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欣?”林玉娟从马路对面跑过来。

赵文欣一脸惊讶:老同学难道会掐指算命?明明没告诉她哪天的火车,居然还能准时前来接她。

旁边,傅正阳和明淞握了握手:“明局,好久不见!骁哥出海还没回来,嫂子怀二胎了不方便,骁哥嘱咐我来接你,这是我太太,你应该见过的。招待不周招待不周,都没去火车站接你。”

“是我告知的迟了。”明淞笑着点头致意。

赵文欣:“……”

好吧,不是老同学会算命,而是来接别人的。

……

两拨人同时到了峡湾镇,傅正阳俩口子就只能分头行动了。

傅总领着因伤退役转到地方任公安局长的明淞去拜访陆老爷子,林玉娟带着赵文欣母女俩去新建不久的教工宿舍安置。

“怎么样?这栋宿舍楼可是我们学校的招牌建筑,不比咱以前大学老师的教工宿舍差吧?”林玉娟边往楼里走边介绍,“是我嫂子自己设计的,不仅外墙、阳台设计得新颖好看,内里更实用!每一间都是套房,不论面积大小,都配了厨房、卫生间。饭厅要看格局,有的大、有的小……不过你刚来,丫丫又还这么小,我就照常规给你申请了个一室一厅,等以后丫丫长大了需要独立的房间了,再想办法给你换个二居室。”

说到这里,林玉娟瞅着她促狭地笑了笑,贴近她耳朵小声说:“当然了,你要是给丫丫找个咱们学校的老师当继父,不用我出面,学校就会给你们分配个二居室。”

赵文欣脸一红,嗔睨她一眼:“别开玩笑。”

清纯少女的黑色森林风

刚结束一段失败的婚姻,她根本没想过给丫丫找个继父。

林玉娟给她申请到的三楼最东首的一间,离东边的露台最近,爬两个台阶出去就是宽敞的晾晒台,晒洗什么的很方便。家里有个不满三岁的孩子,洗洗晒晒的地方自然比单身汉来得多。

赵文欣很满意,也很感激:“谢谢你啊林玉娟。”

“老同学嘛。何况我这也是为学校招揽人才。”林玉娟摆摆手,问她暑假有什么打算。

赵文欣本来是想接几个翻译的活带过来的,出版社主任介绍的,翻译费不低,但考虑刚来新单位,对这里的一切还不熟悉,就没急着接。

林玉娟笑着说:“没安排最好,我这边有个临时的活,你看看要不要接?咱们学校想建个英文网站,网站设计有人做,内容你来准备怎么样?”

英文网站的事,徐随珠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早有计划。既然是省内挂牌的外语实验示范学校,怎能没有英文网站呢。

即使眼下规模还小——主要是在省内有名,省外嘛,主要是托了今年这届高三生的福,争气地考出了优异成绩,成了国同行内的一匹黑马,但将来保不齐还会走向国际,要让国际学生了解本校的发展、规模、特色,不得建一个具有特色的英文网站?

只是之前忙忙忙的,一直腾不出时间做这事。

本想等送出这届高三再潜心准备网站建设所需的资料的,结果怀孕了。

怀孕了其实也能做,只不过大佬担心她忙起来忘了身体,早期孕吐又那么厉害,海上漂的他能放心才怪。让她要么等胎稳了找个人一起分担,要么干脆花钱找人做,别自己忙活了。

花钱雇人做徐老师不乐意,花钱倒是其次,主要是担心做出来的不符合她的设想。

赵文欣的到来,不就给她送帮手来了嘛。

“英文网站?咱们学校自己的?”赵文欣觉得新奇,“我没做过,但可以试试。”

有事做,赵文欣反而觉得有了生活的动力。

美丽的滨海小镇、温馨的教工宿舍,给初来乍到的她一种重获新生的轻松感。自离婚一来一直压着她心头的愁云,以及对未来生活的忐忑,瞬间消散。

“不急于这一时,走!带你认识咱们学校的大校董兼我嫂子去。”

林玉娟帮她归置好行李,帮着收拾了一下,就拉着她去白金海岸陆家蹭饭了。

今儿七夕,也是小包子的农历生日。

他人虽然不在家,但徐随珠还是烤了个鲜奶水果蛋糕。自五一以后,一大家子还没聚过,趁这个日子吃顿饭、热闹热闹。

傅总陪着明淞拜访完陆老爷子,顺带接他老人家一起来白金海岸聚餐。

“小昱不在,阿骁也还没回来啊?”

看到甜香诱人的生日蛋糕,老爷子遗憾承欢膝下的小辈少了一对父子俩。

话音刚落,就见陆大佬拖着两个大号行李箱推开门走了进来。见大伙儿齐齐看过来,俊眉一挑:“哟,怎么都站着?列队欢迎我呢?”

“想得美!”陆夫人端着水果、茶点出来,笑骂道,“今天你儿子生日不知道吗?不要说没带礼物回来?”

陆驰骁摸摸鼻子,儿子的礼物还真没准备,只记得孩子妈的生日了。今年没能一起过,回来前,在南渡岛入港补给,上岸给她买了件礼物。至于儿子,人都不在家,买了礼物也送不到人手上,干脆没买。

知子莫若母。

陆夫人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想的是啥,好气又好笑:“你可真是他亲爹。”

老爷子倒是挺高兴的:“回来就好,那些船都打捞起来了?一切都顺利吧?”

“嗯,还算顺利。”

本来七月下旬就打捞结束、准备返航了,没想到在阿拉伯海西海域又发现了一艘新的沉船。这一耽搁又是几天,紧赶慢赶才在七夕当天赶回家。

“这一箱是允许我们自留的纪念品。”陆驰骁把其中一个大箱子打开,“你们看看,有喜欢的,就挑几件回去做个留念。”

他让大伙儿自行挑去,四下找起孩子妈:“随随呢?”

陆夫人意味深长地笑瞥了他一眼。

好吧,没有一进门就找他媳妇想来已经给足大伙儿面子了,还是不打趣他了,如实告知:“在楼上接电话呢,好像是港城李太太打来的。”

陆大佬于是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找亲亲老婆一解相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