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长长的獠牙,狰狞的面容,满嘴的鲜血,饶是穆达汉这般邪魔巨擘,也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

这小子可以啊,刚才请了一缕神识上身,这会儿竟然又变成了这个鬼样子,一口气就干掉了自己这边三个好手,刚刚收起来的鹅头刀,再次被穆达汉给抽了出来,一晃身,就到了钟锦亮的身边,当头就朝着他劈砍了过去。

钟锦亮不但没有躲闪的意思,还近乎于一种找死的状态,朝着穆达汉扑去。

穆达汉心惊之余,被逼的后退了两步,手中的鹅头刀还是重重的劈落在了钟锦亮的脑门上。

“铛”的一声脆响,穆达汉手中的鹅头刀差一点儿脱手而飞。

这一刀劈下,穆达汉当真是惊恐不已,寻常自己这一刀下去,别说对面站着一个人了,便是一块几千斤的巨石,也要被斩为两截。

可是落在这小子脑袋上,愣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穆达汉有点儿懵了,正是这一愣神儿的功夫,钟锦亮的双手直接朝着他的胸口抓了过来,好在穆达汉反应比较快,往后挪动了一下身子,钟锦亮那锋利的指甲将其胸口的衣衫都划破了数道口子。

随后,又有几个紫袍降头师和一大群黑袍和红袍降头师涌了过来,一窝蜂的全都朝着钟锦亮扑杀而来。

处于深深震撼之中的穆达汉,看着此时的钟锦亮,有些想不通,好端端的一个活人,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鬼样子,刀枪不入,铜皮铁骨也就罢了,可是自己刚才分明没有从这小子身上感受到任何死气,这就说明对方人是活的,却拥有了一种十分古怪的力量。

那些朝着钟锦亮冲杀过去的各路高手,全都抡圆了胳膊,朝着钟锦亮身上招呼,钟锦亮从不防守,更不躲避,只是伸手抓人,躲闪不及的,被他抓住,身上便是数道深可及骨的血口子,被他咬到的更惨,那血很快就会被钟锦亮抽干,被胡乱的丢弃在地上。

而那些落在钟锦亮身上的诸般法器,砍在他的身上只会发出一阵儿叮叮当当的声响,却他却造不成任何伤害。

婚纱女孩陈彦君幸福的日子

又抓又挠之间,很快就被钟锦亮又杀死了好几个黑水圣凌的人。

那些黑水圣凌的家伙有的放出了降头虫,有的撒出了降头粉,有的贴符……各种手段齐出,落在钟锦亮的身上都毫无作用,整个人好像无懈可击又疯狂,见人就杀。

在接连死了好几个人之后,那些围攻钟锦亮的人顿时有些怕了,各自散开,只是将他包围在一个包围圈之内。

这特么是个人么……

更加诡异的事情紧接着又发生了,但见钟锦亮突然一声嘶吼,刚才被他咬死的那几个黑水圣凌的人,伴随着他的嘶吼之声,竟然一个个从地上弹射而起,全都跟钟锦亮一般模样,长出了獠牙和锋利的指甲,估计也是要刀枪不入的样子。

“不好……这小子手上和嘴里有毒,碰上就会被传染,大家伙小心一点儿……”一个红袍降头师看着钟锦亮,心有余悸的说道。

钟锦亮一双血眸四顾了一眼,招呼着刚才被他咬死的那几个黑水圣凌的人再次朝着人群之中扑了过去。

众人看到此时的钟锦亮,那真是比见了魔鬼还要恐惧,杀了人就算了,死了之后还要成为他的傀儡。

当钟锦亮带着那几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朝着黑水圣凌的那些人扑去的时候,穆达汉再次出手了,他并没有一开始就攻击钟锦亮,而是奔向了一个被钟锦亮控制住的死尸,一刀冲着对方的脖子劈砍了过去,这一刀过去,长刀镶嵌在了那具死尸的脖子上,卡在了上面,不过下一刻穆达汉再次加重了一些力道,将那个傀儡给甩飞了出去,一颗脑袋咕噜噜滚在了地上。

看来这些傀儡并没有那小子强悍,这就好办了。

穆达汉冷哼了一声道:“雕虫小技罢了!”

紧接着,身形如风,提着那鹅头刀再次杀向了那几个傀儡,手起刀落,要么将其劈砍成两半,要么就是将脑袋给斩了下来,片刻之间,那几个傀儡尽数被穆达汉砍翻在地,却不见有一滴血流淌出来。

这边穆达汉刚刚砍翻了那几个傀儡,陡然间,那些红袍降头师之中有人传来了一声惨叫,回头看时,但见一个黑袍降头师被另外一个红袍降头师给扑倒在地,张口就咬住了脖子。

原来是之前被钟锦亮用指甲挠伤的一个红袍降头师,钟锦亮的指甲上同样也有八僵毒,很快发作了,他身边的人就跟着倒了霉,被扑倒在地。

穆达汉这会儿都快被钟锦亮这小子气疯了,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当那些黑水圣凌的人惊恐的退开的时候,穆达汉突然一抖手,数根红色的血丝便朝着地面上的那几个人缠绕而去,直接将那二人给撕扯的四分五裂。

“看看还有没有人被这小子给挠伤,将人给我拿下!”穆达汉怒声说道。

此话一出口,那些刚才围攻钟锦亮的人顿时朝着自己身上看去,人人自危。

钟锦亮发疯了一般,再次朝着穆达汉冲杀了过来,穆达汉知道,此时的钟锦亮刀枪不入,完全不能以常理度之,也不能用普通的手段来对付他。

当钟锦亮朝着他扑过来的时候,穆达汉阴沉着脸往后疾退了几步,随后,钟锦亮突然感觉身体一紧,那红色的血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缠绕在了自己身上,束缚住了自己的手脚,一时间竟然无法动弹了。

随后,穆达汉身形飘然而至,双手掐了一个法印,朝着钟锦亮拍了过来。

疯归疯,但是钟锦亮此时的意识是清醒的,刚才那刀落在自己脑袋上都不管用,法印又能耐我何?

然而,当那穆达汉的法印拍在自己脑袋上的时候,钟锦亮还是吃了大亏。

好像是耳边有一个大钟猛然间敲响,脑子顿时一阵儿嗡鸣,顿时感觉有些天旋地转,不等钟锦亮反应过来,穆达汉紧接着又是一记法印朝着他脑袋上拍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