爹娘吗?那位秦大人跟长得像,说不定,说不定就是爹。”

秦大人的官位比三弟还高,以前就听三弟说他是皇上最信任的臣子,背后的靠山就是皇上。有个这样有权有势的爹,不比千百个他们这样的爹娘强?

秦笑笑一听,沉默了。

秦山林秋娘见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私心里他们不希望女儿离开,回到身生父母身边,可是女儿要走他们也不会拦,以免耽搁了她的前程。

当官家的千金小姐,比当泥腿子家的闺女能一样?

秦笑笑一看,就知道爹娘在想什么。她没有直接回答,就着话头说起了秦府的情况。

说完,对满脑子官司的爹娘,她笑了笑说道:“爹,娘,先不说秦淮是不是,就算他是,能把自己的孩子弄丢,这么多年也不见来找,就说明他不是个好父亲,认了也没意思。”

秦山林秋娘对视一眼,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惊喜。

秦笑笑干脆坐到他们中间,一手一个挽着他们的胳膊:“爹、娘,只有们是我爹娘,这辈子我就赖上们了,要是们不要我,我就没有家了!”

说罢,她眨了眨眼硬生生的挤出两滴眼泪,小模样看起来可怜极了。

“笑笑,我的女儿!”林秋娘再也忍不住,紧紧地抱住女儿,再次失声痛哭:“娘哪会不要,就是娘的命根子啊!”

秦山一个大老爷们,也呜呜咽咽的抹起了眼泪,宽厚的臂膀将娘俩拥在怀里:“娘不要也没事,爹肯定要,这些年爹攒了不少私房钱,能养活得了。”

林秋娘一听,气得拧紧他腰上的软肉:“好啊,竟敢偷藏私房钱,藏了多少?给我部拿出来!”

之前两口子将这些年攒下来的钱给秦笑笑买了一个铺子和一个小庄子,这两年手里又攒了点,就想再买个大的庄子给秦笑笑攒着,只是钱有些不凑手差了不少,于是秦山就把攒了多年的私房钱贡献出来。

按照他的说法,所有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了,林秋娘也信了,结果今儿个他自己抖落出还有私房钱的事实,可不就让以前不管他私房钱的林秋娘炸毛了。

一家人抱头哭的气氛也顿时没了。

“疼疼疼,媳妇儿快松手,我错了,我错了……”秦山龇牙咧嘴的向林秋娘讨饶,挽救快要被拧下来的皮肉。

“哼,回头再跟算账!”

林秋娘瞪了丈夫一眼,倒是松开了手,继而认真的女儿说道:“笑笑,记住,有了爹娘才有了一个圆满的家,只有有喊爹娘的一天,这里就永远是家。”

秦笑笑心里涌起一股股暖流,真正的红了眼眶:“娘,我记住了!”

林秋娘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心里前所未有的轻松。

秦山看着妻子女儿,一个劲儿的傻乐,对即将交出去的私房钱半点不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