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此时终于说话了,道:“姑姑,我们一直躲藏在大启京城也不是办法,楚霁风一天不找到自己儿子,一天不会放松搜查。”

樱珠冷哼了一声:“我们只要躲藏在这里,不被人发现,那着急的就不是我们。你们不是打听到,楚霁风的身份被传开了吗?既如此,他应该比我们更着急。”

金三顿了顿,问道:“姑姑的意思是……”

“他身上有大燕皇族的血脉,就会有人容不下他,特别这里是大启京城,想要他命的人必然很多。这不,今晚就有人夜袭楚府,他最好死在这里,那就省了我们很多功夫了。”樱珠说着,有些激动,“到时候我们只需带着燕泓回黎国,就能达到目的。”

燕泓听着,更加生气的盯着樱珠。

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是棋子,但他刚才还心存幻想,樱珠会念着往日一点旧情会回头是岸。

好吧,现在他知道自己想多了。

樱珠转而看向燕泓,见他目光愤愤不平,便知他心里肯定在骂自己。

她让金三把人拖过来,声音放软:“泓儿,你知道姑姑一直最疼你,等我们回去,你就是黎国的新国主了,到时候你就封姑姑做摄政王吧,好不好?”

金三再次解开了他的穴道。

燕泓怒视着樱珠,眼前这人是害得自己一家分离多年的罪魁祸首,也是盼着自己父母死去的坏人,他咬咬牙,气愤的骂道:“你老人家都这么大的年纪了,不好好颐养天年,非要做什么摄政王!你现在说几句话气都喘成这样了,你估计没命等到那个时候吧。”

这还是燕泓第一次说出如此毒辣的话。

清纯白裙子女生图片

樱珠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金吾卫抓错了人,是不是把燕禹弄来了。

她看了看燕泓的耳朵后面,有一个小痣,确定是燕泓无疑。

“你……你跟着苏尹月,竟然学了这么恶毒的话!”樱珠气恼,一脚往燕泓身上踢去。

樱珠这一脚下去,还伴随着咔擦一声,随后她就倒在地上惨叫起来:“我的脚……我的脚!”

金吾卫惊了,以为燕泓这么小的年纪使用了暗器。

金三赶紧让樱珠小点声,免得惊动了赤龙卫,而后给樱珠检查了一下,发现樱珠的脚是断了……

断了……

金吾卫们的面色一下子精彩得很。

他们都是樱珠培养出来的,只忠于樱珠,为何呢?除了恩情,就是崇拜樱珠强大的武功。

然而樱珠现在只是踢了燕泓一脚,竟然把自己的脚踢断了,这可别说有多丢人了。

樱珠见他们不动,气急败坏的喊着:“你们愣着做什么?是想疼死本座吗?赶紧去叫大夫!”

金三只能说道:“姑姑,现在这个情况,根本不能找大夫啊。”

他早就提议过,让樱珠在城外等着,可樱珠不肯,非要进城来,不然的话,估计他们此刻都半夜翻过城墙出城了。

樱珠咬咬牙,她断了脚,疼得厉害不说,如果不管,她以后怕是要成为了一个瘸子!

她骄傲要面子,武功尽失已经令她痛不欲生,再来这么一遭,她还要不要活了?

这都怪燕泓!

樱珠指着燕泓,怒道:“把他的脚也给本座剁下来!”

燕泓瞪大眼睛,又惊怕又无辜,他还是被打的,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金吾卫一向只听樱珠的指令,不过此时也劝说了一句:“姑姑,他还要回去黎国继承皇位,不是断了脚。姑姑,不如你忍忍,等到天亮风声没那么紧,我再去给你找大夫?”

樱珠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出去找大夫的话,应该不至于被人一下子发现。

“本座都要成瘸子了,他还能做皇帝吗?!”樱珠冷笑,“快点!难道连你们都不听本座的命令了?”

要是燕泓听话些还好,可她现在好话说尽,燕泓对她只有咒骂,自己何须留情。

既然自己都不好过,那她也要拖着燕泓下水!

金三领命,只得拔出剑,步步靠近燕泓。

剑刃在微弱的烛光下闪烁着寒光,震慑人心。

燕泓知道金吾卫的凶狠,忍不住往后挪了挪,那只红肿的小手也弄疼了,他一张小脸立时紧皱一团。

就在金三快到下刀的时候,忽然有人喊道:“我……我是大夫。”

声音娇嫩,带着几分沙哑。

“是谁?”樱珠拧着眉,巡视地窖四周。

金三则快一步,把角落里的人提上来,正是李纯宝。

“宝姐姐!”燕泓喊了一声,“你醒过来啦!”

李纯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不醒也不成啊,你的脚都快被砍断了。

樱珠盯着李纯宝,眯了眯眼睛:“哪里来的小女娃?”

金三回禀道:“似乎是苏尹月新收的小徒弟,碰巧她跟大殿下在一起,便一起抓来了。”

樱珠眼神凌厉了几分。

原来是苏尹月的小徒弟,那肯定是会医术的了。

她坐在木凳上,小腿已经非常疼痛,险些是要了她的命一般,哪里还管得了那么恩恩怨怨,便赶紧让李纯宝过来给自己医治。

“是,美人姑姑。”李纯宝的嘴巴特甜,还表现得特别的乐意的跑过去。

樱珠听到这声美人姑姑,瞬间就是心花怒放,笑意盈盈:“果然是个懂事的小女娃。”

她挥挥手,让金吾卫退后点,可不要吓着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李纯宝看准了这个时候,忽然就冲到了燕泓跟前,抓住他的手,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两人就进了医疗系统。

樱珠等人看见李纯宝和燕泓忽然消失不见了,吓得瞪大眼睛。

“人呢?!”樱珠大喊着,“跑哪儿去了?”

其他金吾卫不明所以,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情况,急忙亮起了其他火把,将地窖照得一清二楚,角角落落都不放过。

可惜,还是没找到人,就连影子都没看见一个。

众人的面色奇怪复杂得很,金三支支吾吾的说道:“姑姑,这……这不会是闹鬼了吧?”

“闹什么鬼,你们还不知道燕泓有多少斤两吗?”樱珠低吼道,“肯定是那个小女娃,她会妖术!”