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玲珑自然明白大通号的难处,在丹盟眼里,大通号只是一个挑夫,负责将丹盟丹药卖到大陆每一个角落的挑夫。

也正因为大通号的存在,丹盟的丹药遍及整个大陆,随着丹药遍及大陆,影响力也随之扩大。

哪怕各国的宗门都有丹阁,但谁都知道丹盟的丹药才是最好的。

这么多年来,大通号一直在改变自己与丹盟从属关系,毕竟在丹盟看来,大通号可有可无,而在大通号眼里,丹盟却是必须存在的。

大通号自然不可能去颠覆丹盟,因为这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但大通号可以渗透到丹盟内部。

但可惜的是,丹盟可以任由大通号等势力渗透到外门,却不允许任何势力渗透到内门,一旦被发现,要么被驱逐,要么直接被裁决院诛杀!

而大多数进入内门的丹盟弟子,其实都不会再与外界有联系,原因很简单,因为丹盟内门给出的条件太优厚。

优厚到许多人觉得,离开了丹盟,自己的丹术将永远停滞不前。

“他不一样,他是一个意外之喜!”

管休说道,“当初刚见到他的时候,我也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比起在其它人身上的投入,他所带来的收益,是我们投入的千倍!”

“嗯!”

叶玲珑自然明白这一点,“可形势不明朗,而我们与五大豪门建立起的信任可是用了几百年,一旦被打破,这将很难在维系起来!”

性感毛衣美女

“哈哈哈。”

管休说道,“利益,来了大通号这么久,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与五大豪门信任是建立在利益上的,即便因此而受损,如果有足够的利益,他们依然会跟我们做朋友。”

“你知道我最喜欢这小子哪一点吗?”管休紧接着问道。

“哪一点?”叶玲珑疑惑。

“他总是用利益说服人。”管休说道,“所谓的感情,也都是建立在足够的利益之上,没有利益,谁跟你谈感情?”

“可他能找到借口吗?”叶玲珑担忧道。

“这小子从不让人失望。”管休笑着道。

同一时间,在大通号的房间里,易阡陌让吴云帆守在外面,在查探了一番,确定没有窥探的禁制之后,立即唤醒了老白,而后让它催动水晶球。

老白懒洋洋的爬了起来,易阡陌立即说道:“看看封家家主封不为在做什么!”

他查看封不为,到不是他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而是大通号的密探发现,有人把他在内门的消息,通知了封不为。

也就是说,这个老不死的,在付出了那么惨烈的代价之后,都没有想过要躲起来放弃复仇。

当然,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饶过封家,所以这一次找封不为的麻烦,确实只是为了找个借口而已。

如果没有大通号暗探的提醒,易阡陌还真没想过要用水晶球去盯着封不为,毕竟他没有窥探人家习惯。

但有了封家暗探的线索,易阡陌绝对有理由相信,封家家主其实是在北地里谋算着他的。

水晶球里面,很快出现了画面,这是一个幽暗的空间,封不为正跪在地上,低着头说着什么。

空间内灯光暗淡,依稀可以看到,在空间的最中央,盘坐着一人,此人一身黑色的袍子,戴着诡异的面具,坐在蒲团上。

面具下,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大人,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

封不为低着头说道,从始至终,他都不敢看这人一眼。

“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我们杀错了人?”黑袍人冷声问道。

“此前的事情发生后,我们仔细梳理过,而且最近我们发现了一件事,千夜去了燕国,且是在丹盟的修士前去之前!”

封不为说道,“而且,前往燕国帮‘易阡陌’报仇的人,正是秦盟和滕王阁的人,我们有理由怀疑,千夜早就知道‘易阡陌’的家族遇袭!”

“证据!”

幽暗的密室内,黑袍人睁开眼睛,那血红的眸子里,瞳孔却是漆黑,如同深渊一般。

“仙策!”

封不为说道,“千夜回来后,带走了仙策,是他告诉了裁决院主的人,那位符师潜藏的位置,还有,此次他救周岚,那周岚也是燕国人,本名为周澜婷,而这周澜婷曾经在燕国与‘易阡陌’为伍!”

“那我们杀掉的易阡陌,到底是何人?”黑袍修士问道。

“圣女上官青衣,曾经在燕国天渊学府做过易阡陌的侍女,而自此之后,上官青衣处处维护易阡陌,甚至是在易阡陌得罪了正一教行走吴天的情况下,公然保护易阡陌!”

封不为说道,“我有理由相信,大人杀死的那个易阡陌,是圣女为了掩盖易阡陌身份,而找的替身,毕竟,圣女举荐入内门,却还未经过内门的查验,那替身一直在圣女殿内!”

黑袍修士沉默了。

封不为知道他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话,其实在他得知这些消息时,也是不敢确信的。

但随着他一直关注,当这些消息渐渐的汇聚在一起,他越来越不敢相信,这个千夜竟然是来自燕国一个小地方的野修!

“更重要的是,千夜说他来自燕国,所有人都怀疑他在撒谎,可谁能想到,他在玩灯下黑,他确实来自燕国!”

封不为说道。

“他现在何处?”黑袍修士说道。

“万胜楼!”

封不为说道,“我想,万胜楼的大掌柜,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但以他如今的身份,恐怕万胜楼的大掌柜,只会巴结他而不会对他怎么样,而若是继续让他发展下去,对于大人,对于天庭,难度将更大!”

“你可知道,你现在告诉我这一切,我只要杀了你,便再无人知晓!”黑袍修士冷声道。

封不为浑身发抖,却鼓起勇气,道:“大人即便杀了我,千夜也不可能永远用千夜这个名字,而一旦等他用回自己的真名,那也就意味着天庭将成为笑柄!”

黑袍修士再次沉默。

“现在是斩杀他最好的机会!”封不为说道,“一旦他返回内门,那也就意味着,天庭再想刺杀,将会付出比上次更大的代价!”

“嗯!”黑袍修士冷声道,“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让我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