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清军在中国腹地的兵锋,最远处甚至进抵至长江处的武汉三镇,旋即大步后退,自长江边退到了黄河边,空出了大量的地盘!

如此大的诱惑,可惜那些地区明军没有上当,他们不出动。

重点关注颜常武的北伐,只要他成功,事情自然了局。

中间许多地方成为了无人区,明朝这边委派了一些游击队占据地盘,同时归顺朝廷的忠诚营亦占据了汉水流域的城市,恢复汉家统治。

他们蓬勃发展,一路打向北,直逼黄河,汉水流域诸城已经归明。

镜头转向六朝古都—-西安,曾为大顺政权的“国都”,现已陷入清军手里。

昔日名城如沧桑老人,清人缺乏治理人才,又不上心,导致整座城池满目沧痍,街道坑坑洼洼,多处房屋有火烧的痕迹,市面萧条。

除了那些气焰嚣张清军之外,街道行人稀少,皆勿勿而过。

街道上往往只有男人出现,那个路过的女人,都是大妈大婶级别,且面带警惕。

这西安城,变为了清人的天下,清人坏事做尽,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最坏的是他们的首领,和硕英亲王、靖远大将军阿济格!

阿济格是老野猪皮的第十二子,多耳滚的胞兄,他很能打仗,入关后追杀李自成,屡败李自成,杀刘宗敏,俘获宋献策,清廷着其镇守西安。

这厮是个不安份的主儿,尤喜女色,关外那些女人粗里粗气,皮肤又黑,哪合他心意。

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

进入明国,那就是落入美人堆中,明国女人风流婉转,纤纤细腰不盈一握,阿济格除了打仗之外,夜夜笙歌,誓要玩遍天下美女。

他到达西安玩女人,最喜见了就抢,玩过就扔,不知道被他糟塌了多少良家妇女。

西安民众对他恨之入骨,却无可奈何,只好家有美女的要不离开西安,要不躲藏起来。

现在堂上,光天化日之下,一个身穿喜服的女子哭哭啼啼,阿济格却是乐不可支。

他又干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他率马队在城外抢劫了一支迎亲的队伍,把新娘子抢了回来……

眼下他正在乐呵乐呵地时候,突听到护兵禀报道:“甲喇章京何洛会回来了,来见王爷!”

“噢!”阿济格正好尽了兴,一把将新娘子推开,吩咐左右侍女们道:“带她下去,本王留她三天!”

“是!”诸女应道。

收拾一下,阿济格穿起衣服的时候,一位面带奸滑之色的中年男子来到堂上向他参拜道:“何洛会见过王爷!”

阿济格手一摆,免了他的礼,迫不及待地问:“情况怎么样?”

何洛会,失其氏,满洲镶白旗人,清初官吏。父阿吉赖,事老野猪皮,从征战,官牛录额真。卒,何洛会嗣,兼巴牙喇甲喇章京。

崇德五年,授正黄旗蒙古固山额真。从睿亲王多耳滚伐明,围锦州。调满洲固山额真。七年,锦州既下,追论围锦州时何洛会匿鄂罗塞臣破阵功,当夺官,上宥之。何洛会隶肃亲王豪格,颇见任使。

顺治小子即位,睿亲王摄政,与肃亲王有隙。何洛会讦肃亲王与两黄旗大臣扬善、俄莫克图、伊成格、罗硕将谋乱,肃亲王坐削爵,扬善等皆弃市。赏何洛会告奸,籍俄莫克图、伊成格家畀之,授世职二等甲喇章京。寻从睿亲王入关,随阿济格击李自成,献策颇多,属狗头军师的角色。

何洛会曾接受了阿济格的命令,前往四川边境勘探地形,如今归来。

他如获至宝,献上入川地图,计划路途为先取汉中、然后攻剑阁,再下绵阳,最后到达成功,此乃三国时魏将钟会入川之路,那清人不喜读书,却爱《三国演义》,常说靠着一部《三国演义》打天下,遂照搬策略。

何洛会勤于王事,还是花了点功夫,通过派出探子画图和走访有经验的人士,画出了入川的地形图,何处有关隘,山水如何,颇为清晰。

要紧之处的一山一水都描画得很精细,连哪里有一条小路,哪里有一个村子都察得一清二楚。

如果东南军系统军官们见到,都会佩服。

颜常武用兵,讲究使用地图,这地图不会凭空而来,得花费人力物力和财力去制作画出,东南军系统专门建立有勘探大队,功能之一就是制图,实力颇为雄厚,而何洛会一人之力,能够制出这份地图,相当给力。

可惜阿济格不是知音,他不过略扫一眼,就把何洛会的心血放一边。

他这种武夫,头脑简单,上阵光顾冲杀,哪管什么地图,只要不迷路就成了。

何洛会献上四川情况,力主入川!

四川现被“八大王”张献忠所占,这个大贼头与李自成闹掰后,一路流窜,于甲申年正月入川,一路势破如竹,十一月十六日,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建国号“大西”,改元“大顺”,以成都为西京。

大西政权建立后,设置左右丞相,六部尚书等文武官员。命“汪兆麟为左丞相,严锡命为右丞相”。以王国麟、江鼎镇、龚完敬等为尚书。大西政权颁行《通天历》,设钱局铸“大顺通宝”行用。开科取士,选拔三十人为进士,任为郡县各官。

大西政权宣布,对西南各族百姓“蠲免边境三年租赋”。张献忠的号令森严,不许“擅自招兵”,“擅受民词”,“擅取本土妇女为妻”,违者正法。

张献忠封四个养子为王,孙可望为平东王,刘文秀为抚南王,李定国为安西王,艾能奇为定北王。

自是文武大备,张献忠人模狗样地抖了起来,在成都得瑟得瑟的,却引来了恶狼的窥觊。

阿济格据西安,虎视四川。

清廷给他的指令前后不一致,先是着他准备取川,得手后则与南明两分长江,清军做着晋朝灭吴时的“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的美梦,试图自四川顺流而下,一举灭掉南明。

不料南明北伐,形势紧张,清廷给阿济格的旨意是着他不得轻举妄动,预备着万一济南战事不顺时,出兵救援。

但阿济格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阳奉阴违,决意入川!

他的部下也支持他,因为四川是天府之国,出产粮米、食盐,银子多多,听闻川女也漂亮。

重点是他们认为张献忠肉脚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